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我只撩我的妻

沈蔓歌的身体瞬间僵硬了。

婚后三年,他们之间缠绵的景象涌入脑海,那么的甜蜜,又那么的让人心醉,她曾经以为这个男人是她的一辈子,可是没想到他却是她的噩梦!

手指紧紧地抓住了床单,眼看着叶南弦的脸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的心脏几乎停止跳动。

就在离她樱唇还有一厘米的时候,叶南弦停下了。

他脸上的绒毛清晰可见。

五年来,他一如既往地英俊潇洒,而她早已不复当年,他们的孩子更是被病痛折磨的生不如死。

想到这里,沈蔓歌猛然抬手,“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瞬间响彻真个房间。

叶南弦没有忽略掉她刚才眼底一闪而过的恨意,那悲恸的眼神就好像是一把利剑刺进了他的胸口。

脸上火辣辣的疼着,可是叶南弦却不在乎,他用舌尖顶了顶自己发麻的脸颊,低声说:“够了吗?不够的话还有另一边。”

沈蔓歌顿时就愣住了。

怎么会?

这不像是她认识的叶南弦!

叶南弦是何等高傲的人,觉不允许任何人动他一下的。还记得多年前有人故意撞了他,他差点要了那个人的双腿。就在刚才她还在后怕,怕叶南弦把她给撕了,如今他这么做是什么意思?

他的眼神带着柔情,好像自己是他心爱之人一般。这种眼神她曾经在叶南弦看待楚梦溪的时候见过,现在却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沈蔓歌猛地转过头去,避开了叶南弦的气息,胸口急剧的起伏着,一颗心完全的乱了方向。

“叶南弦,你这么做有意思吗?别以为你这样我就可以原谅你。你和你女朋友对我的侮辱和伤害,还有这次试车的意外,我都不会忘记。还有,你真觉得这次是意外?”

沈蔓歌不敢去看叶南弦的眼睛。

这个男人太会演戏,太会伪装了,她好像不是他的对手。

叶南弦见沈蔓歌又把自己给缩到了保护壳里,他一把抓住了沈蔓歌的手。

沈蔓歌努力的想要抽回却有些力不从心。

“叶南弦,你到底要干什么?”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你说,只要你开口,哪怕要我这条命我都给你。”

叶南弦说的真诚,那双好看的丹凤眼直直的盯着沈蔓歌。

沈蔓歌的心猛然顿了一下,木木的有些疼。

“叶总可真会说笑。我们才刚认识,你就这样对我,难道不怕楚小姐吃醋?还是说这是叶总撩妹时惯用的伎俩?”

她差点被他给骗了!

这个男人那么的爱自己,怎么可能说出这么深情的话?况且虽然她身上有疑点,可是为了那些疑点让叶南弦放弃自己的命,这可能吗?

如果说以前叶南弦爱她的话,这还有可能,但是他爱过她吗?

三年的婚姻关系,一直都是她追着他跑,而他一直高高在上,冷漠梳理。就连她怀孕了都可以那么残忍的让人烧死她,现在和她表什么深情,简直可笑!

沈蔓歌的眸子滑过一丝伤痛。

叶南弦没有忽略这抹伤痛,将沈蔓歌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那里火辣辣的,有些灼热的烫手。

沈蔓歌想要抽回来,可是叶南弦力气很大,让她一时之间没办法做到,却又有些不甘,只能愤愤不平的瞪着他。

见她这个样子,叶南弦仿佛回到了以前,以前那个她追着他跑的日子。曾经以为那些足不起眼的小事,在知道她葬身火海之后不断地放大,不断地撞击着他的心。

他那时才发现,他是那么的爱她。

如今她回来了,不管她抱有什么目的,想要做什么,他都答应,只要她留在他的身边。

“我从来不撩妹,我只撩我的妻。”

叶南弦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丝柔情。

沈蔓歌的所有防备差点轰然瓦解。

他的眼神太过于温柔,他的声音太过于迷人,甚至他的气息都带着一丝熏人的味道。

沈蔓歌觉得自己的心一点点的揪疼起来。

妻?

他还记得他的妻吗?

“叶总真会说笑,我凯瑟琳可不是你的妻。”

沈蔓歌用尽了浑身的力气,趁着叶南弦不注意,一把抽回了自己的手。

手上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可是她却将手放进了被子里,眼不见为净。

叶南弦只觉得脸上一空,手上一空,仿佛整颗心都空了。

五年来,他守着冰冷的卧室,冰冷的家彻底难免,好不容易如今她回来了,那么真实的站在他的面前,那么鲜活的表现着她的喜怒哀乐,甚至他可以碰到她温热的体温,他觉得他的心活了,暖了。

既然沈蔓歌不想承认,那便由着她吧。总有一天她会说出自己的目的,总有一天他会揭开她神秘的面纱。

叶南弦突然就笑了,笑得春意盎然,笑得让沈蔓歌觉得毛骨悚然。

这个男人疯了吧?

他一直都是冰山男,突然笑得这么温柔是要做什么?

“叶南弦,我警告你,别以为我现在受伤了就不能把你怎么样,如果你敢对我对什么,我保证……”

“我什么都不做,就是要留在这里照顾你,直到你康复为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