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下人也不敢违背叶老太太的命令,打算上前把沈蔓歌抬起来的时候,叶睿突然瞪圆了自己的眼睛,看着那些人,那眼神简直让人有些胆寒,居然有点像极了叶南弦。

手下人微微一愣,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叶老太太。

叶老太太更加愤怒了。

“怎么?不想走?那就让开,让这些人把沈蔓歌抬出去!”

叶睿看着叶老太太,眼神一动不动。

在他弱小的心灵里可能无法理解,一向宠爱自己的奶奶,一向和乐美满的家怎么突然间全变了。

他理解不了,只能无助的看着叶老太太,希望叶老太太能够给他一点启示。

叶老太太第一次无法直视叶睿的眼睛。

“我是你奶奶,我是这个家的大家长,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一个小孩子懂什么?不想离开叶家就让开,反正沈蔓歌是不能留在这里。”

见叶老太太态度坚决,叶睿的眸子慢慢的失去了光彩。

对叶老太太的期望,对她的依赖在一点点的消失。

他没有说话,只是握住了沈蔓歌的手,紧紧地握着,态度已经不言而喻。

“好,很好!叶睿,你居然还是选择这个女人是吗?成!从今天开始,你就不是我们叶家的孩子了。”

叶老太太的话让叶睿的眸子再次黯淡了几分、

这下手下人上前抬起沈蔓歌的时候,叶睿没有阻止,而是站起来和沈蔓歌一起走出了叶家。

这期间,叶睿一直盯着沈蔓歌,看着她身上的血,仿佛看到了方言倒在血泊里的样子。

他颤抖着,瑟缩着,却一言不发,隐忍的让人觉得心疼。

叶老太太就这样看着他们走出了叶家老宅,气的把身边的东西都给砸了,这也惊醒了沈落落。

她快速的跑下来,没有看到叶睿,只看到叶老太太发脾气的样子。

这是沈落落第一次见到叶老太太发这么大的脾气,不由得躲在了柱子后面,怯生生的叫了一声,“奶奶,你怎么了?”

叶老太太猛然回头。

她看到沈落落那胆怯的样子,想到这是沈蔓歌生的孩子,不由得有些生气。‘

“谁让你下来的?”

沈落落紧紧地抱着柱子说道:“我找叶睿哥哥。”

“没有什么叶睿哥哥了,从今天开始,你只有一个哥哥,那就是沈梓安,不,叶梓安。从今天开始他叫叶梓安,你叫叶洛洛知道吗?”

“哦。”

沈落落,哦,不,叶洛洛有些胆寒的看着叶老太太,也不敢问为什么。

现在她只想找沈蔓歌寻求安慰。

奶奶今天简直太可怕了!

“奶奶,妈咪呢?我要找妈咪!”

“从今天开始,你也没有妈咪了!以后不许再提她的名字!”

叶老太太这句话直接让叶洛洛愣住了。

她顿了一下,然后“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我要妈咪!我要找妈咪!妈咪去哪里了?我要妈咪!”

“闭嘴!别哭了!哭哭哭!天天除了吃就知道哭,你还会干什么?简直和你那个废物妈咪一模一样。要不是看在你是南弦的骨肉份上,我会让你和你妈咪一起滚出叶家!”

叶老太太被叶洛洛的哭声哭的更加烦躁了。

叶洛洛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是知道是在说她和妈咪的坏话。

从出生到现在,她什么时候被人这样呵斥过?什么时候不是被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如今慈祥的奶奶突然变了脸,叶洛洛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只能本能的哭喊着。

“我要妈咪!我要妈咪!”

身边的佣人害怕叶老太太被叶洛洛给激怒了,连忙上前抱住了叶洛洛,低声说道:“洛洛小姐别哭了,妈咪只是出门办事情去了。奶奶心情不好,我带洛洛小姐上去休息好不好?”

“我要妈咪!”

叶洛洛什么话也不听,就是哭喊着要找沈蔓歌。

叶老太太觉得自己的脑袋都要被她哭大了。

“把她关到地下室去!什么时候安静了,听话了,什么时候放出来。”

叶老太太的话让佣人有些不忍。

“老太太,洛洛小姐身体不好,有怕黑,把她关到地下室会留下心理阴影的。”

“什么心理阴影?叶家的孩子哪里有那么脆弱?有一个叶睿也就罢了,她可是南弦的女儿!如果这样就能有心里阴影,那就让他自生自灭吧,反正我也不喜欢她。”

最后这句话直接让叶洛洛停止了哭泣。

她听懂了那句叶老太太说不喜欢她的话。

叶洛洛整个人都愣住了。

奶奶怎么会不喜欢她呢?

奶奶还给她做好吃的,还陪着她玩,陪着她睡觉不是吗?

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呢?

“你不是我奶奶!你是老巫婆!你是坏人!你把我奶奶变到哪里去了?你还我奶奶!”

叶洛洛突然挣脱了佣人的怀抱,直接跑过去伸出小拳头打在了叶老太太的腿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