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家阿勇。”

沈蔓歌淡淡的笑着,说出的话让赵宁再次愣住了。

“萧老爷子家的阿勇?”

赵宁看沈蔓歌的眼神有些崇拜了。

“太太,你什么时候联系的萧老爷子?明明你的时间很满的。”

“只要想做,什么都可以做。”

沈蔓歌不再说什么。

她躺在了救护车休息。

车里一时之间没有了任何声响,但是医生和护士都有些庆幸,自己不是沈蔓歌的敌人。这豪门大宅的内斗听起来就让人觉得心惊肉跳的。

救护车很快的到了医院,沈蔓歌被抬了下来,第一时间送去了急救室。

赵宁这边在联系人,好像是沈蔓歌伤势严重,让宋涛快速的联系叶南弦。

新闻媒体也赶到了,毕竟沈蔓歌的身份在那里,谁都不敢怠慢。

叶南弦这边本来已经被放出来了,但是却接到一个纸条,上面写着让他晚一个小时再出来。

他有些搞不明白,但是因为纸条上的字迹是沈蔓歌的,他也就听了。

说实话,叶南弦能够从看守所出去,这已经说明他的势力了,这边的人只要叶南弦给他们点好处,自然是允许叶南弦在这里多坐一个小时的,至于原因他们也不去问。

外面的新闻媒体等了半个多小时也没有任何的举动,反倒是阿飞开着车子离开了,这时又爆出来沈蔓歌被刺的消息,一个个的连忙扛着摄影机往医院跑。

“这是什么人给咱们的资料?居然说在这边守着有大新闻,大新闻在哪里?我们在这边傻乎乎的等着,叶家建筑公司那边却出事了。我看就是有人故意玩我们呢。”

有的记者开始抱怨了。

其他的记者一听,也都觉得是这么回事,急呼呼的都走了,但是也有那么两三个记者没走,就想着在这里死等,看看能不能等到消息的时候,阿飞从另外的入口进了看守所。

“叶总,太太让我来接你。”

叶南弦看到阿飞不是走的正门,微微的皱了皱眉头。

“你从哪儿进来的?”

“后门。”

“这里还有后门?”

叶南弦看了看旁边的警察。

警察有些郁闷的说:“那个门我们都没办法走的,只有特殊的人才能从那边出去或者进来,说句不好听的,连我们所长都够呛有资格呢。叶总,你的关系可真硬。”

叶南弦微微皱眉。

他自己有什么样的关系自然是清楚地,但是他没有出去运作,难道是沈蔓歌运作的?

可是沈蔓歌也不会知道他的人脉关系啊。

霍家和萧家都没有这个权利的,那么沈蔓歌又怎么会这样安排?

“知道是谁的关系吗?”

“158组织。”

阿飞的话让叶南弦的眸子猛然眯了一下。

“谁?158?太太和158有联系?”

这是叶南弦始料未及的,毕竟连上面都有事儿求着158组织。这个组织亦正亦邪,不属于任何国家,但是却拥有全球最尖端的电脑黑客技术,甚至拥有各项高端的技术授权,所以每个国家的领导人都希望和他们打好关系。只要是他们出面,别说一个叶枫的案子了,就算是再大一点,估计也没问题。

只是让叶南弦惊讶的是,能够和158搭上关系的人居然是自己的小妻子。

看来,这个小妻子还真的让他倍感意外呢。

叶南弦没有在说什么,知道是沈蔓歌安排的,他自然就跟着阿飞从后开门出去了。

说是后门,其实就是所长的办公室,从所长办公室出去和从看守所门口出去的意义是绝对不一样的。

叶南弦出了看守所之后,快速的打开手机,打算给沈蔓歌打个电话的时候,阿飞连忙说:“叶总,太太在建筑工地被刺了,目前在医院急救。”

“你说什么?”

叶南弦的手机“啪嗒”一声掉落在地上,脸色异常的难看。

“到底怎么回事?”

阿飞就把建筑工地出事的消息说了,然后集团的股东逼迫,公司高层不敢参与什么的都说了。

叶南弦的眸子越来越冷,最后直接快要射出冰渣子了,阿飞都觉得车里的空气都凝固了。

他有些压抑的说:“赵宁在陪着太太呢,不过进去快一个小时了,急救室送进去好几袋血了,还是没什么消息,所有记者都在那边守着。”

叶南弦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先会叶家老宅,我换套衣服在去医院。”

叶南弦的吩咐让阿飞楞了一下。

“叶总,不直接去医院?”

“太太把一切都给安排好了,自然是有数的,我现在穿的衣服和出事前穿的衣服一样,而且现在也有一些褶,皱和痕迹,难免被人看出点什么端倪。太太怎么说我的?”

“太太说你出差去了,赶不回来。”

叶南弦的眸子暗了几分。

“知道了,先回去换衣服。”

阿飞在叶南弦的指示下,直接开车回到了叶家老宅。

叶南弦回来的时候,叶梓安正好关了电脑,出来喝水,看到叶南弦回来的那一瞬间,叶梓安的眸子有些发红。

“老叶,你回来了?”

叶南弦看到叶梓安眸底含泪,爱恋的摸了摸他的头,低声说:“辛苦你了。”

“我不辛苦,最辛苦的是妈咪。我也就是在家里敲敲电脑,妈咪可是在前线一直撑着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