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父母确实是回来了,不过他们正围在一个女人周围,像奴隶似的讨好着女人。

“佩佩,来,吃个橘子。”

沈妈妈把橘子剥好了一脸希望的看着女人,女人却很不耐烦地说:“哎呀,我不吃,你能不能别给我了?我又不是小孩子。现在想起来对我好了,早干嘛去了?”

这话一出,沈妈妈顿时楞了一下,眼底划过一抹受伤。

沈爸爸看不过去了,低声说:“沈佩佩,你怎么这么和你妈妈说话?”

“我这么说话怎么了?我这么说话还是轻的。你们从小把我给弄丢了,却养着别人的孩子,你们看看,现在她过得什么样的生活,我又过得什么样的生活?原本这一切应该是我的!现在呢?我却像个外人一样坐在这里,你们还让我怎么好好说话?”

沈蔓歌听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了刚才的喜悦,她也猛然想起来,沈家父母当初离开是为了什么,还有那张夹在她照片里的照片,不是眼前的沈佩佩又是谁?

沈佩佩?

连姓氏都改过来了吗?

所以说这个女人是沈家父母的亲生女儿?

沈蔓歌的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此时站在这里,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曾经是最亲近的父母,如今却变得有些遥远了。

叶梓安看着沈蔓歌,虽然沈蔓歌什么都没说,但是他看得出来妈咪心情不好。

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扬起了笑容,叫了一声,“外公外婆,你们来了?”

沈家父母听到叶梓安的声音之后连忙回头,就看到沈蔓歌牵着叶梓安的手站在客厅玄关处,也不知道回来多久了,不由得脸上有些尴尬。

“蔓歌回来了?快进来坐。”

沈妈妈还算反应快的,连忙放下了手里的橘子,招呼着沈蔓歌进来。

沈蔓歌有一种错觉,这不是回到了自己家,而是到了沈家一样。

她笑着点了点头,带着叶梓安走了进来。

沈佩佩一直看着沈蔓歌,当她看到沈蔓歌的颜值比自己高的时候,冷不丁的说:“你的脸是整的吧?”

“佩佩!”

沈妈妈连忙扯了她的袖口一下。

别人不知道沈蔓歌的脸为什么整容,他们可是知道的,现在沈佩佩显然想要在沈蔓歌的脸上做文章,她连忙阻止。

沈佩佩却有些不太乐意了。

“我说错什么了?你就拉我!她那张脸一看就是整的好不好?自己能整容还不让别人说了?果然亲自养在身边的就是不一样。”

沈蔓歌的心好像被什么给刺了一下,钝疼钝疼的。

“你是谁呀?凭什么这么对我外婆说话?”

叶梓安没等沈蔓歌开口,直接朝着沈佩佩开了口。

沈佩佩没想到沈蔓歌没开口,一个小屁孩倒是对自己这么不尊重了,顿时冷哼了一声说:“我是谁?你问问你外婆,我到底是谁。”

一时间,整个客厅顿时安静下来。

沈家父母当初走的时候并没有告诉沈蔓歌自己要出去干什么,只是说要旅游,如今带着亲生女儿回来了,这让他们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和沈蔓歌解释。

沈爸爸的脸色也有些尴尬。

“那个蔓歌,她叫沈佩佩。”

沈爸爸沉思了半天才蹦出这么一句话。

“哦。”

沈蔓歌淡笑着点了点头,眼底意味不明。

沈爸爸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了,求救般的看着沈妈妈。

沈妈妈咳嗽了一声,连忙倒了一杯水给沈蔓歌。

“蔓歌,喝点水。”

“好。”

沈蔓歌乖巧的接过了水杯抿了一口,然后坐在了沙发上。

空气再次凝固了一般。

沈佩佩见沈家父母只说了自己的名字就不再说话了,不由得有些不满。

“怎么?你们怕她做什么?她虽然是叶太太,但是如果没有你们养育,她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捡垃圾呢。我就那么让你们丢人?让你们开不了口是吗?”

“沈佩佩是吧?”

沈蔓歌虽然对养父母的做法心里很不舒服,但是也由不得别人这样对养父母说话,她的脸色不由得沉了几分。

“请你坐下来好好说话,我知道你是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