甄道贾的眼睛里,充斥着戏谑。

在长安城里面,甄道贾也是有头有脸的商贾。

仗着有清河崔家撑腰,横行霸道惯了。

“今儿,我就把撂在这,你的粮食,我要了!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

“你这是在和我装逼吗?”

秦长青半眯着眼睛,笑眯眯的看着甄道贾。

话音刚落,抄起门口放着的长棍,对着甄道贾的脑门子就狠狠的砸了下去。

突如其来变得,吓得甄道贾浑身一激灵,想躲得时候已经晚了。

一棍子敲在脑门子上,顿时鲜血横流。

作为一个穿越者,老子是被吓大的吗?

一瞬间,甄道贾懵逼了,秦长青这也太特么凶残了?二话不说就行凶?

“小兔崽子,你敢打我?”

“我怎么就不敢打你了?”

秦长青举起棍子,就要再抡下去。

甄道贾吓得转身就跑,“姓秦的,你给老子等着,我还会回来的!到时候有你好看!”

呸!

秦长青一脸鄙夷,和他预想的一样,屯粮太多,有人要对他下手了,下一步,就得看老丈人和丈母娘,到底是不是在吹牛逼了。

如果他们认识京城的高官,那最好不过。

如果老丈人和丈母娘怂了,那秦长青还有别的办法。

阎立本和长孙四娘,才是秦长青心理的最佳人选。

甄道贾越跑越气,崔静浩安排的事情,被他搞砸了。

粮食大户们都不往外卖粮了,现在崔家有钱没粮,十分尴尬。

跑着跑着,遇到了一辆马车。

车轮走过,溅起一滩积水,正巧落在甄道贾的脚面上。

“草泥马,你瞎啊?”

甄道贾这暴脾气,肯定不能忍。

马车瞬间停了下来,马夫跳下车,一串铜钱丢在地上。

“我家夫人向来讲理,这是陪你的衣服钱。”

晃了晃手中的马鞭,“但你侮辱夫人,罪该万死!”

啪啪啪……

马鞭几乎都抡圆了,狠狠的抽在甄道贾的身上。

啊……

甄道贾被抽的皮开肉绽,蜷缩在地上,痛苦哀嚎。

“二十鞭子,是让你长记性。再敢出言侮辱夫人……”

马夫的眼睛像是一把锋利的利刃,吓得甄道贾全身颤抖不停,几乎都快忘记了被鞭子抽的疼痛,“再敢侮辱夫人半句,斩你满门!滚!”

流年不利,绝壁是流年不利,出门就该看看黄历。

马勒戈壁的,出去买粮食,被人一棍子敲了脑门子,无意中骂了别人一句,居然被打了二十鞭子。

对,都是该死的秦长青,你就等着面对我甄某人的怒火吧!

看着甄道贾连滚带爬的离开,马夫跳上车辕,一轮马鞭,“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