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所有人不知所措的时候,杨帆来了。

“洛洛小姐,我带你走好不好?”

看到杨帆的时候,叶洛洛顿了一下。

她是认识杨帆的,是妈咪的人。

叶洛洛抬起了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杨帆,问道:“杨帆叔叔,你会带我去见妈咪对不对?”

“对,我带你去见妈咪!”

杨帆的话才让叶洛洛松开了床,然后站了起来。

杨帆看到她现在身上有些脏了,找人给叶洛洛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

期间,叶洛洛一点反抗都没有。

当杨帆带着叶洛洛离开叶家老宅以后,叶老太太突然说道:“洛洛小姐呢?把她带过来,我和她说会话。”

“老太太,洛洛小姐被杨帆杨经理带走了。”

“什么?”

叶老太太微微皱眉。

“谁让他带走的?”

“不是老太太您的意思吗?杨帆经理是您的人,我们以为……”

“废物!给我去找!”

叶老太太顿时怒了。

好一个杨帆!

居然敢背叛他!

杨帆带着叶洛洛除了叶家老宅,直接去了军区大院,去了白梓潼父母的家里。

上次因为特殊关系,杨帆留了一把备用钥匙。

叶洛洛里看到杨帆带着自己来到了这里,不由得问道:“杨帆叔叔,我妈咪呢?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杨帆不知道怎么回答叶洛洛的话,只能说:“落落乖,我们这几天就住在这里好不好?家里有坏人,等你爹地回来在接你回去好吗?”

“我知道了,杨帆叔叔是在保护我对不对?那个人不是我奶奶,她是个老巫婆对不对?”

对叶洛洛天真无邪的语言,杨帆真的无言以对。

他不知道叶老太太会对沈蔓歌如此残忍。

等他回来得之一切的时候已经晚了。

听说沈蔓歌遍体鳞伤,听说沈蔓歌的胳膊废了,听说沈蔓歌哑巴了。

听说了太多的听说,杨帆只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凌迟一般。

霍老太太的死对沈蔓歌有多么大的打击他不清楚,但是沈梓安被叶老太太送走了,叶洛洛他绝对不能让叶老太太给关闭起来。

他恨自己的犹豫,恨自己当初没有义无反顾的站在沈蔓歌这边,如果是叶南弦,恐怕会二话不说的站在沈蔓歌身边吧。即便知道会惹怒老太太也在所不辞的吧?

可是他当初为什么会犹豫呢?

杨帆看着叶洛洛,抱歉的说道:“是,她是老巫婆。”

“我就知道她不是我奶奶,我奶奶对我很好地,回给我做好吃的,还会给我好玩的,对我说话从来不会大声的。那个老巫婆就不会,那么凶,还那么坏,怎么可能是我奶奶。”

叶洛洛这样说着,但是眼底却蓄满了泪水。

小孩子有时候并不是什么都不懂,只是他们无法一下子接受,就会这样的安慰自己,说那个人不是自己认识的人,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过度过来,但是这其中的难过还是需要自己一个人承受的。

杨帆看到这一幕,心里酸酸的。

如果沈蔓歌知道自己的女儿承受了这一切会怎么办?

杨帆紧紧地抱住了叶洛洛,低声说:“我会保护你的,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就会保护你的。”

“谢谢你,杨帆叔叔。”

叶洛洛靠在了他的怀里,却十分想念爹地和妈咪,还有哥哥。

她有些累了,就那样靠着杨帆睡着了。

杨帆将叶洛洛抱到了床上,再次给叶南弦打电话,可惜那边依然是关机状态。

他知道,叶南弦可能在进行特殊的什么行动,可是为什么是这几天呢?

杨帆不知道叶南弦知道后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却只能在这里等待着。

叶老太太找了半天,得知杨帆带着叶洛洛住在了军区大院,气的直跳脚。

“可恶的东西!我白养了他这么多年了,居然被一个女人给迷的晕头转向的。明知道我进不去军区大院,却躲在哪里,简直是岂有此理!”

手下的人谁都不敢说话。

叶老太太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就回了房间,谁也不知道她在房间里做什么。

沈蔓歌和叶睿被抬了出去之后,按照预定是要被送上叶老太太给准备好的船,直接离开海城的,但是叶睿却拽住了手下人的队长。

队长曾经受过叶南弦的帮助,看到叶睿拽着自己的时候,心不由得软了几分。

“叶睿少爷,我是不敢放你们走的。”

叶睿看了看周围,写了一个地址给他。

队长看了看,眉头微微皱了几分,然后将纸条捏碎了,对别人说:“我一个人送他们去就好了,你们先回去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