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

“宝贝,对不起,妈咪让你担心了。”

沈蔓歌握住了沈梓安的手,眼底满是愧疚。

叶南弦在一旁亲耳听到沈蔓歌叫沈梓安宝贝的时候,他的心说不出什么滋味,想要确认什么,在这样的情形之下终究是没有开口询问。

沈梓安趴在沈蔓歌的怀里多少有些颤抖,也终于有了一点四岁孩子该有的气质。一旁的医生和护士不敢打扰,一脸无助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咳嗽了一声说:“臭小子,你妈咪刚醒,让医生为她检查一下好不好?”

沈梓安微微皱眉,却还是听话的退到了一旁,叶南弦下意识的牵住了他的手。他想要挣脱开来,却没有那么大的力气,抬头愤愤的瞪着叶南弦,叶南弦却好像没有看到一般,眼神一直盯着医生和沈蔓歌。

沈蔓歌自然也听到了叶南弦刚才的话,特别是“你妈咪”三个字,她的眸子滑过一丝光亮。

看来她和沈梓安的关系暴露了。

虽然没有想过要隐瞒梓安的身份,但是这对于沈蔓歌来说还是有些太突然了。在她的计划里,能够不让沈梓安出现就最好不要他出现,毕竟这是大人之间的事情,她不希望牵扯到孩子,无奈来的时候梓安非要跟着。

现在叶南弦知道了她有孩子这件事儿了,对她的疑惑肯定也在上升,会不会因此调查沈梓安的身份也成了沈蔓歌目前关心考虑的问题之一。

万一他要是知道了沈梓安的身份,想要抢夺梓安的抚养权怎么办?

沈蔓歌多少有些浮躁。

她知道叶南弦不见得会抢去这抚养权,但是看了看沈梓安,她一时间思绪复杂。

医生给沈蔓歌做了一个全身检查,发现她的情况还算稳定,这才离开了。

恰巧蓝灵雨回来,看到叶南弦在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你怎么又来了?叶总那么闲呢?”

对蓝灵雨的热嘲冷讽,叶南弦自动忽略了。

他把沈梓安往蓝灵雨手里一塞,冷冷的说:“小孩子还是不要长期待在医院比较好,这里的细菌很多,别传染了他。还有,这么小的孩子该去上学了,你不是老师吗?带他去幼儿园吧。这边有我呢。”

沈梓安和蓝灵雨同时瞪向了叶南弦,叶南弦却好像没看到一般,径直走到了沈蔓歌的窗前,将带来的早餐拿了出来。

“我让张妈炖的乌鸡汤,放了枸杞,补血补气,你喝一点。”

说着,他把乌鸡汤倒进了碗里。

沈蔓歌摸不清楚叶南弦现在是个什么意思,况且有些事情她也不想让梓安知道太多,所以她回头笑着对蓝灵雨说:“亲爱的,梓安拜托你照顾了。叶总说的没错,梓安需要上学的,这里环境确实也不好,放心吧,我没事儿的。再怎么说我和叶总也是合作关系,他不会不管我的。况且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唐总应该也受到了消息,会尽快赶过来的。”

“干爹什么时候来?”

沈梓安一听到唐子渊要来,一双眼睛都是光芒,那期盼的样子看的叶南弦特别的刺眼。

这臭小子就那么喜欢唐子渊?

他怎么没见过这臭小子对他这么好呢?

叶南弦也不知道怎么了,突然闷闷的说:“恐怕要让你们失望了,唐总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了,这边我会全权照顾的。”

“你说什么?他有什么事儿不能来了?”

沈蔓歌立马紧张起来。

这几年来,唐子渊对他们母子三人确实很好,就算是重大合同唐子渊都不会那么尽心,唯一让他走不开的可能就是落落了。

难道是落落又出事了?

沈蔓歌紧张的表情看在叶南弦的眼睛里特别的刺眼,甚至心头更是窜起了一股无名之火。

这个唐子渊对她来说就那么重要?

臭小子那么期待也就罢了,可是现在看来沈蔓歌也那么期待,叶南弦的脸色就不好看了。

“我怎么知道,他秘书说他家里临时有事儿来不了了。你再怎么重要,也不过是唐子渊的一个设计师,你能比人家的家人重要?”

叶南弦不想这么说的,但是就是突然管控不住自己的嘴。

沈梓安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突然低吼一声,“干爹比你好多了,如果干爹在,绝对不会让妈咪受伤的!而且我们就是干爹的家人!干爹说过了,只要妈咪愿意,他随时可以给我当爹地的!”

叶南弦的无名火愈发的厉害了。

“给你当爹地?你自己没爹地吗?什么人都能随便认来当爹地是不是?”

“我爹地死了!”

沈梓安这一嗓子喊完,眼泪刷的一下就流了下来,那双雷同于叶南弦的眸子闪烁着愤恨。

沈蔓歌突然就惊住了。

“梓安,你……”

她完全没想到沈梓安对叶南弦会是这样的态度。

如此看来,是不是沈梓安知道了什么?不然以他的心性是不可能这样对叶南弦说话的。

沈蔓歌惊出了一身冷汗,还想说什么的时候,沈梓安一把推开了蓝灵雨,疯了似的朝外面跑去。

“梓安!”

沈蔓歌想要起身,可惜力不从心,差点从床上掉下来,幸亏叶南弦扶了一把。

蓝灵雨恨恨的瞪了叶南弦一眼说:“叶总还真是好大的气势,连个孩子都能欺负的理所当然!”

说完她转身去追沈梓安去了。

叶南弦此时心里犹如打翻了五味瓶,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特别是刚才沈梓安说他爹地死了的时候,他居然揪心的难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