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3章

怎么会是他呢?

“妈咪,你要不要给爹地打个电话?”

叶睿扯住了沈蔓歌的袖口,眸底划过一丝不安。

沈蔓歌犹豫了一下。

她知道叶睿担心自己,这样的情况也确实有些不太正常,可是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烈士莎莎还在前面前行,所有的军人都跟着队伍走着,如果因为她这点事把叶南弦叫回来,在情理上是真的不合适。

沈蔓歌纠结了一下,然后将叶睿抱在了怀里,随即将车门关了。

她拿出手机打给了拖车公司,自己则抱着叶睿跟在了队伍的后面。

叶睿看着沈蔓歌现在比以前谨慎成熟多了,不由得多看了两眼,发现妈咪比以前更好看了。

沈蔓歌虽然不知道车子抛锚到底是不是意外,不过打完电话之后还是松了一口气。

一行人进入了烈士陵园,沈蔓歌和叶睿因为不是军人,没有进去的资格,只能站在外面等。

对她们而言,站在这里等着叶梓安和叶南弦也是一种无言的陪伴。

里面开始开追悼会,一阵阵的哀乐让人觉得心头压抑的难受,天空的雪花淅淅沥沥的,更是平添了一丝伤感。

沈蔓歌从外面看着莎莎的母亲几次哭的晕了过去,一颗心酸疼的厉害。

叶睿有些不解的问道:“妈咪,莎莎姐姐的爹地呢?”

沈蔓歌低声说:“她父亲在恐怖分子手里,还没回来。他连自己女儿最后一面都没看到呀。”

这是作为军人的无奈,也是他们的伟大之处。

沈蔓歌设身处地的角色互换,想到如果今天出事的是叶梓安,她会如何?

一想到这里,沈蔓歌就忍不住的冷汗直流。

不能想!

她甚至感觉浑身都是颤抖的。

她没有那么大的觉悟,不忍心送儿子去战场,可是如果梓安自己非要坚持呢?

沈蔓歌知道,自己是不会强迫儿子的,可是这职业……

她猛然的摇了摇头,暂时不去想这些事情。

突然“砰”的一声巨响,整个地面好像都跟着晃动了几分。叶睿一个没站稳,直接拽住了沈蔓歌。

沈蔓歌扶着他,自己也一个趔趄,随机朝爆炸的地方看去,那赫然是自己抛锚的车子!

叶睿和沈蔓歌的脸色都变了。

如果刚才沈蔓歌自己下车去查看车子抛锚的原因的话,现在的沈蔓歌估计早就成了一堆灰烬了。

这样的认知让沈蔓歌后怕不已。叶睿直接抓住了她得手,手心里都是汗水。

叶南弦他们听到了爆炸声快速的跑了出来。

“怎么回事?”

当他看到爆炸的车子是自家的时候,角色猛然白了几分。

叶梓安的眸子猛然收紧。

“妈咪!”

他抬脚就跑,眸中带泪。

沈蔓歌看到叶梓安出来,在看他的脸,知道他被吓坏了,连忙上前抓住了叶梓安的胳膊。

“梓安,我在这里,睿睿也在这里。我们不在车上。”

沈蔓歌的声音将叶梓安的视线拉了回来。

刚才莎莎的死还在缓冲当中,如今妈咪的车子又发生爆炸,叶梓安都有些反应不过来,在看到沈蔓歌的时候猛然扑进了她得怀里,整个身子都颤抖了。

叶南弦听到沈蔓歌的声音猛然朝这边看了一眼,发现沈蔓歌和叶睿安然无恙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

他跑了过来,小声询问着。

沈蔓歌把事情简短的说了一下,已经有人开始救火了。

叶南弦得知是叶睿的提醒,不由得摸了摸他的头发,低声说道:“谢谢你了,睿睿。”

叶睿摇了摇头,显然也被吓得不轻。

毕竟是沈蔓歌的车子爆炸了,叶南弦在确定他们安全没有问题之后,随即也投入到了灭火行动中去了。

叶梓安很快的冷静下来,那双好看得丹凤眼此时闪烁着别人看不懂的坚毅光芒。

恐怖分子简直太可恶了!

欺我华夏者,虽远必诛!

叶梓安从来没有这一刻这么强烈的感觉到身为军人的责任和担当。

他要克服人格分裂!他要努力训练!他要继续从军!

不然他连保护家人的能力都没有。

沈蔓歌也好,叶南弦也罢,他们的身份背景注定了他们的一生都不会是平凡的,注定了他们的一生都充满了算计和危机。

他是他们的儿子,还有睿睿和洛洛,他必须强大自己才行。

当初在南非,他杀的不是人,是可恶的恐怖分子。他是正义之师,即便手染鲜血,也是为了保护亲人,为了保护国家!

叶梓安心里的障碍突然解开了。

他看了一眼沈蔓歌担忧的眸子,低声却又坚定的说:“妈咪,我过去帮忙。”

说要叶梓安快速的投入了里面去了。

“唉!”

沈蔓歌想要拉着叶梓安却没能如愿。

这一刻她就隐约的察觉到儿子的从军之路仿佛更加坚定了。

她不愿意,却也不能强迫叶梓安,一时间心里纠结万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