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南看到沈蔓歌被吓到了,也有些于心不忍,但是还是严肃的说:“目前你要做的及时赶紧找到这个人,让他说出这一切都是他做的,这样的话可能叶南弦还可以被保释,不然的话,不管招谁,我看都很难将他保释出来。”

沈蔓歌现在是前所未有的愤怒。

叶家的内贼清缴了一次又一次,还以为这次万无一失,没想到还是出现了纰漏,不但如此,还把叶南弦给坑了进去。

这个人到底是谁?

沈蔓歌不想去怀疑任何人,因为能够在地牢里面看守的人都是沈蔓歌和叶南弦最亲近和信任的人,她不想怀疑这些兄弟,但是苏南说的也是对的,如果不尽快的找到这个人,恐怕叶南弦那边真的会出事。

苏南看着沈蔓歌沉默着,低声说:“其实还有一个法子。”

“什么法子?”

“你和孩子们走,我有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把你和孩子们送出海城,只要离开了海城,外面就有人接应你们,我能够保证你们的安全。实际上这也是叶南弦托我做的事情,毕竟你现在的身体特殊,容不得任何闪失。”

苏南看着沈蔓歌,一字一句的说着。

沈蔓歌看都没看他一眼,直接说:“我不走,你可以把孩子们送走。我死也要留在这里和他共进退。”

“你留在这里没什么用,对方已经把目标定在了你和叶南弦身上,如今他进去了,如果你再进去,到时候谁管孩子们?你们叶家的家产一样保不住。”

苏南有些生气,甚至觉得沈蔓歌有些累赘。

如果叶南弦找的老婆不是她的话,是军区的任何一个女人他都不担心,但是沈蔓歌能做什么呢?

一个汽车设计师能有多大的能耐?

现在还身怀六甲,就算有点身手,难不成还能去劫狱?

沈蔓歌不是没看到苏南的眼神,她知道苏南是叶南弦最好的哥们,也知道苏南在着急,更知道苏楠现在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只是静静地等待着。

“我说沈蔓歌,我说的话你听到没有?你赶紧收拾东西,我让人把孩子们从医院直接接走。南弦那边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营救的。”

苏南有些着急。

沈蔓歌摇了摇头,特别坚定地说:“我说过了我不走,他是我男人,他现在被人算计着进去了,我却带着孩子离开?你真以为我只能和他共富贵不能共苦难?”

“你留下来根本没用。”

“有用没用不是你说的算的。”

沈蔓歌倔强起来简直让人有些抓狂。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了汽车的引擎声。

沈蔓歌松了一口气,以为是阿紫回来了。

她刚要起身,就看到叶梓安穿着一套迷彩服推门而入。

“梓安?你怎么回来了?”

“老叶是不是出事了?”

叶梓安的脸色不太好看、

沈蔓歌看着儿子,点了点头。

“出什么事儿了?”

叶梓安看着沈蔓歌多少有些担心。

“梓安,你先去玩吧,这件事儿我和你妈咪解决就好。”

苏南并不希望吧叶梓安给牵扯进来,毕竟叶梓安是叶家的希望。

叶梓安却没有听苏南的,而是看向了沈蔓歌。

“你先回房吧,我这边等你三叔爷和外公的消息,如果不成我再找你。我相信,如果你想知道什么事情的话,你会知道的。”

沈蔓歌说完,叶梓安就点了点头。

她没有询问叶梓安为什么回来,其实在知道叶南弦出事之后,沈蔓歌就知道叶梓安快回来了。

军区是个什么地方?

只要家里直系亲属有人犯了事,叶梓安是根本不可能留在军区的,哪怕他是多么好的天才都一样。

二叔还真是狠啊!

不但要毁了叶南弦,还要毁了叶梓安。

沈蔓歌的怒气不断地上升着,但是现在却只能什么都不做的等待着。

苏南见沈蔓歌铁了心的要等待,也只好叹了一口气说:“你可真倔!”

“承蒙夸奖。”

沈蔓歌说完就坐在沙发上等待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阿紫和阿飞都没有回来,沈蔓歌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会是谁呢?

苏南现在也不敢离开,叶南弦临走之前把妻儿交给他了,他如果走了,沈蔓歌出点什么事情,他是没办法和叶南弦交代的。

苏南有一点没有和沈蔓歌说,叶南弦被刑警大队的人带走了不假,但是带走叶南弦的是刑警大队有名的郝队长,公正无私,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法子通融。

沈蔓歌却不管苏南在想什么。

就在沈蔓歌快要等不及的时候,霍震霆的电话打了过来。

“蔓歌,不好意思,我这边没有办成,我的好朋友现在对我闭门不见,这件事儿恐怕麻烦了。”

这样的结果让沈蔓歌有些失望,不过也能够理解。

“没事儿,小叔,尽力了就好。”

她淡淡的说着,手心却紧紧地握在一起。

刑警大队那边不行,只能等着看萧老爷子怎么样了。

就在霍震霆挂下电话没多久,萧老爷子的电话也来了。

“外公。”

“蔓歌呀,我这边没帮上忙,上面根本就不让问。你看这样好不好?外公先送你们出国,这边外公再想想办法。”

“不用了外公,谢谢你。”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