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什么时候变成女人了?”

叶南弦的话让宋文琦多少有些郁闷了,不过也知道自己闯了祸,不好意思的说:“蔓歌,我真不知道,对不起啊。”

沈蔓歌转过头来看向叶南弦。

“怎么回事?叶睿怎么了?你居然把叶睿留在了赛阎王那里?你怎么可以?他受了多少委屈你不知道吗?”

沈蔓歌特别心疼叶睿。

叶南弦叹息了一声说:“咱们回家说。”

沈蔓歌没有继续纠缠,转身看了看宋文琦,说道:“你最好做出点成绩来,不然我还真瞧不起你。我沈蔓歌不交没有志气的朋友。”

“不会,你就等着瞧好吧。”

宋文琦顿时有了信心。

叶南弦见他恢复了自信,拉着沈蔓歌的手说:“我们回去吧,你的身体还没恢复,不能出来太长时间。”

“对对对,你赶紧回去休息,我这边你不用担心,我会好好地。”

宋文琦连忙说道。

沈蔓歌看了看叶南弦和宋文琦,也没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叶南弦看着宋文琦,低声说:“这就是你给我额回报?你就怕我家宅安宁了是不是?”

“本来就是你不好,叶睿可是我徒弟,你今后给过我允许了吗?你就把我徒弟送出去给别人了?我要是蔓歌,我也会对你兴师问罪。”

宋文琦一点都没有因为现在的情况而对叶南弦低三下四的,他依然还是以前的宋文琦。

叶南弦点了点头说:“行,你行。”

见沈蔓歌走远了,叶南弦连忙跟了上去。

“蔓歌,你听我解释。”

沈蔓歌气呼呼的上了车。

叶南弦上车之后,看到沈蔓歌的眼底含泪,不由得心疼起来。

“你别难过,这是叶睿自己的意思。我问过他了,只要他不愿意,我不会让他去的,真的。而且赛阎王对他不会太坏的。赛阎王是白梓潼的师叔,当初因为产后抑郁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如今是吧叶睿当成自己的儿子了。她一定会好好对他的。”

叶南弦一连说出了前因后果,沈蔓歌却没什么反应,依然十分难过。

“蔓歌,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沈蔓歌却悲伤的说:“都是因为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叶睿不会这样的。”

“这也不怪你,真要怪的话,怪我好了。”

沈蔓歌没有再争执,但是显然的她没有从这件事情当中走出来。

叶南弦见她如此,也不好说什么了,带着她回了家。

回到家之后,沈蔓歌刚下车,叶南弦想要抱着她,却被她拒绝了。

她一步一步的朝家里走去。

“妈咪!”

沈梓安的声音突然传来。

沈蔓歌微微一愣,一个小小的身影顿时冲了出来,直接扑进了沈蔓歌的怀里。

“妈咪,你没事了吧?你怎么样?”

沈梓安的眼眸红红的,看起来十分让人心疼。

沈蔓歌的心顿时就柔软了。

“妈咪没事,谢谢你,儿子,谢谢你帮我找到了你爹地。”

“妈咪没事最好了,可是叶睿是不是出事了?我本来打算去答应那个女人的要求,让她就妈咪的,可是谁知道叶睿偷袭了我。他居然偷袭了我!”

沈梓安一想起这件事就特别的生气。

那个原先看起来笨笨的叶睿,怎么敢偷袭他呢?不但如此,他还坐上了直升机,独自一个人去了a市。这本来该是他要做的事情。

听到沈梓安说这件事儿,沈蔓歌的心里更难受了。

“妈咪会把叶睿带回来的,一定会。”

“真的吗?妈咪,那个女人那么凶,一定会对叶睿不好的。妈咪一定一定要把叶睿带回来好不好?他是我兄弟,我不能让他在外面受苦。”

沈梓安这句话让叶南弦的眸子微闪了一下,他想起了叶南方。

叶老太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了,听到沈梓安的话,说道:“瞧瞧,我孙子都知道不能让自己的兄弟在外面受苦。”

这句话可谓是弦外之音。

叶南弦看了叶老太太一眼,叶老太太也看了看他,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错,迸射出不一样的光芒。

“兄弟也得看是什么样的兄弟,况且还不见得是兄弟。”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什么意思?

她怎么总有一种感觉,就是叶南弦和叶老太太之间貌似有了分歧。

是她的错觉吗?

“南弦,怎么了?”

“没事,你先上楼休息吧。”

叶南弦淡笑着,对沈梓安说:“臭小子,带你妈咪上楼休息去,她有点累了。”

“哦,好!”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