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没有找到内贼是谁的情况下,我还不想和二叔谈判。毕竟当务之急是救出南弦,或者我能够进去看他一眼,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这才是沈蔓歌的目的。

苏南见她这样,也不在开口了。

他觉得对沈蔓歌的认知有偏差,这个女人还是很有担当的。

沈蔓歌靠在车前,并没有去科技大厦,她好像在等着什么,却又淡然的很。

苏南觉得有些看不透这个女人了。

估计叶南弦也不知道沈蔓歌背后还有这个实力吧。

叶梓安拿出电脑快速的敲打着,也不知道在做什么,沈蔓歌却只是看着远方,貌似在沉思,却又像放空了情绪,什么都没想。

苏南拿出一支烟,却没有点燃,只是放在嘴边嗅了嗅。

青铜带着人去壳科技大厦。

沈蔓歌等了一会,她的手机响了,那边传来一个声音。

“已经施压了,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去见见你先生了。沈小姐,我们之间的帐清了。”

“嗯,谢谢,江湖不见。”

沈蔓歌挂了电话,随即松了一口气。

那个人说可以去见叶南弦了,那就是说真的可以见了。

沈蔓歌连忙上车,对苏南说:“上车,我要回家换衣服。”

“又换?”

苏南觉得女人真的很麻烦,不由得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沈蔓歌淡淡的说:“嗯,一会去见他,得穿的好一点,妆容化得精致一点,不然他会担心的。”

“你这样他也担心,你就是他的命,你如果出事了,他活着也是行尸走肉.”

“我也亦然。”

沈蔓歌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却让苏南闻之动容。

他一直觉得在这段婚姻里,叶南弦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之后付出的太多,他有些为叶南弦赶到不公平,可是现在他才发现,自己有多么的武断。

沈蔓歌对叶南弦的感情几乎超过了所有,宁愿自己身临险境都不动用的后台力量,如今为了见叶南弦一面,居然都动用了。

他不再说话,跟着沈蔓歌回到了叶家老宅。

沈蔓歌这次化妆时间有点长,不过在出现在苏南面前的时候,沈蔓歌整个人发生了质的变化。

原先像个邻家大姐姐,如今高贵典雅,却又多了一丝俏皮。

苏南不得不承认,沈蔓歌很美,美的让人窒息。

沈蔓歌做完这一切之后就安静地等待着,没多久就有电话打了进来。

是霍家小叔。

“蔓歌,也不知道怎么了,我那个朋友主动联系我,说可以让你和叶南弦见一面,但是其他的暂时不行,我觉得先看一看叶南弦有没有吃亏很重要。”

霍震霆叽叽歪歪的说着,沈蔓歌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声“嗯”就挂断了电话!

成了!

沈蔓歌感觉自己有点像做梦的感觉。

苏南对这样的结果一点都不意外,境外的雇佣兵,境外的地下联盟,境外的158组织沈蔓歌三个双管齐下,如果还是不能见到叶南弦一面的话,估计上面的那个人也要易主了。

“我给你们当司机。吧。”

苏南不怎么放心沈蔓歌的安全。‘

沈蔓歌也没有矫情,坐上车被苏南直接开去了看守所。

看守所里面的环境不是很好,沈蔓歌一边走着一边心疼着,叶南弦长这么大估计也没有进过这里,如今在这里面也不知道习不习惯,听说每个监狱里面都有狱头,虽然以叶南弦的身手不足以吃亏,但是具体是什么情况她还真不知道。

沈蔓歌站在看守所外面有些情怯。

“怕什么?你要见的人就在里面了,现在不想见了?”

苏南看着沈蔓歌淡淡的开口。

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这才走了进去。

看守的人将沈蔓歌带到了会客厅坐下,就有其他人去带叶南弦出来。

沈蔓歌再次看到叶南弦的时候,眸子瞬间有些红了。

“你瘦了。”

沈蔓歌哽咽的开口。

叶南弦看着她,笑着说:“哪里有进来半天不到的时间久瘦了的、是你心理作用。”

“我不管,我就是觉得瘦了。”

沈蔓歌像个孩子似的耍着赖皮。

“好好好,你说瘦了就瘦了。”

叶南弦也不跟她争,像平时似的继续宠着她,由着她。

沈蔓歌的眼角顿时湿润了。

“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是让着我,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情形?”

“你别管我,带着孩子离开海城,二叔不管要什么,你给他就是了,只要你和孩子们平平安安的,我就知足了。”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顿,看着他问道:“那你呢?什么叫做不用管你?你是我丈夫,是我孩子的爹地,我不管你谁管你?”

“你这个女人,简直……”

叶南弦对沈蔓歌的执着有些无语。

就在这时,叶南弦突然坐直了身子,看着沈蔓歌,一字一句的说:“蔓歌,下面我要说的话你一定要记清楚了,出去不要轻举妄动,等到合适时机再说。目前你最好还是离开海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