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你是不是心情很不好?”

叶梓安看着沈蔓歌难受的样子,特别乖巧的看着沈蔓歌,那眼神简直让沈蔓歌的心都要化了。

“没有,妈咪还有你,还有睿睿和落落,看到你们妈咪就什么烦恼都没有了。”

沈蔓歌抱起了叶梓安。

叶梓安挣扎了一下。

“妈咪,我沉了好多了,你现在身体不好,还是别抱我了。”

“我的傻儿子,不管什么时候,在妈咪这里,你永远都是妈咪最爱的宝贝。别说话,让妈咪好好抱抱你,妈咪都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好好抱抱你了。”

沈蔓歌将叶梓安抱在了自己的大腿上,整个人因为儿子而变得祥和温柔起来。

是啊,她都不能忍受自己的儿子离开自己太长时间,又怎么苛责沈家父母去寻找亲生女儿的事情呢?如今虽然沈佩佩有些难缠,但是看在沈家父母的面子上,或许她可以忍忍?

沈蔓歌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心情才算是好一点。

黄妈上来的时候,沈蔓歌还在和叶梓安说着什么。

“太太,沈家父母要走了,您要下去送送吗?”

沈蔓歌微微一愣。

“好,我这就下去。”

她把叶梓安抱到了床上,低声说:“你自己玩会,妈咪去送送外公外婆。”

“我和妈咪一起吧。”

叶梓安说着就要起身,却被沈蔓歌给阻止了。

“不用,他们是外公外婆,又不是豺狼虎豹,吃不了妈咪,放心吧。”

“我不放心的是那个沈佩佩。”

叶梓安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沈蔓歌伸出手刮了一下他的鼻子,笑着说:“别没大没小,你该叫她小姨。”

“切,她才不配呢。”

叶梓安十分倔强,沈蔓歌也不勉强他了,一个人起身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才走出了房间。

沈佩佩看到沈蔓歌出来,有些不屑的说:“到底是大家闺秀,爸妈都要走了你才出来,也不见你陪爸妈坐会,就这样的,爸妈还把你当成宝贝呢。”

“好了,别说了。”

沈妈妈拽了一下沈佩佩,然后看着沈蔓歌,笑着说:“蔓歌,我们先回去了,佩佩的东西明天我再送过来。”

“妈,送什么送呀,那些衣服都旧了,让她给我买几套新的就好了。”

沈佩佩说的理所当然的。

沈蔓歌眯了一下眼睛,没怎么说话。

沈妈妈和沈爸爸自然是知道沈蔓歌心性的,连忙说:“那就麻烦你了,蔓歌,如果钱不够我们这里有。”

说着,沈妈妈就拿出了一张银行卡,却被沈佩佩一把夺了过去。

“她现在都是叶太太了,还怕没有钱吗?这张卡我拿着了,正好最近我也想去做个脸什么的。”

“佩佩。”

沈妈妈有些郁闷的看着她,可是沈佩佩根本就不当回事。

沈蔓歌双手环胸,低声说:“爸妈,我看你们还是把她给带走吧,我这里不需要祖宗。我自己的儿女还没这样呢,一点规矩都没有,这知道的,是我们沈家的孩子,不知道的,指不定说些什么呢。”

“沈蔓歌,你什么意思?你要搞清楚,你现在的姓氏和名字都是我爸妈给你的。是我爸妈!知道了吗?让你买几件衣服怎么了?你叽叽歪歪的还没完了?我看你们就是欠收拾。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说的话你最好听,不然的话……”

“怎样?”

沈蔓歌看着沈佩佩在自己面前张牙舞爪的样子,心里膈应到了极点,要不是顾忌着沈家父母,她现在连和她多说一句话都懒的施舍。

沈佩佩却不知好歹,叫嚣着说:“怎样?这样!”

说着,她一巴掌朝着沈蔓歌就扇了过去。

“佩佩!”

沈妈妈吓得心脏都出来了,想要阻止,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沈佩佩的巴掌到了自己面前,沈蔓歌的眸子微眯,猛然抬手,直接扣住了她的手腕,并且微微用力。

“哎呦哎呦!我的手,手!妈!妈!”

沈佩佩嗷嗷大叫。

沈妈妈顿时就心疼了。

“蔓歌,佩佩常年在外面没人教导,说话做事没有个分寸,你别和她一般计较。”

“那正好,这段时间在我这里学学规矩吧。既然想做沈家的大小姐,就把大小姐该懂得礼数学会了再说。”

沈蔓歌直接将沈佩佩扔到了沙发上,目光冰冷。

沈妈妈突然有些后悔了。

“要不我们还是带着佩佩回去吧。”

“不是要给她弄个房间?还是妈觉得我能吃了她?就她这个样子回了沈家,给你们二老惹出什么乱子来,你们能处理得了?到时候还不是需要我出面解决?既然如此,那就正儿八经的学学规矩。妈你还记得吗?你小时候就和我说过,我们家是书香门第,讲究的就是礼数,怎么?这话到她身上就不好用了?”

沈蔓歌的反问让沈妈妈无言以对,不过却还想着说什么,却被沈爸爸拽了一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