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什么时候都可以做,况且公司花了大价钱顾了那么多的精英,我总得给他们表现的机会是不是?这段时间我哪儿也不去,就陪着你和孩子们。说句实话,结婚这么久了,我还没怎么去过你闺房呢。”

叶南弦有些愧疚的说:“你不在的这五年,我连沈家的大门都不太好进,最后那两年总算进来了,爸妈也不让我金你闺房。对他们而言,你的闺房可是重中之重的地方。”

“哪有,很普通的,走吧,我带你去看看。”

沈蔓歌笑着牵着叶南弦的手去了自己的房间。

自己的房间还和没结婚之前的样子一样的布置,一点都没有改变过。

这里收拾的十分干净。

沈蔓歌看着这一切,心里愈发的觉得对不起父母。

“这对粉红豹还是我爸爸在我十八岁的时候给我买的。当初我还觉得好梦幻啊,觉得自己十八了,收到这样的礼物会被人笑话的,可是现在想想,那都是父母对我的爱。其实骨子里我还是喜欢粉红豹的。”

沈蔓歌摸着床上的粉红豹回忆着说着。

叶南弦拿出一件外套给她披在身上,坐在她的身边,低声说:“你现在也很梦幻呀。女人其实可以梦幻一辈子的。”

“老了,再保持那样的少女心会被人笑话的。”

“谁敢笑话你?家里除了我就是两个臭小子,他们如果敢笑话你,你看我怎么收拾他们。”

沈蔓歌顿时就笑了起来。

“我怎么感觉做你的儿子真惨。”

“哪有,做我儿子最幸福了。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刚得到消息,梓安受训的地方正好是三叔管辖的地方。”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这才反应过来。

“糟糕,我让三叔给我送设计图过来的,现在我在这边,三叔会不会跑空呀?我们还是回去吧。”

说完沈蔓歌就要起身,却被叶南弦给拽住了。

“着什么急,跑空就跑空呗,他大男人一个,开着车,大不了再送过来就好了。你现在可是国宝级的人物,不能轻易着急,听话。”

沈蔓歌顿时就笑了。

“别闹了,我怀个孕而已,看看你小心翼翼的样子,你再这样我会认为你关心的不是我,是肚子里的宝宝,我会吃醋的。”

“老婆,这话就冤枉我了,没有你怎么会有宝宝?我当然是关心你的。”

“贫吧你就。”

沈蔓歌笑了笑,还是起了身。

“回吧,爸妈也不在,改天我再带你过来看看。三叔说的对,设计图这东西比较重要,不能假手于人,况且三叔那边也很忙,出来一趟也不容易。我们还是别让他难做了。”

听到沈蔓歌这么为霍振轩着想,叶南弦有些吃味。

“老婆,你关心的人太多了,我都觉得自己没位置了。”

“怎么会呢?你在心里是最重要的。”

沈蔓歌捧着叶南弦的脸,在他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不够。”

叶南弦像个孩子似的看着沈蔓歌,不过双手已经环住了她的腰围。

沈蔓歌怎么可能不知道叶南弦眼底的神色是什么意思?

她猛地推开了他,笑着说:“别闹,我现在身体不可以,医生说过,怀孕前三个月是特殊时期,不能做那种事。”

叶南弦微微一愣。

“真的?”

“我干嘛骗你啊?你可以上网查查看。”

听到这里,叶南弦顿时郁闷了。

“这,这,这……艾玛,这孩子简直了~!”

沈蔓歌看到他这个样子,顿时笑了起来。

“不那啥又不会怎么样。”

“会憋死的!”

“那怎么办?”

沈蔓歌一脸为难的看着叶南弦。

叶南弦叹息了一声说:“憋死吧,为了你和孩子,憋死就憋死吧。”

沈蔓歌再次笑了起来。

她觉得现在这种生活就是自己想要的,能够一直这样就别无所求了。

“好了,赶紧走吧,三叔估计已经在路上了。”

沈蔓歌拽着叶南弦起身。

叶南弦是真的不想起,屁股有点沉,在沈蔓歌拽他起来的时候不由得碰到了床头柜上的相框。

“啪”的一声,相框掉到了地上,瞬间碎了成碎片。

“哎呀!你别动!”

沈蔓歌有些害怕叶南弦扎着脚,连忙制止他,然后自己去卫生间拿笤帚去了。

叶南弦有些担心的说:“你慢点。”

“知道了,你别动啊。”

沈蔓歌拿笤帚的时候,叶南弦蹲下身子将相框里面的照片捡了起来。

这可是沈蔓歌结婚之前的单人照,很漂亮的。那也是曾经的沈蔓歌最真实的样子。

虽然现在沈蔓歌也很好看,但是叶南弦还是有些怀念她以前的样子。

叶南弦将照片捡了起来,却突然发现这照片里面居然另有乾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