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领,你这是……”

手下人看到叶知秋看沈蔓歌的眼神,以为叶知秋看上了沈蔓歌,连忙询问着,却被叶知秋给狠狠地瞪了一眼。

“我对她没兴趣,我看得只是……”

只是什么?叶知秋没说,不过嘴角却微微的扬起了唇角。

沈蔓歌突然感觉到有一道视线再看自己,她猛然睁开了延静,直接看向了摄像头。

两个人的视线在视频里相碰,擦出了一点点的火花。

沈蔓歌微微一笑,转个身继续睡。

叶知秋的脸色多少有些难看了。

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嚣张?

她还真以为自己不会对她怎么样是不是?

瞧瞧!

这哪里像个人质?

分明像是来这里度假的!

“让沈蔓歌去仓库打扫卫生去。”

叶知秋突然开口。

他就是看不惯沈蔓歌这么悠闲的样子。

“是。”

手下人立马去安排了。

沈蔓歌正睡得香甜,就被人给叫起来了。

“首领让你去仓库打扫卫生,这是工具。”

阿虎把扫帚什么的扔到了沈蔓歌的面前。

萧爱顿时就有些火大了。

“开什么玩笑,我女儿怀孕了,你们居然让一个孕妇去打扫卫生?如果你们非要羞辱一个人的话,那么我去。”

“妈,人家说了让我去,你就别争着抢着了。我去就是了,再说我怀孕的时间短,没事儿的。”

沈蔓歌倒是不怎么在意。

她不顾萧爱的阻拦,拿起了扫帚和抹布就跟着阿虎去了仓库。

说是仓库,其实也就是放了一些衣料什么的。

阿虎把沈蔓歌带过来之后就走了。

沈蔓歌看了看这里,空间倒是挺大的,就是比较乱、。

她闲着也是闲着,就开始收拾起来。

这里的料子比较多,还有一些其他的旧衣服,也不知道是要拿来扔掉还是怎么着。

沈蔓歌将那些旧衣服归集在一起,突然就看到了意见带血的衣服、。

这衣服应该是有些时日了,上面的血迹都暗沉了,如果不是仔细看得话,还真的看不太清楚。

沈蔓歌的眉头微皱,她将带血的衣服拿到鼻子下面闻了闻,已经没有多少血腥味了、

不过这衣服也是破破烂烂的,好像是被鞭子给抽的。

会是谁的?

沈蔓歌突然就想到了阿紫的母亲。

会是他的吗?

如果是的话,以孟雨柯的纯真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发生吗?

沈蔓歌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不过这件事儿应该是没有人会给她答案的。

沈蔓歌把这件血衣给藏了起来,然后继续打扫,再也没有发现其他的东西了。

打扫完了之后,她觉得有点累,整个人坐在椅子上休息。

说是仓库,其实也没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更是没找到可以练习外面的蛛丝马迹。

这里好像有自己的菜园子,完全是自给自足。

沈蔓歌多少有些泄气。

她将东西都收拾好之后就走出了仓库,看了看天边的夕阳快要落入地平线了,不知不觉的,她在仓库里面居然呆了一下午。

沈蔓歌伸了一个懒腰,就看到几个佣人急匆匆的往主殿的方向跑。

“怎么回事啊?”

她拦住了一个佣人询问者。

佣人有些着急的说:“太太突然上吐下泻的,首领都快要杀人了。”

“上吐下泻?”

沈蔓歌的眉头微微一皱。

他也跟着佣人走了过去。

叶知秋的声音简直要把整个屋子给掀了。

沈蔓歌一直觉得叶知秋虽然狠辣,但是给外人的感觉还是挺在乎彬彬有礼的风格的,现在现在的叶知秋就好像是一直被惹怒的狮子,整个人狂躁的好像谁上前都能把谁给一口吃了似的。

她看了看周围不断往外端着的脸盆,里面可都是污秽之物,显然是孟雨柯吐得。

“我说,你这岛上没有医生吗?不如你出去给她找个医生看看,说不定是吃什么食物中毒了。、”

沈蔓歌直接开了口。

屋子里顿时鸦雀无声。

叶知秋的眸子瞬间看向了沈蔓歌。

“你怎么来了?”

“我路过,过来看看。”

沈蔓歌无所谓的送了耸肩。

叶知秋的眸子微眯。

“你刚才说她食物中毒?难不成是你下的毒?把她给我抓起来。”

叶知秋一声令下,阿虎他们立刻把沈蔓歌给摁倒在地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