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你刚才叫她什么?

“蓝灵雨,你最好别这么阴阳怪气的对我说话,她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不想的。”

叶南弦情绪很不稳定,但是因为蓝灵雨是沈蔓歌的朋友,他正在极力隐忍着。

蓝灵雨却不领情,冷冷的说:“你不想?幸亏你不想她才这样,你如果想的话,还不知道凯瑟琳会不会像五年前的蔓歌一样,被你葬身于火海之中。”

“蓝灵雨!”

叶南弦仿佛一头被激怒的狮子,眼眶都红了。

整个海城的人都知道,沈蔓歌是叶南弦的禁忌,除了蓝灵雨,估计没人敢在他面前提起沈蔓歌的名字,更别说那场大火了,如今蓝灵雨无意在挑战叶南弦最后的自制力。

眼看着叶南弦就要失控了,沈梓安淡淡的说:“妈咪对头孢过敏。”

“什么?”

叶南弦没有听清沈梓安对沈蔓歌的称呼,不过却听到了“头孢过敏”四个字。

“你说她头孢过敏?为什么没人告诉我?”

他从不知道沈蔓歌对头孢过敏,只记得她很少感冒,即便是感冒了,她也只是多喝水的扛着,很少去打针吃药。

以前他一直觉得是沈蔓歌矫情,或者想要利用这样来引诱自己对她关心和照顾,他刚开始一直嗤之以鼻,时间长了反倒是有些上心,不过也只是让管家熬些姜糖水给她喝罢了。

夫妻这么多年,他作为她的枕边人,居然不知道自己的妻子头孢过敏!

叶南弦在这一刻整个人说不出的懊恼和后悔,甚至参杂着其他的情绪,仿佛一头野兽,正在狠狠地撕裂着他的心脏。

蓝灵雨却丝毫不同情他。

“我们家凯瑟琳对什么过敏,需要告诉叶总吗?叶总你是我们家凯瑟琳的什么人呀?”

“蓝灵雨,你最好趁着我对你海能容忍的时候闭嘴,不然的话……”

“怎么样?利用你的权势地位,像五年前对待蔓歌那样对待我吗?”

蓝灵雨的愤怒简直不加以掩饰。

一想到沈蔓歌这五年来所承受的痛苦,她就恨不得手撕了眼前这个男人。

叶南弦气的双眼猩红,上前一步说:“你以为我不敢是么?”

“够了!你们要吵就出去吵!”

沈梓安突然怒吼一声。

那稚嫩的童音顿时震慑住了全场。

蓝灵雨这才意识到沈梓安还在,一时间有些懊恼,而叶南弦却有些讶异,他居然被一个小屁孩给吼了?

不过直到这时,他才反应过来,沈梓安为什么会在这里?而且这么担心?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医生打开了手术室的门走了出来。

“医生,她怎么样了?”

叶南弦快步上前,紧张的样子让医生有些局促。

“叶总,先前我们不知道沈小姐有药物过敏的迹象,把这一块给忽略了,幸亏发现的及时,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身体很虚弱,需要好好修养,目前还没醒。只不过这以后的药物……”

“找其他她能承受的药物替换头孢,不管多贵都无所谓,只要她能好。”

叶南弦的眸子滑过一丝心疼。

“好的!”

沈蔓歌再次被推回了病房。

叶南弦想要上前查看一番,却被蓝灵雨给拦住了,而沈梓安就那么理所当然的走了过去,站在沈蔓歌的床前,拉着沈蔓歌的手说:“妈咪,你别睡了,你快点醒来好不好?梓安好怕。”

蓝灵雨刚想把叶南弦给赶出去,就听到沈梓安这么说,而叶南弦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觉得自己活了将近三十年,大脑可能不够用了。

刚才这臭小子叫沈蔓歌什么?

妈咪?

他居然是沈蔓歌的儿子吗?

“臭小子,你刚才喊她什么?”

叶南弦快步上前,蓝灵雨想要拦着,却被叶南弦一把推开了。

他无比紧张的看着沈梓安。

沈梓安,沈蔓歌,都姓沈!

如今仔细看来,沈梓安的五官确实有些地方和沈蔓歌还是想象的,只不过因为和以前的沈蔓歌相似,和现在的沈蔓歌不像,他才没有将他们联系在一起。

如果沈梓安真的是沈蔓歌的儿子,他如今四岁,那么他会不会是自己的儿子?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