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就把人给跟丢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叶南弦急的几次三番想要起来,但是都没成功,反倒是扯开了伤口,鲜红的血液浸透了纱布,看得人触目惊心的。

张音有些担忧的说:“寨主,你不能这么激动,你的伤……”

“我老婆都没了,还管什么伤不伤的?”

叶南弦这几天委实憋屈的要命,此时也算是借着这个机会彻底爆发了。

保镖一个个的战栗不已,他们也没想到主母突然间就躲开了他们自己一个人行动了,而且还弃了自己的车子。

这整个海城他们几乎都要翻遍了,也没有找到沈蔓歌的消息,别说叶南弦着急了,他们也着急。

“杵在这儿干嘛呢?给我出去找啊!今天蔓歌要是有一丁点的事情,我直接买块墓地赏给你们。”

叶南弦气的浑身发抖,索性也不管伤口如何,直接站了起来,剧烈的疼痛让他冷汗直冒,手上更是青筋迸出,吓得张音连忙上前阻止。

“寨主,你不能这样!你这条命是太太好不容易救回来的,不是你自己能够说了算的。你忘了吗?你上次不顾一切的差点丢了命,太太现在还不理你呢,你打算继续让太太生气吗?”

张音不得不搬出沈蔓歌来。

叶南弦果然顿了一下。

沈蔓歌担心他的身体他是知道的,可是现在她人在哪儿呢?

找不到她的下落,他也坐不住啊。

就在这时,终于有属下给叶南弦传来了消息。

“叶总,太太在工商大街的一家甜品屋吃甜品。”

属下还拍了几张沈蔓歌的照片回来。

照片上沈蔓歌吃的那叫一个高兴,眉眼弯弯的很是可爱。

他有多长时间没看到沈蔓歌这么高兴这么肆意的样子了?

叶南弦的心突然顿了一下,一些久远的记忆就那么猝不及防的闯进了脑海之中。

大学的时候,沈蔓歌就喜欢和同学去学校附近的小吃街吃东西。他原本不知道这件事儿的,也不怎么踏足小吃街,那一次是被人拽着过去的,却没想到会看到她在冰淇淋屋吃冰淇淋的样子。

那时候的沈蔓歌就是现在这样。

眉眼弯弯,好像那时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光是看着她的吃相和愉悦的表情都会让人觉得心旷神怡。

如今他再次看到了她的样子,叶南弦的唇角顿时扬了起来。

几年时间过去了,他原本以为他们经历了这么多事儿,都已经成熟了,长大了,却没想到这一瞬间他才发现,其实她还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可爱的女孩。

“张音,让阿飞备车,我要过去。”

“寨主,你的身体要静养。”

张音大着胆子说着。

叶南弦却完全没听到似的,霸道的说:“备车载我过去,或者我打车过去,选一个。”

张音自然是不敢让叶南弦一个人打车过去的,轻叹一声,认命的去交代了。

沈蔓歌尤不知这一切,一个人吃的畅快,却觉得自己的胃弦歌无底洞似的,怎么吃都不饱。

她摸着自己的肚子,笑的特别温柔,自言自语的说:“小家伙,你怕是个女孩子吧,这么喜欢吃甜的。女孩子也好,和落落做个伴。我们家落落最乖了。”

一想到落落小时候的样子,沈蔓歌的唇角笑的更加温柔了。

她有点想念孩子们了。

不如把孩子们都接回来,到时候即便叶南弦知道了这件事儿,也不好当着孩子们的面说她对吧?

这么想着,沈蔓歌觉得自己太聪明了。

“老板,再来一份甜甜圈。”

沈蔓歌索性吃个痛快,而且她发现吃了甜品之后心情也好多了,那些郁闷烦躁的气息好像都不见了。

果然食物能够治愈一切。

老板端来了甜甜圈,还赠送了她一个香蕉船。

沈蔓歌开心的不得了。

叶南弦到达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沈蔓歌一口一个甜甜圈,然后拿着小勺子舀一口香蕉船吃的满足样子。

或许是顾忌着自己的身体,她吃香蕉船的时候吃的特别小口,甚至还会在嘴里缓一下再吞下去,那满足的又小心翼翼的样子简直不要太可爱。

叶南弦推着轮椅走了过来。

“好吃吗?”

“好吃啊。”

沈蔓歌下意识地回答着,然后停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这声音怎么有点像叶南弦呢?

她歪着脑袋用眼角扫了一下来人,果然看到叶南弦那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自己面前。

“慢点吃,没人和你抢。瞧瞧你,吃的嘴角都是。”

叶南弦一副宠溺的样子,甚至伸出手指将她嘴角的碎屑给擦掉了,那温柔宠溺的样子顿时让沈蔓歌有些心虚。

先前为什么和叶南弦冷战她已经顾不上了,现在满脑子都是她怀孕了,要不要告诉叶南弦?

万一他不让自己留着孩子怎么办?

继续冷战吗?

沈蔓歌纠结死了。

叶南弦看到沈蔓歌拿明明吃的很欢快很满足的样子,在看到自己的时候变成纠结万分的表情,那眉头简直都要打结了似的,不由得伸出手指轻轻付开了她的额头,认命的说:“你就那么不想见到我么?”

“也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