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蔓歌的脸蹭的一下燃烧起来了。

“你们两个能不能别这样?简直就是流氓!”

“哎呀,怎么教流氓吗?”

萧念微说着就靠在了沈蔓歌的身边,贼兮兮的问道:“真正流氓的问题是你家叶先生的尺寸多大?体力如何?持久力怎么样?”

沈蔓歌有些后悔叫萧念微来了。

“大嫂,你管不管?”

安然却只是笑,笑的特别开怀。

“哎呀,快说嘛。、”

萧念微的话刚说完,就听到外面传来梁邵景咬牙切齿的声音。

“叶南弦的尺寸大小和你有关系?那么想知道不如和我回房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这话一出,房门顿时开了。

梁邵景臭着一张脸站在门外,身后还有叶南弦和苏南湛翊他们。

沈蔓歌顿时囧的就差找个地方钻进去了。

萧念微却皱了皱眉头说:“梁少什么时候学会听墙脚了?”

“你的墙角我都听。”

梁邵景直接上前,一把将萧念微扔到了肩上,扛着就走。

个人带着个人的老婆离开了。

沈蔓歌有些担忧。

“南弦,他们不会……”

“夫妻间的那点事儿我们就不要管了。”

叶南弦将房门关上。

房间里就剩下他们两个的时候,叶南弦有些郁闷的说:“你们女人凑在一起还真的是什么问题都敢问呀。”

“这不和你们男人一样吗?你们男人在一起就敢说不讨论哪个女人身材好坏的?”

“咳咳?”

叶南弦被沈蔓歌这么一反问,倒也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结。

沈蔓歌靠在了叶南弦的怀里,低声问道:“刚才大哥来和我道歉了。”

“我知道。”

“南弦,我总觉得大哥好像有什么麻烦,但是她们都不告诉我,是不是因为我不是真正的军嫂,所以……”

“说什么呢?”

叶南弦打断了沈蔓歌的胡思乱想,低声说:“也没什么大事儿,念微是道上的人,有些事情自然敏感。梓潼是军医,也参加过军事行动,所以也多少知道一些、你别和她们比这个。其实真没多大的事儿,不过就是对手设了几个坑,大哥会跨过去的。如果真的需要我们帮忙,我们出手就好了。”

“恩。”

沈蔓歌点了点头。

两个人又腻歪了一会,沈蔓歌就睡着了。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睡着了,这才起身走了出去。

湛翊和梁邵景他们已经在房间里摆上了麻将,看到叶南弦来,笑着说:“战斗力强悍呀,都两个小时了才来。没看到梁少早就到了吗?”

苏南的话让梁邵景的眸子眯了一下,说道:“我好歹还有一个多小时,总比某人吃不到好吧。唉,这梓潼还有四个月就要生了吧?”

叶南弦见他们俩斗嘴,也不插话,而是直接坐在了湛翊的身边,淡淡的说:“虽然我要离开军区,但是你如果真有什么事儿,豁出这条命我都要为你讨回公道。”

“没你说的那么严重,既然打算要走,就走的干脆点。军区的事儿你别管。”

湛翊的话顿时让梁邵景和苏南顿了一下。

“大哥,出什么事儿了?”

苏南的脸色顿时严肃起来。

梁邵景虽然痞痞的,不过眼底的目光很是紧张。

湛翊看着他们,心里很是安慰。、

“没事儿,南弦旧爱大惊小怪。”

叶南弦的心却很不是滋味。

他不知道!

真的不知道!

在国外回来的时候他就想好要办理退役手续了,也想着不管什么原因都要退役陪着妻儿,可是就在不久前他才得知,湛翊有麻烦了,而且麻烦不少。

如果自己不退役的话,对湛翊来说可能是个帮助,可如果自己退役了,湛翊就是孤军奋战。

叶南弦心里犹豫了,纠结了。

湛翊却好想知道他想什么,笑着说:“别这样婆婆妈妈的,选择了自己的路就不要后悔。我自己的路也要自己走,没有你在我一样可以走的很精彩。只是必要的时候帮我照顾一下我的妻儿。”

叶南弦,苏南和梁邵景的脸色顿时变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