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你们害怕?”

沈蔓歌看着他们,一脸的疑惑。

“让你进去就进去,费什么话!”

有一个保镖有些恼羞成怒了,直接把沈蔓歌给推了进去。

一股冷风顿时扑面而来。

沈蔓歌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胳膊。

好冷!

这房间里是冷库吗?

她环顾四周,却什么都看不清。明明是白天,可是这里漆黑的可怕。

沈蔓歌伸出手在墙壁上摸索着,摸到墙壁开关的时候把灯给打开了。与此同时,房门被快速的关上了,甚至还上了锁。

这一系列的诡异让沈蔓歌多少有些害怕,不过她还是装着胆子看了一眼。

整个房间被设计成了一个灵堂,方婷的照片挂在床头上,而她的尸体直挺挺的摆放在床上。

整个房间的窗户紧闭着,甚至拉上了黑色的帷幕遮挡着。如果沈蔓歌猜的不错,这房间里应该添加了冷库的装置,以免方婷的身体腐烂。

沈蔓歌的胆子还是挺大的,况且她并不觉得方婷会害自己,毕竟两个人无冤无仇的不是吗?准确来说,他们也算得上是朋友了。

她慢慢的来到了方婷的床前,在看到方婷的脸色时,顿时吓了一跳,差点蹲坐在地上。

方婷七窍流血,脸色乌黑,一看就知道是中毒而亡。

可是蓝晨不是说方婷是得病死的吗?

而且如果是中毒的话,以蓝晨的鲜血想要救方婷那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吗?为什么还要去请张音来呢?

沈蔓歌想不明白,也想不通。

她屯咽了一口唾沫,轻轻地伸出手握住了方婷的手。

方婷的身体已经僵硬了,因为冷气的关系还保留完好,但是沈蔓歌却觉得这是对方婷最大的侮辱。

难道方婷的中毒和方倩有关?

沈蔓歌想不明白,也没时间没机会询问。

“方婷,我们地下城一别,没想到居然是永别。你放心好了,不管你有任何的冤屈,我都会帮你洗刷的。而且我承诺,我一定会救出蓝晨,让你安心的去的。”

沈蔓歌小声的说着。

她知道这房间里肯定有监视器,但是她的声音很小,小的连她自己都有点听不清,她不相信方倩的耳朵会那么好用。

这里什么都有,但是什么都是方婷的。

沈蔓歌深刻的体会到,方倩是真的打算让自己取代方婷,成为方家人,然后嫁给唐子渊的了。

如果说五年前这个老太婆就是这个打算的话,那么她也太工于心计了。

五年前,她还是叶家的儿媳妇,那个时候方倩就没打算让她继续留在叶家。

如果不是五年后自己为了落落回来找叶南弦,沈蔓歌不知道现在的她是什么光景,会不会已经成为方倩手里的提线木偶了呢?

只是她不明白,方婷是方家的孩子,为什么会被当做一颗棋子扔掉?

或许这个答案方婷的母亲可以给她,但是现在估计她是见不到了。

冷气开得很足,沈蔓歌觉得整个人都要被冻僵了。

她不断地搓着自己的胳膊,左右看了看,实在受不了了才跑去方婷的衣柜找了一件大衣出来披在了身上。

多少有些暖意之后,沈蔓歌就坐在地毯上,看着这设计华丽的房间,想着方婷的命运,不由得有些感伤。

外面的人没有听到沈蔓歌的喊叫声好像有些意外,也有些佩服沈蔓歌的胆量,有个好事的靠近了门边,敲了敲门说:“喂,里面的人还喘气吗?”

沈蔓歌淡笑了一声回道:“你要进来看看嘛?”

“还是别了,你自己守着吧,我可告诉你,这晚上半夜闹鬼,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外面瞬间寂静了。

闹鬼?

沈蔓歌冷笑了一声,这世界上多得是人比鬼可怕的事情,如果真的闹鬼,她倒是想找到方婷到底是怎么死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