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蔓歌被安然按在那里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湛翊给自己行了一个礼之后抬起身子说道:“上次叶南弦来军区办理退役手续,我情绪有些激动,说的话有些不太好听,抱歉了。”

湛翊这么说,沈蔓歌一脸懵逼。

湛翊具体怎么说的沈蔓歌其实是不知道的,都是安然转述的,况且安然说的也比较委婉,所以沈蔓歌有些纳闷的看着安然。

安然冷笑了一声说:“某些人是直男,自己最得力的干将要退役了,他直接让我劝你让叶南弦留在军区,当时那语气和话说得太刺耳了,我懒得转述。不过就是这么个意思。”

沈蔓歌顿时愣住了。

安然这是当着外面的面明晃晃的打湛翊的脸呢。

沈蔓歌突然觉得有些坐不住了。

“大哥,大嫂,你们别这样说,南弦能有几天都是大哥的功劳,他离开军区我知道大哥难受,从出发点来说也是为了南弦好的。”

沈蔓歌的话让湛翊更加有些不好意思了。

“是,我确实是为了他好,毕竟这么年轻他的前途已经一片光明了、回来之后就是中校,你知道现在中校最年轻的也是四十多岁的,他在这个年纪能有中校的军衔实在是不可多得。而且以后他的工作重心会在固定的一个城市,和上班没什么区别。多少人熬了一辈子都熬不到这么一个位置。”

说到这里的时候,湛翊依然还是觉得可惜,不过声音和态度却比之前缓和了很多。

“作为首长,我自然是不希望南弦退的,可是安然说的没错,南弦不是我一个人的南弦,也不是一个军区的南弦,他有自己的家庭和生活,也有自己选择的权利和方向。作为首长,对他的决定我遗憾惋惜,但是作为大哥,我欣慰。抱歉,这个事情我才想明白,不管你以前知道还是不知道我说没说那些话,我都要给你道歉,毕竟因为南弦你也受了太多的苦了。你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

听湛翊说这些,沈蔓歌的心顿时暖了几分。

“大哥,我没往心里去。”

“抱歉,我今天过来就是为了和你说这个。现在说完了,你们玩着,我出去看看。”

湛翊说完就退了出去。

安然看着他的背影,脸色还是不太好。

沈蔓歌连忙握住了她的手说:“好了,我都不生气了,你怎么还板着一张脸呢?”

安然叹了一口气说:“这几年他升的太快,身边恭维的人也多了,拍马屁的人也多了,有时候难免会迷失自己。叶南弦这件事儿让他清醒一下也好。人在高位会有很多隐忧。这几年他愈发的霸道和独裁,虽然都说他铁血手腕,但是我知道这样对他来说不是好事儿,万一有个什么把柄落在别人手里,指不定会有多大的灾难呢。好在,这件事儿给他敲了警钟,能够让他找到自己的本心,我也算安心一些了。”

沈蔓歌微微一愣。

从来不知道在军区还有这样的隐忧。

萧念微看着安然,低声说:“大嫂,是不是这几年大哥对你也霸道了很多?”

“你想说的是独裁吧?”

安然笑的有些淡然恬静,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萧念微点了点头。

“是。”

“恩,他确实有些独裁,很多时候也直男了很多,不过南弦的事情之后他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呆了一晚上,再出来就好像完全想通了、人这一辈子,谁都不能说自己不犯错的,也不能保证不迷失自己、我知道,他这几年迷失了,好在南弦的事儿让他醒悟了。”

安然说的平平淡淡的,就像是拉家常似的,但是白梓潼和萧念微却微微的变了脸色。

“大嫂,是不是大哥摊上什么事儿了?”

沈蔓歌一脸的茫然。

安然刚才没说这个吧?

怎么看萧念微和白梓潼都这幅表情呢?

安然看了一眼沈蔓歌,笑着说:“你们俩别这样,别吓到了蔓歌。没什么事儿,每年军区都有竞争,这不算事儿。”

“可是也有些暗中的不入流手段吧?”

萧念微和梁邵景的出身和他们不同,自然看问题也是从阴暗面看得。

安然没有回复。

沈蔓歌顿时反应过来了。

“那你们今天过来岂不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大嫂,你和大哥先走吧。”

安然看到沈蔓歌如此紧张不由得笑着说:“海城四少的关系世人皆知,就算我们不过来,就能彻底和你们撇清了吗?我们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至于其他的,我相信上位者的眼睛不瞎,这么多年来湛翊为了国家,为了军区做了多少,上面应该知道的。”

“可是……”

萧念微还想说什么,被安然用眼神阻止了。

沈蔓歌不懂这些关系利害,但是却觉得有些郁闷。

本来把大家聚集在一起就是为了好好开心开心的,谁知道居然会这样。

虽然不知道湛翊会牵涉到什么,不过沈蔓歌总觉得和她和叶南弦有关,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了。

“好了,不说我们了,蔓歌和南弦刚出去旅游回来,咱们说点开心的。”

安然连忙调动了气氛。

萧念微和白梓潼也笑了笑,说:“我们可是想知道,你们出去旅行,除了让叶南弦男扮女装还干什么了?”

沈蔓歌顿时有些羞涩。

“干嘛要告诉你们?”

“呦,害羞了呀!”

萧念微笑着说:“我记得叶总结扎了,现在能用了?”

“好像听说可以了、”

白梓潼淡淡的插了一句话。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