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都给我滚!不用提交辞职报告了,不想干的直接滚!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离开了,以后想要回来,门都没有!”

宋文琦暴怒的声音传来。

沈蔓歌还是第一次见到宋文琦发这么大的火。

办公室里沾满了人,却唯独把宋文琦的位置留了出来。

宋文琦坐在轮椅上,原本帅气的脸此时被气的有些歪斜了一般。

他把眼前的文件全部扫到了地上,愤怒和狼狈的样子看得沈蔓歌心里猛然一痛。

“宋总,我们也得吃饭,不能陪着宋氏集团一起破产不是?”

有个员工看不惯宋文琦此时的样子,不由得开了口。

“破产?宋氏集团不会破产,绝对不会。”

宋文琦的手紧紧地握住了轮椅的扶手。

“破产”两个字像一把匕首刺进了他的胸口里。

纵使他明白这世界上多得是落井下石的人,但是却没想到这些人来的如此之快,快的他毫无招架之力。

“算了吧,宋总,硬撑着也没意思,我们也是在宋氏集团干了很多年了,看在这样的情面上,我给宋总一句忠告,以后得饶人处且饶人,该低头就得低头,没人会一辈子高高在上的。”

那个员工的话让沈蔓歌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谁说没有人会一辈子高高在上的?他就可以!即便是断了腿,他依然还是宋文琦,还是商场上那个雷厉风行的宋少。况且他还有我们叶家在后面托着呢。”

沈蔓歌这话一出,顿时引来了所有人的注意。

宋文琦听到沈蔓歌的声音时微微一愣,他下意识地回头,正好和沈蔓歌的眼神对上了。

沈蔓歌的眼神带着一丝心痛,一丝难过。

宋文琦顿时觉得狼狈极了,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他最不喜欢自己这个样子被沈蔓歌知道。

看着沈蔓歌身边的叶南弦,宋文琦的火气直接朝着他去了。

“你也是来看我笑话的是吗?你自己一个人来也就罢了,带着蔓歌来,是为了让她看我这么落魄的样子吗?”

“宋文琦,我没心思和你斗嘴。我今天来完全是给我妻子充当司机的。你少和我咋咋呼呼的。”

叶南弦没有生气,只是淡淡的说着。

沈蔓歌看到宋文琦这样,不由得往前走了两步。

“宋文琦!”

“你们都滚!滚啊!”

宋文琦直接朝着那些员工发了火。

本来来宋文琦办公室的人就是想要来辞职的,现在听到宋文琦这么说,连忙转身就走。

有几个人看到叶南弦来了,多少留了个心眼,说道:“宋总,我们还是继续工作吧,毕竟在宋氏集团呆了这么长时间了,我们想和宋氏集团共进退。”

“滚出去!”

宋文琦现在心烦意乱的。

为什么自己最狼狈的样子会被沈蔓歌给看到呢?

当办公室的人都走了之后,沈蔓歌这才来到了宋文琦面前。

“腿好点了吗?”

“你是来同情我的吗?还是来怜悯我的?或者是因为我断了腿,直接拿钱来砸我的?”

宋文琦的语气不是很好。

沈蔓歌却没有生气,低声说:“我只是想来看看你,而南弦是为了来帮你的。”

“帮我?看见我现在这么一副倒霉样子,是不是特别开心啊?你不该趁着这个机会收购了宋氏集团吗?这才应该是你叶少的风格呀!怎么?还在等着宋氏集团跌盘么?”

宋文琦的眸子直直的看着叶南弦,里面情绪复杂。

叶南弦看着他,淡淡的说:“你要自暴自弃我没办法,你如果真想让我收购宋氏集团,我也可以的。宋文琦,我给宋家的案子,就算不能让你立马恢复宋家往日的荣耀,但是也不至于破产。你到底在矫情什么?”

“我矫情什么?我去救你是我心甘情愿的,我不需要你叶南弦施舍!”

说来说去,宋文琦就是接受不了叶南弦在这个时候以这种姿态出现在他的面前。

沈蔓歌有些生气了。

“宋文琦,你的面子重要还是宋氏集团重要?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不会去a市,你没有去a市,现在也不会成为这个样子。说到底,是我沈蔓歌欠了你。南弦给你的合作案,你为什么非要说成施舍?他给出的案子会是一般的小案子吗?你们宋氏集团如果没有这个实力,他会给你吗?你觉得我们在用钱砸你是吗?你觉得我们之间的情谊是一件案子就可以终结的是吗?你如果这么想,那么好,你可以不接收我们的好意,然后等着看宋氏集团倒闭破产。到时候你穷困潦倒,更不想见到我了是吗?你是想着我在大街上给你送钱是吗?”

沈蔓歌这话说的算是有些刻薄了。

宋文琦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