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这不太好吧?”

“你们都忘了吗?整个叶家并不是只有老太太说了算的。叶总现在有事儿回不来,等他回来了,以他对大少奶奶的感情,你们觉得我们这些帮着老太太的人会有什么下场吗?老太太不好惹,叶总的手段我们也是知道的不是吗?不管怎么说,总要为自己留条后路的,这叶家将来谁当家做主,我们还不知道吗?”

听队长这么一说,其他人顿时沉默了。

过了大约能有一分钟,他们集体说:“队长,那我们就先回去了,回头老太太问起来,我们就说送走了就是了。”

“嗯,回头我们统一口径。”

队长打发了他们之后,和沈蔓歌叶睿他们上了船。

叶睿一直守着沈蔓歌,眼睛都不眨,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

他拿出毛巾轻轻地擦拭着沈蔓歌身上的血迹。

队长看到这一幕的时候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

他连忙开船,将叶睿他们送到了a市赛阎王张音那里。

看到叶睿的那一瞬间,张音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的小祖宗,你们怎么来了?叶南弦和阿坤他们现在闹得不可开交,你们来这里是找死吗?”

叶睿连忙拉着张音的手,把她拉到了沈蔓歌的面前,嘴巴张了又张,最终蹦出来四个字。

“求你,救她。”

他的眸子带着一丝泪意,看得张音心里猫抓似的难受着。

她又看向沈蔓歌,见她一身的伤,顿时愣住了。

“怎么弄的?谁干的?她才手术后多长时间?上次胳膊断了也就罢了,这次怎么海城这个样子了?”

“赛阎王,我们家大少奶奶被灌了哑药,你看你有办法吗?”

队长也有些不忍心,知道赛阎王张音的手段,连忙开了口。

张音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什么人这么狠毒?居然对这样一个女人下手?叶南弦身边的人就不管吗?”

队长连忙低下了头,低声说:“是我们家老太太。这中间的恩怨我也说不明白,还请您救救我们家大少奶奶。”

“被灌了哑药的人一般都伤了声带了,既然如此,即便我是神仙也无能为力。其他的伤我尽力。我早就和她说过,男人不可信,是她不听我的劝。”

说着,张音让人把沈蔓歌抬了进去。

这个女人简直太愚蠢了,居然能把自己搞的这么狼狈。

叶睿一直紧紧地跟着张音,即便是张音手术的时候都不曾离开。

对那些鲜红的血液,叶睿仿佛已经麻木了。

张音看到这里,不由自主的轻叹了一声说道:“造孽呀,好好地孩子给我折腾成了自闭症,这些大人真的以为孩子能够承受的住一切吗?”

她摸了摸叶睿的头,将沈蔓歌的胳膊重新接好了,她后背的伤也给重新处理了,至于那些紫色的淤痕,她也给上了药。

沈蔓歌被推进了病房里,叶睿依然寸步不离。

“睿睿,跟我走,我带你去换件衣服,你这身衣服已经很脏了。”

张音试图拉出叶睿,可是叶睿根本不为所动。

他就坐在沈蔓歌的病床前守着,一言不发,却表达了自己不想离开的意思。

张音心疼极了,低声说:“你身上的衣服脏了会有细菌的,到时候感染了她更不好。听话,我们去换件干净的衣服再来好不好?你放心,在我这里,没有人能够伤害的了你和你妈咪。”

叶睿的眉头微皱了一下,然后才跟着张音去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然后又马不停蹄的回来了。

张音拗不过他,只能由着他了。

沈蔓歌觉得自己仿佛被人架在了火上煎烤一般,热的难受,疼的难受。她想要身手去挠,可是双手无力,怎么都抬不起来了。

隐约中,她仿佛看到了霍老太太站在自己面前,慈祥的抚摸着她的脸,低声说:“我可怜的孩子,好好活着吧,这是我的唯一的愿望了。”

“奶奶!奶奶不要走!”

沈蔓歌想要抓住霍老太太,可是她却笑着越走越远。

“不要!奶奶!不要走!”

沈蔓歌哭喊着,奈何霍老太太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叶老太太那张狰狞的脸。

“沈蔓歌,只要有我在,你就别想着再和叶南弦在一起!你不配做叶家的儿媳妇,你就是个废物!”

“不,我不是!”

沈蔓歌不想听,奈何这些话像一道魔咒似的不断的在自己耳边回荡着。

她觉得越来越热,越来越疼,疼的都快要窒息了。

谁来帮帮她呀!

叶南弦,你在哪里呀?

沈蔓歌哭喊着,却怎么都挣脱不了这种梦魇。

叶睿看到沈蔓歌又哭又叫的样子,吓得连忙站了起来,转身就朝张音的办公室跑去。

他跑到张音办公室以后,拉着张音的手直接把她拽到了病房里。

张音看到沈蔓歌的时候,猛然吓了一跳。

“糟了!怎么会这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