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没有动弹,不由得问了一句。、

沈蔓歌看着身后跟着下车一脸无语的叶梓安,嘿嘿的笑了两声说:“忘记把梓安送到苏家了。”

叶梓安的嘴角抽了一下。

忘了?

虽然是实话,但是现在妈咪越来越不在乎他的感受了呀。

唉,惆怅。

接收到叶梓安鄙视的眼神,沈蔓歌的笑容更尴尬了。

叶南弦却无所谓的说:“忘就忘了呗,大不了打个电话把苏南他们叫过来度个假也不错,这里有总统套房,一样可以做心理辅导的。”

“你帅你有理。”

叶梓安冷哼一声,轻飘飘的甩出这句话以后就靠着一旁无聊的看着来往的人群。

沈蔓歌总觉得儿子太高冷了。

他这性子简直遗传叶南弦遗传的厉害。

沈蔓歌暗中拧了叶南弦一把,疼的叶南弦微微皱眉。

“干嘛?”

“都怪你,你也不提醒我一下。”

沈蔓歌嘟嘟着嘴巴,那粉红色的脸庞在夕阳的照耀下愈发的诱人。

叶南弦的喉间滚动着,眼底风起云涌。

叶梓安不由得咳嗽了一声说:“快进去吧,有点冷,看我胳膊都起鸡皮疙瘩了。”

沈蔓歌再次差点被口水给呛到。

叶洛洛下来之后有些茫然的说:“冷吗?我没觉得呀。”

话刚说完,她就被叶睿拉着手捂住了嘴巴,笑呵呵的说:“爹地,妈咪我们先进去了。”

说完叶睿给叶梓安使了一个眼神。

叶梓安懒懒的看了叶南弦一眼,和叶南弦警告的眼神碰到了一起。

切!

叶梓安很是不屑的抬脚就走。

叶南弦有些抓狂。

这臭小子,迟早把他送到太平洋特训去。

沈蔓歌被儿子调侃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以后再孩子面前不许……唔……”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叶南弦直接用嘴巴给堵住了。

不许不许,全是不许。

孩子算个屁?

老婆才是自己的,孩子长大了都是别人的,他才不要为了别人的老婆和老公来委屈自己呢。

叶南弦心里诽谤着,直接加重了力道。

沈蔓歌顿时化作一探春水倒在了叶南弦的怀里,至于自己怎么进的酒店,怎么上的电梯,怎么进的总统套房,沈蔓歌都不知道了。

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总统套房的床上了。

想到一路上会有多少人对他们行注目礼,沈蔓歌的脸哗的一下红了起来。

“叶南弦。”

“到!”

叶南弦像在军队的时候一样应承着,不过嘴角却不由自主的洋气了一丝笑意。

“不许笑!”

沈蔓歌觉得自己被叶南弦吃的死死的,很不爽。

“好,不笑。”

叶南弦当真不笑了,不过没遇见的笑意还是让沈蔓歌看着特别碍眼。

“你还不给苏南打电话?梓安的心理辅导不能停。”

沈蔓歌的话让叶南弦连忙点头。、

“好好好,我这就去打。”

说话间,叶南弦拿着电话出门了。

沈蔓歌的手机叮的一声响了起来。

她拿过来一看,是萧念微发来的。

“在哪儿呢?快过年了,找个时间聚聚,一起逛街啊?”

萧念微现在是有时间就给沈蔓歌发信息,没办法,她太无聊了,除了手术没几个朋友,梁邵景那个醋坛子更是霸占了她所有时间,简直烦死了。

沈蔓歌的脸还是红红的,不过却顺手发了一下位置过去。

“来玩呀。”

“骑马?”

萧念微顿时来了兴趣。

“嗯嗯,带着孩子们来玩玩。”

“好嘞。”

萧念微挂了电话就去收拾东西,雷厉风行的样子让两个宝贝看得有些发蒙。

“妈咪,你去哪儿?”

“出去玩,去吗?去的话赶紧收拾东西跟我走。”

说着,萧念微就去收拾东西去了。

沈蔓歌见萧念微和白梓潼都过来了,索性又给安然发了消息。

“大嫂,我们在这边跑马场,要过来一起玩吗?我们三个都在。”

安然这边接到微信的时候顿了一下,她看了看坐在客厅里看着军事报告一脸怒气的湛翊,顿了一下,说道:“湛首长,我要请假出门。”

“去哪儿?”

湛翊抬头的时候,身上还有戾气,不过看安然的眼神多了一丝柔情。

“去跑马场,蔓歌和梓潼他们都在,我想过去凑个热闹。”

安然软软的说着。

湛翊的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起身,拿起了外套,说道:“一起去吧。”

“你不是还在忙?”

安然有些讶然。

湛翊却淡淡的说:“工作永远都做不完,快过年了,也没多少时间陪你,你知道的,我是军人,越是到了年关越是忙碌,趁着这个时间,陪陪你和孩子们。”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