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梓安很听话,连忙拉住了沈蔓歌的手,却回过头来看了叶南弦一眼,问道:“老叶,你没事儿吧?”

“我能有什么事儿。快去吧。”

“好。”

沈梓安这才放下心来。

他拉着沈蔓歌的手,沈蔓歌也不好说什么,她看了看叶南弦和叶老太太,这才跟着沈梓安上了楼。

见沈蔓歌离开了,叶南弦看着叶老太太,低声说道:“妈是打算一直护着他了吗?”

“他是你兄弟!”

叶老太太看着叶南弦,有些倔强的说着。

叶南弦冷笑着说:“兄弟?只不过是和我长了同一张脸罢了,如果我乐意,宋涛也可以和我长得一样。妈,我不相信你没看那份坚定报告。”

“一张鉴定报告能说明什么?说明他不是你兄弟?或许是苏南数据拿错了呢?”

“怎么可能?苏南不会做这种事的,妈,你要护着他我也不能和你翻脸,但是你最好让他一直都在你的羽翼下活着,如果他踏出来你的保护圈,你别怪我对他不客气。”

叶南弦说完抬脚就走。

“站住!”

叶老太太呵斥住了他,问道:“蔓歌知道这件事儿吗?”

“我还没和她说,准确来说,我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一个冒充我兄弟的人,妈却一直护着,妈到底是什么意思?或者我想问,这个人和妈是什么关系?难不成他装成我的兄弟是妈的意思?”

叶南弦的这句反问,直接让叶老太太的身子颤抖了一下。

她看着叶南弦,低吼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叶家!叶南弦,你该知道,妈从来不会做危害叶家的事儿!”

“可是他伤害了蔓歌,伤害了我,甚至也伤害了叶家!如果他不是觊觎我的那张设计图,和外人联手,对付我,对付蔓歌的话,或许我真的可以把他当成兄弟。如果他对叶睿能够好一点,对梓安和落落能够好一点,或许我也不会多想什么。妈口口声声说他是为了叶家,难道这就是为了叶家?把我和我的妻儿赶尽杀绝,就是为了叶家?那妈还不如直接说,我死了才是叶家之福!”

“你混账!”

叶老太太一生气,直接一巴掌打在了叶南弦的脸上。

叶南弦和叶老太太都愣住了,毕竟这是目前为止叶老太太第一次对叶南弦动手,还是为了一个外人。

叶南弦的脸色变了。

叶老太太突然有些慌乱。

“不是,我不是故意的,南弦……”

“妈还真的是让我说中了吗?您是觉得我该死,我的妻儿该死是吗?”

叶南弦的眸子划过一丝悲伤的情绪。

“不是的,南弦,不是这样的。”

“那是哪样的?他是谁?为什么要装成我兄弟?妈又为什么要护着他?”

叶南弦的咄咄相逼让叶老太太有些承受不住。

她猛地揪住了心口,大口的喘息着。

叶南弦见此情况,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却还是快速上前扶住了叶老太太,连忙对身边的管家喊道:“还看什么?叫医生啊。”

“哦哦哦,好!”

管家有些懵,却还是快速的打了电话出去。

没多久,救护车就来了,叶老太太直接被救护车带走了。

沈梓安和沈蔓歌在落地窗前看到这一幕,两个人都微微皱眉。

“妈咪,奶奶和老叶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但是好像真的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而且正在发生之中。”

沈蔓歌叹息了一声,对这样的结果有些无奈。

她最希望的就是家庭和睦,奈何这么简单的要求都做不到。

她不由得想起了霍老太太。

明知道不该想她,却突然间想起,或许这就是血缘,但是沈蔓歌不后悔自己的决定。

叶南弦给沈蔓歌打了电话,说叶老太太心脏病犯了,他要陪着她去一趟医院,让沈蔓歌在家里好好休息,别多想。

沈蔓歌答应了,也没多问。

救护车带着叶南弦和叶老太太快速的消失在叶家老宅。

沈梓安对沈蔓歌说:“妈咪,你赶紧上床休息吧,有老爷在,天塌下来也没事儿。”

从沈梓安的语气里,沈蔓歌听出他对叶南弦的自信。

她笑着摸了摸沈梓安的头说:“以后要叫他爹地,知道吗?”

“我尽量吧。”

沈梓安有些别扭,毕竟喊习惯了叶南弦老叶,一时之间改口,他总觉得不太习惯。

沈蔓歌也没有逼他,让他去自己的房间休息。

沈梓安见沈蔓歌真的困了,这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沈蔓歌打开电脑,想调出叶南弦的那张设计图看看,她今天真的是心中各种滋味掺杂,反倒是有了一丝灵感,正好可以用在叶南弦的设计上。

这么想着,沈蔓歌打开了电脑,还没调出档案,就觉得突然一道人影窜上了落地窗。

“谁?”

沈蔓歌猛然回头,却呗来人直接捂住了嘴巴,那张熟悉的脸顿时让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