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要做什么?”

于玲吓得连忙后退两步,却因为力道太大碰到了墙上,疼的再次哀嚎起来。

沈蔓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只是想要看看你,我这里有手机,虽然没有信号,但是手电筒的功能应该还能用。”

于玲听到她这么说,才低声说:“不要看我,我怕吓到你。”

“没事儿,你是阿紫的母亲,我总要确定一下是不是吧?不然的话我怎么把阿紫的消息告诉你?”

沈蔓歌的话让于玲沉默了。

她快速的找到了手机,然后打开了手电筒,却在看到于玲的时候整个人差点尖叫起来。

于玲已经不算是个人了。

她整个人脱形的厉害,更是因为营养不良而瘦的皮包骨头,最主要的是她的脸被毁容了。

“你的脸……”

“叶知秋说我长了一副狐媚子的脸,留着只会害人害已,所以就给我毁了。”

说起这个,于玲淡笑着,不过她的笑容在沈蔓歌看起来有些恐怖。

于玲的脸是被硫酸给毁了的,除了能够看到上面的鼻子眼睛和嘴巴,其他的地方简直惨不忍睹。

沈蔓歌的心不由得就疼起来。

“我听阿紫说,她隔一段时间就会和你视频,你这张脸她不知道吗?”

“我已经很久都没有和阿紫视频过了,我和她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最近的叶知秋脾气很大,也很暴躁,他除了来我这里发泄一通之外,根本不会让我见阿紫。有时候我甚至怀疑阿紫已经被他给弄死了。都说虎毒不食子,可是因为阿紫不是他喜欢的孩子,更是因为我的关系,让她刚出生不到两天就被叶知秋给扔了。后来好不容易我找到了我的孩子,我以为叶知秋会把她带回来的,就像是很多年前,他像个王子一般降临到孤儿院,把我和孟雨柯一起带离的样子,可是我想错了。他根本就不是人!更别说是王子了!或许他只是孟雨柯一个人的王子!”

于玲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想我的阿紫,真的好想好想。我生她的时候难产,我生了四天四夜才把她给生下来。当时的她气息微弱,我都怕她活不了。可是这个孩子还是坚强的活下来了。我没有奶水,看着孩子饿的嗷嗷哭,我求叶知秋给她一点吃的,可是叶知秋却把她给带走了。我以为他就算不喜欢我,好歹也会对自己的女儿好一点,可是谁曾想,他居然让人连夜把阿紫给送去了孤儿院。我可怜的阿紫,一口奶水都没有吃,我甚至一口饭都没有喂过她,如今她也应该二十多了,我却只能在视频上看到她的样子。上次见她的时候,她的眼睛不知道怎么瞎掉了,我问都不敢问,我怕她会怪我。”

于玲说这些的时候,再次哭的有些伤心欲绝的。

沈蔓歌也做过母亲,自然知道一个母亲对孩子的感情是什么样子的。

她拍了拍于玲的肩膀,低声的安慰着说:“阿紫的眼睛没有伤到眼神经,可以治愈的,实际上不久前我丈夫叶南弦已经让人把阿紫的眼睛给治好了,她现在还是和以前一样漂亮。”

“你丈夫叶南弦?就是叶知秋和张妈利用试管做出来的婴儿?”

“是。”

沈蔓歌很不喜欢别人这样说自己的丈夫,但是这是不可磨灭的事实,她也没有办法。

于玲叹息了一声说:“叶知秋为了一个孟雨柯,做出来的罪孽可真不小。阿紫是我一个人的错,我曾经鬼迷心窍的喜欢上了叶知秋,我以为我可以给他生个孩子,让他能够开心,可是我还是碰触到了他的底线。这辈子,除了孟雨柯,他不想和任何女人发生关系。奈何孟雨柯根本就满足不了他这个想法。他对孟雨柯,是世间难得的痴情和忠心,但是对外人又是无比的阴狠和残忍。他这个人可以为了孟雨柯得罪整个天下。我一直闹不明白,他怎么就突然爱上孟雨柯了呢?难道就因为孟雨柯长得比我漂亮?”

“感情的事情是没办法说的,这里面不排除容貌的作用,但是也不全都是,或许他们之间真的有什么共鸣是我们不知道的。于阿姨,你也就别纠结了。如果这辈子你可以放开对叶知秋的痴恋,换一个人喜欢,或许你和阿紫的命运就会不一样的不是吗?但是你当时感情会被理智所控制码?”

听到沈蔓歌这么说,于玲沉默了。

是啊,如果自己不喜欢上叶知秋,不利用那种手段得到叶知秋,是不是自己和阿紫的人生都会不一样呢?

于玲不吱声了,沈蔓歌也暂时的休息一会。

她靠在墙边,想着孟雨柯,想着叶知秋,突然说:“于阿姨,你知道的孟雨柯的身体状况吗?我感觉她好像不仅仅是先天性的遗传缺陷,她更像是中毒。”

这句话一出,于玲顿时抽了一口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