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学过医?”

“那倒没有,不过张妈本来就是中药世家的人,我和我丈夫去她的故乡的时候,她们家祠堂里摆了很多医术,我没事的时候翻看了几本,里面好像就有孟雨柯这个症状,应该是孟雨柯在娘胎的时候就被人下毒了,然后出生之后身体泛紫青色,容易窒息和休克,但是又会自己喘过来,给人一种诈尸的感觉,我想如果她是这样的情况的话,就难怪会被家里人给送到孤儿院去了,毕竟这样的病例不常见,很多人都会以为生下来的孩子有问题,所以不喜欢养着。”

沈蔓歌低声说着。

于玲点了点头说:“或许是这样吧,我和孟雨柯是在孤儿院长大的,我们是最好的姐妹,她曾经告诉过我,自己确实有时候会觉得胸闷窒息,她只感觉自己睡了一觉,但是别人却都说她死了,休克了,然后又自己活了,所以从小到大,除了我她没有任何的朋友。我以前也是有些害怕的,不过见她每次都能好好地,也就没往心里去了。”

沈蔓歌听到这里,就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测了。

“其实想要知道孟雨柯是不是真的中毒了很简单,那他的血样做个化验就好了,我不相信这么简单的事情叶知秋没做过?”

“呵呵。”

于玲笑了起来,笑的极为讽刺。

“我说过了,在孟雨柯哪里,叶知秋就是一个傻子,是个呆子,是个狂人。他一开始就认定了孟雨柯是基因缺陷,别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就像是今天你被他扔进来,说食物中毒这么简单的问题他都不信,还说什么其他的呢?”

沈蔓歌有些郁闷了。

这个叶知秋还真是个傻子。

沈蔓歌叹息了一声,觉得有些冷。

“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出去啊?”

“我是出不去了,我留在这个世界上最主要的作用就是给孟雨柯试药,因为我们的体质比较相似,而我们的血型也相似,所以我能活着完全是拖了孟雨柯的福。你就不一样了,如果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他不会带你来这个岛上的,对他来说,这个岛是他和孟雨柯的世外桃源,不会允许任何人前来的。所以你既然被她抓来了,自然是有用处的,在他确定孟雨柯的病情稳定之后,是会放你出去的。”

于玲的话让沈蔓歌再次同情起来。

“你和孟雨柯的血型相同?你们的血型很稀有吗?”

“熊猫血。”

于玲苦笑了一声说:“我终于明白当年他为什么会把我也带走了,不过就是想要给孟雨柯找一个移动血库罢了。我这一辈子活的何其可悲,何其可怜啊。”

沈蔓歌想要安慰于玲,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有些事情是她没办法插手和评论的。

她叹息了一声,连忙转移了话题。

“于阿姨,我想问你一件事儿,不知道你能不能告诉我?”

“什么事儿,你说,只要我知道的,我都会告诉你,只希望你离开这里以后能够帮我照顾好我们家阿紫。阿紫是个可怜的孩子,她是为了我才被叶知秋利用的,你告诉她,不要管我,就说我已经死了。只要阿紫知道我死了,她就再也不会做叶知秋的棋子,到那个时候,我的阿紫才可以有自己真正的人生,才能够不活在我和叶知秋的阴影之下。”

于玲说起阿紫的时候就是抑制不住的流泪。

沈蔓歌连忙点头。

“我会的,你放心好了,我会帮你好好照顾阿紫的,同时我也会尽可能的想办法带你离开这里。于阿姨,你的余生还很长,你还会有万般可能的。”

“我已经不去想这个问题了,以前还想着逃跑,想要离开这里,可是现在我这幅尊容,出去怕是会吓死一大片的人。所以还是不折腾了。只要我的阿紫好好地,我这辈子就算没有白活。”

于玲倒是想得开,但是对沈蔓歌来说,这样的人生简直太悲催了。

她心里特别的难受,郁堵,甚至有些不能呼吸。

她深吸了一口气,知道现在不是自己发挥同情心的时候。

沈蔓歌看了看于玲,低声问道:“于阿姨,我是霍振峰的女人沈蔓歌,我想知道我父亲的尸体是不是被叶知秋放在这座小岛上?他留着我父亲的尸体到底有什么用处?我父亲死了二十多年了,如今还被他扣着,甚至还有可能做什么研究的话,我这个为人子女的真的于心不忍。我想带他回家!如果你知道的话,请你告诉我好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