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怎么不记得那里有这么一个小修车铺?

“还记得位置吗?”

“当然。”

“我发个定位给你,你来接我,咱们过去看看。”

沈蔓歌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在微信上把自己的定位发给了赵宁。

叶南弦和叶梓安一直都在忙,期间叶南弦发过短信回来,沈蔓歌让他专心照顾那边就好了,家里没事儿。

当她换了一身衣服走出房间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宋文琦和胡亚新。

“你这是要干嘛去?”

宋文琦微微皱眉。

这爆炸事件那么轰动,他们想不管住都不行,摆明了有人想要沈蔓歌或者叶南弦的命,这丫的还赶着这个风头浪尖的想要往外跑。

脑子进水了?

虽然宋文琦没有明说,但是眼神和神态在在的表达着这么一个意思。

沈蔓歌有些郁闷的干笑着说:“我出去办点事。”

“什么事儿都不许出门,要出门等你们家叶南弦回来再说。”

宋文琦现在九仙阁独裁的大家长,直接让人把外门给关了。

“别呀,我叫了赵宁过来接我,我真有事儿。”

沈蔓歌不断地对胡亚新眨眼睛,希望这个表嫂可以帮自己说句好话,奈何胡亚新直接说:“你就算把眼睛眨巴瞎了,我都不会帮你的。文琦说的对,现在外面情况不明,你不能出去。”

“你们两个还真的是妇唱夫随啊。胡亚新,你这么随着宋文琦,就不怕他上天了?”

沈蔓歌郁闷的低吼着。

宋文琦不紧不慢,淡淡的说:“叶南弦处处随着你,我看你也没上天。不过看现在这情况,离上天是快了。”

“宋文琦,你有意思嘛?我出去真有事儿。”

沈蔓歌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宋文琦怼。

简直没天理了。

“有事没事儿我不管,反正你不能出去。你如果不听,我不介意让勇哥打晕你,让你多休息一阵子。”

“你敢!”

“你试试。”

沈蔓歌和宋文琦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一副斗鸡的样子,谁都不让着谁。

萧老爷子听到他们俩的吵闹声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啊?这快过年了,你们俩就不能消停点?”

“外公,他不让我出门。”

沈蔓歌跑过去摇晃着萧老爷子的胳膊,一脸的委屈。

萧老爷子看着沈蔓歌,低声说:“我也不让你出门。”

“外公,你怎么这样呀?我现在是要去找证据,难不成就等着对方在暗处给我们下绊子吗?这马上就要过年了,难道你们不想过个安稳的年吗?况且表哥也快举行婚礼了,这期间容不得半点闪失的。”

沈蔓歌说着。

宋文琦却淡淡的说:“我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你保护好自己就好了,反正今天你就是说破大天去,也不能出这个门。叶南弦为什么把你送到这里?是因为这里的安全措施很到位,一般人渗透不进来,你如果出去了,出了什么事情,我怎么和叶南弦交代?怎么和梓安交代?”

这话说得沈蔓歌听着真心别扭。

“你什么时候和叶南弦这么好了?”

“我俩平时可以斗斗气,但是在处理你和孩子们的问题上,我们的想法是一致的。所以别白费口舌了,就算是外公让你出去,我也不会同意的。”

宋文琦态度十分坚决。

沈蔓歌从没见过宋文琦这么坚决过,但是她也知道宋文琦的脾气了,这丫的做好的决定是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怎么办?

眼看着线索就在眼前却不能去调查取证,沈蔓歌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小猫爪挠着似的,难受极了。

“外公……”

她只能寄希望于萧老爷子。

宋文琦看了一眼萧老爷子,淡淡的说:“外公,我记得你问过我婚礼怎么安排顺心?”

“你想好了?”

“当然,我只要在举行婚礼前沈蔓歌不离开这里一步就会顺心了,不然的话,这婚礼不办也罢。”

沈蔓歌当时就急眼了。

“宋文琦你有病吧?就算你不办婚礼,新儿能不办吗?胡家能愿意吗?”

“我无所谓啊,文琦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胡亚新的话直接把沈蔓歌给砸晕了。

“胡亚新,你能不能有点立场?”

“不能,有老公就好了,还要什么立场?况且我家老公又没说错。”

这一对夫妻直接让沈蔓歌有点想哭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汽车引擎声,沈蔓歌知道,赵宁来了。

可是这老爷子和宋文琦打死都不让她出门可怎么办呢?

沈蔓歌简直都快要哭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