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演了什么,叶南弦还真不清楚,但是沈蔓歌这熠熠生辉的眸子和刚才说出的话他是听得一清二楚。

“想什么呢?”

叶南弦只是楞了一下便笑了。

他都做了手术了,怎么可能再有两个女儿?怕是沈蔓歌看电影看得有点期待了吧。

沈蔓歌见叶南弦这个反应,本来要说的话给咽下了。

看他的表情她就知道他的决定了。

唉。

要个孩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一场电影她看着也没意思了。

见沈蔓歌心情有些低落,叶南弦其实是知道原因的,但是想起沈蔓歌的身体,他还是忍住了什么也没说。

最终沈蔓歌看不进去了。

“没意思了,走吧,回家。”

“好。”

叶南弦也没说什么,陪着沈蔓歌出了电影院。

外面的天有点冷了。

沈蔓歌瑟缩了一下,叶南弦便让人取了她的外套给她披上了。

她出门的时候并没有穿太多,叶南弦出来找她特意带了一件外套。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对自己的体贴,其实这个男人真的挺好的。

对她完全跳不出什么的。

或许五年前他不懂爱,不懂表达,无意间伤害了她和孩子们,但是五年后他一直都在尽可能的弥补,甚至想把自己所有的最好的一切都留给他们。

沈蔓歌看着轮椅上的叶南弦脸色有些苍白,其实他应该是没有吃午饭就出来陪她的吧。

或许是自己关机了,联系不上她所以才不顾身体状况的跑了出来。

沈蔓歌心里有些温热。

这样的男人其实她不该逼他的,但是她就是舍不得。

如果他们没有做任何的措施有了孩子,那是他们不对,可是现在叶南弦明明做了手术,但是却依然还是怀孕了,那就是老天爷给他们的礼物不是吗?

她是真的想要留下这两个孩子的。

但是叶南弦的态度又那么强硬,沈蔓歌深知他的脾气,在小事情上,她怎么闹腾怎么任性都可以,但是在她身体这方面,叶南弦是绝对不会妥协的。

所以她要妥协吗?

要放弃这个孩子吗?

沈蔓歌心底的答案是否定的。

但是怎么和叶南弦说,怎么留下这个孩子沈蔓歌觉得还得像个其他法子。

叶南弦见沈蔓歌看着自己不说话,那表情好像若有所思,又好像有什么话要说,不由得问道:“怎么了?”

沈蔓歌真的很想说孩子的事儿,不过却摇了摇头说:“你吃饭了吗?”

“还没。”

“那就回家吧,让黄妈给你做点好吃的。你现在这身体也吃不了外面的饭菜。”

沈蔓歌这是叶南弦手术后第一次说他的身体,差点把叶南弦给激动的哭了。

老婆终于和他和好了吗?

“你不生气了?”

叶南弦知道自己这么问有点傻逼,但是他还是问了。

沈蔓歌点了点头说:“你惹我生气的事儿也不止这一件了,我要是每一件都生气到好久的话,早就气死了。”

“也没有几件事儿让你生气的把?”

叶南弦觉得有些冤枉。

沈蔓歌眸子微瞪。

“你确定?要不咱们数数?”

“还是算了,我饿了,咱俩回家吃饭吧。”

叶南弦连忙岔开了话题。

开玩笑,他好不容易才让老婆不生气了,可不能再说起那些陈年往事。

沈蔓歌的唇角微微上扬,随即推着叶南弦上了车。

冷战过后突然被老婆如此暖心对待,叶南弦觉得整个人都要飘了。

“老婆,我想吃咕咾肉。”

“恩,回头让黄妈给你做。”

沈蔓歌没有拒绝。

叶南弦的唇角微微扬起。

张音看到这一幕,默默地推到了后面,自动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真的是,她很不想当电灯泡啊,只是躲不过去。

一路上沈蔓歌几次都想说,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

回到家之后,沈蔓歌将叶南弦推到了主卧,然后让人给他准备饭菜,随即转身就要去次卧,却被叶南弦给拽住了。

“你都不生我气了,还不搬回来?还打算和我分居多久?”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咳嗽了一声说:“你现在的身体需要静养,我也是,和你在一起我会担心你身体情况,还是分开比较好。”

这种歪理也只有沈蔓歌才能说出来了。

叶南弦有些委屈巴拉的问道:“那要多久才能搬回来?”

“你身体好利索了我就回来。好啦,又不是隔了多远,一道墙壁而已。”

沈蔓歌拍开叶南弦的手说道:“都老夫老妻了,腻腻歪歪的干嘛?也不怕别人笑话。对了,明天没事儿把孩子们接回来吧,我想他们了。”

说完沈蔓歌就走出了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