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

叶南弦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沈蔓歌着急的想要下床,不由得问了一嘴。

“我爸妈不接电话,手机关机。我想过去看看他们。说来也是惭愧,最近都没有去看看他们,甚至打个电话都没有,我简直太不孝了。他们肯定也很伤心吧。”

沈蔓歌有些自责。

叶南弦将她搂在怀里,低声说:“是我的疏忽,我没考虑周全。这样好了,我过去看看,你在家里休息吧。”

“不,我的过去看看,我好几个星期没看到他们了,而且他们不接电话,我总是觉得有些不安。不亲眼看看的话,我不放心。”

听沈蔓歌这么说,叶南弦也没有强留她在家。

“好,那你收拾一下,吃点东西再过去。你现在身体不比从前,身子也不行,不吃东西的话我不会让你出门的。”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点了点头。

“好,我吃点。孩子们留在家里没问题吧?”

“没问题。”

沈蔓歌点了点头。

叶南弦把吃的端了上来。

沈蔓歌收拾好自己,坐下来吃了一些,虽然偶尔有些不太舒服,不过她还是不着痕迹的忍过去了。

见她把食物都吃了,叶南弦这才柔声说道:“我去开车,你在门口等我。”

“好。”

沈蔓歌拿着东西下了楼,看到阿紫的时候交代了几句,便和叶南弦出门了。

叶南弦虽然知道沈蔓歌着急,但是开车依然很稳,没多久他们就到了沈家父母家里,可惜的是这里是铁将军把门。

“不在家?”

叶南弦看到这样,不由得问了一句。

“我要进去看看。”

沈蔓歌拿出钥匙进了家门,里面到处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一条不紊,和平时没什么区别,但是沈蔓歌就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叶南弦跟在她的后面,也没发现什么。

“看来是出门了。”

“家里的保姆呢?”

沈蔓歌这才发现忽略了什么。

沈家父母因为年纪大了,沈蔓歌又不能经常回来照顾,所以给他们雇了一个保姆,加上原来沈家的管家,怎么着也不可能一个人都没有的。

叶南弦的眉头微微皱起。

“你有他们的电话号码吗?”

“有,我找找。”

沈蔓歌快速的拿出手机开始查找,没多久就找到了。

她给保姆打了电话。

“喂,张姐,我爸妈不在家,你们怎么也不在了?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张姐顿了一下才听出沈蔓歌的声音。

“大小姐啊,是你啊。我被沈先生辞退了。”

“辞退了?为什么?”

沈蔓歌更纳闷了。

张姐叹了一口气说:“我也不知道,我做的好好地,沈先生突然有一天对我和小刘说他要和沈太太出门环球旅行,家里也不需要我们看家了,就让我们走人了,还给我们多开了一个月的工资。怎么?大小姐你不知道这件事儿吗?”

“我不知道,我爸妈什么时候辞退的你们?”

沈蔓歌连忙问道。

张姐想了想说:“没多久,也就是十几天前。”

“十几天前?我父母有说第一站要去哪里吗?”

“没有,这也不是我们该问的,所以我们就没问。”

听到张姐这么说,沈蔓歌也知道问不出什么了。

“谢谢你了张姐。”

“没事儿,大小姐,我听沈先生说,你现在也结婚了,生活美满,他们在家里呆着空牢牢的,还不如出去走走散散心。你给他们打手机,吧,应该能知道他们在哪里。”

听到张姐这么说,沈蔓歌郁闷的说:“我爸妈手机关机了。”

“哦,那没准在飞机上,去下一站呢。你过段时间再打试试。”

“只能这样了,谢谢你了张姐。”

沈蔓歌挂了电话之后十分自责。

叶南弦将她揽在了怀里,柔声说:“是我做的不好,没顾得上爸妈。”

“和你没关系,你是女婿,我是女儿。我早该想到我结婚之后爸妈会孤单的。早知道就把他们接到我们家就好了。现在我连他们去了哪里都不知道。你说我这个女儿有什么用啊。也不知道爸妈心里会不会难过。”

“别这样想,爸妈能出去旅游也是一种老年生活。他们的一辈子都为了你操劳辛苦,现在能够放开你,去过一过属于自己的小日子也不错啊。或许真的是在飞机上,等过一段时间我们再打电话问问。”

叶南弦安慰着沈蔓歌。

沈蔓歌点了点头。

“我想在这里待一会,成么?”

“瞧你说的,这是你娘家,你想待在这里我就陪你待在这里。”

叶南弦的温柔让沈蔓歌有些感动。

“你不用上班工作么?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