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我不习惯被陌生的女人伺候

叶南弦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好像被电击了一般,直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沈蔓歌,感受着唇上的柔软,一时间像个傻子似的。

那双好看的丹凤眼流露着震惊和意外。

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了。

“闭眼!”

她娇嗔的低吼一声。

叶南弦连忙照办,就像个孩子似的,那乖巧听话的样子让沈蔓歌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叶南弦其实自己也觉得挺蠢得。

他和沈蔓歌结婚都八年了,虽然分别了五年,但是那三年的时间也不是做和尚来着,怎么这突然间就变得像个纯情小伙子了呢?

叶南弦刚想做点什么,却感受到沈蔓歌的馨香再次窜入鼻腔,那柔软的触感轻轻地舔食着他的薄唇,一下一下的,好像羽毛刷过胸口,轻轻地,痒痒的。

他直觉喉间滚动,一双手已经热烈的抱住了沈蔓歌,化被动为主动,不再满足于这种轻尝,呼吸沉重间,狂烈的吻也以燎原之势席卷着沈蔓歌。

沈蔓歌整个人都软了。

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海上的一片孤舟,起起伏伏的,找不到方向,只能紧紧地拽着叶南弦的病号服。

就在两个人差点擦枪走火的时候,一声轻咳打断了他们。

“妈咪,还有汤吗?”

沈梓安的声音带着一丝濡软,却让沈蔓歌快速的推开了叶南弦,一张脸几乎红到了脖子根。

天啊!

怎么就忘记这房间里还有两个小包子了呢?

被儿子看到这么羞涩的一幕,她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什么勇气转身的。

叶南弦食不知味,却被这臭小子给打断了,他抬起头来,正好对上了沈梓安挑衅的眼神,一时间有些欲哭无泪。

这臭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等会,我给你盛。”

沈蔓歌几乎逃也似的进了里屋。

沈梓安看着叶南弦,声音未出,嘴巴却动了。

“你离我妈咪远点!”

这绝对是一句警告。

而且沈梓安的眼神也十分不和善。

叶南弦第一次感觉到儿子对他的排斥和厌恶。

“梓安,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谈。”

叶南弦觉得这事儿可大可小,但是沈梓安只是转过身去,酷酷的给他留下一个骄傲的背影,就再也不搭理他了。

一时间,叶南弦发现自己被嫌弃了,而且还是被自己的亲生儿子给嫌弃了。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叶南弦有些郁闷了。

沈蔓歌给沈梓安盛好了汤之后就不敢去看儿子的眼睛,低声说:“我去给叶南弦送点吃的。”

沈梓安没说什么,但是沈蔓歌能够感受到沈梓安身上散发出来的疏离之感。

这孩子是不喜欢自己和叶南弦在一起吗?

想到这个可能,沈蔓歌突然就愣住了。

回想起回国的这些日子,沈梓安对叶南弦的态度,貌似还真的不能用喜欢来说,甚至在叶南弦面前,他总是有意无意的提起唐子渊,难道这孩子喜欢的人是唐子渊?

不得不说,唐子渊确实是个好人。

当年如果不是他,她很有可能已经葬身火海了,可是好人不代表她能爱上他。

沈蔓歌心事重重的来到叶南弦面前,将吃的递到了他的面前。

“你喂我吧,胳膊疼。”

叶南弦趁机要求着。

明知道他是装的,沈蔓歌也没说什么,一勺一勺的轻轻地喂着叶南弦。

叶南弦觉得这一枪挨得简直太值了。

沈蔓歌看着他晶亮的眼睛,突然说道:“我把张妈给开了。”

这句话有些突兀,反倒是让叶南弦顿了一下。

“怎么回事?”

“没什么,就是不喜欢她在我面前倚老卖老。怎么?你不高兴?不然我再把她请回来?”

沈蔓歌笑问着,不过眼神却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叶南弦摇了摇头说:“张妈老了,是到了该退休的年纪了,这事儿你既然这么决定了,那就由着你,反正叶家你说了算。”

“我说了算?你确定?你就不怕我把叶家打包给卖了?”

沈蔓歌的心理多少有些开心。

张妈对叶南弦来说意味着什么,她不是不知道,如果因为自己吧张妈给开了,叶南弦就责备她的话,那么她也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做事了。

如今他不但没有责备她,反而说叶家的事情以后她说了算,这种满足和甜蜜让沈蔓歌有些开心。

要知道,婚后三年,叶南弦也没有吧掌家的大权交给她,一直都是张妈在管着。那三年张妈还算对她不错,不过现在张妈真的不合适再当家了。

她不为了自己,就怕孩子们吃亏。

叶南弦自然不知道沈蔓歌心理的这些弯弯绕绕,他看着沈蔓歌说:“只要你高兴,你把我卖了都成。”

“切,一个中年男人,谁要啊?”

沈蔓歌说不出的嫌弃。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