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蔓歌被萧爱接住之后往偏殿走,却看到了一辆直升机在附近降落了。

“有人来了?”

“应该是叶知秋给孟雨柯找的医生到了。”

萧爱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顿。

“岛上居然没有医生?”

“有医生,不过得罪了叶知秋,估计是被弄死了,现在空缺中,所以只能从外界找个医生过来。”

听到萧爱这么说,沈蔓歌的眉头微皱了一下。

“我知道你想什么,但是太冒险了,先不说这个人是不是叶知秋的亲信,就算不是,这个人会不会给我们传递消息,这个也是说不准的。所以你不许去!”

萧爱的一番话顿时让沈蔓歌有些郁闷了。

“妈,总要试试的,这是唯一的机会,不试试的话,我们可能真的没有时间了。而且我在下面听于玲说过了,爸爸的遗体不在这里。叶知秋把我们带来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我现在都不清楚。”

萧爱整个人都愣住了。

“你说的是真的?”

“于玲没有必要骗我吧,她说这里是叶知秋和孟雨柯的世外桃源,是不可能刚一个遗体在这里的。而且她还说没有动我父亲的遗体,所以我就是搞不明白他要我们在这里到底是为什么?说让我们在这里见到父亲的遗体,很有可能是骗我们的,没准是为了留住我们好威胁南弦交出那个数据?毕竟你的数据就在身上了,他还需要南县的数据来做个比较。我们是人质。”

沈蔓歌分析着。

萧爱的眉头越皱越深。

“不对,如果于玲的话是真的,那么叶知秋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里?他可以有其他的地方送我们过去,但是为什么要来这里?而且还要把数据放在这里交换?”

“不知道。”

沈蔓歌也有些疑惑。

“不管怎么样,先回去再说。”

外面的天气越来越冷,萧爱生怕沈蔓歌冻病了,连忙拉这她往回走,不过脑子却快速的运转起来。

叶知秋需要这两份数据是肯定的,但是现在到底是于玲在说谎还是叶知秋在骗他们呢?

如果霍振峰的尸体不在这里,那么叶知秋把自己和沈蔓歌代入这里到底是为什么?

萧爱怎么都想不明白。

沈蔓歌因为下午打扫卫生有些疲惫了,再加上在地下室的时候瘦了一些风寒,萧爱给她熬了一点姜汤,她喝完之后就睡着了。

萧爱一个人越想越不对劲,她看着外面来来往往的人群,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孟雨柯这边医生确诊了,。确实是食物中毒,为了这个诊断,叶知秋把上上下下所有伺候的人查了一个遍。

医生给孟雨柯开了药,然后就离开了。

沈蔓歌是被直升机的声音吵醒的。

她看着已经飞走的直升机多少有些懊恼。

“怎么就睡着了呢?白白错过了一个和外界求救的机会。”

“不见得,那个人是叶知秋的人。”

萧爱坐在她的身边,将小米粥递到了她的面前。

“喝了吧。”

“妈,你别操劳了,我不饿。”

沈蔓歌见萧爱的脸色不太好,身体最近虽然没什么特别的变化,可是沈蔓歌知道,她肯定是瞒着自己的。

萧爱却笑着说:“我没事儿,来这边以后感觉疼痛也减轻了,我这个病啊,没有治愈的可能了,疼着疼着就习惯了。”

“怎么会习惯呢?你快坐下吧,我自己来就好。”

沈蔓歌将小米粥放在一旁,问道:“妈,你怎么知道那个医生是叶知秋的人?”

“我听到他和叶知秋的对话了。”

萧爱的脸色有些凝重。

“对话?妈,你什么时候去的主殿?”

沈蔓歌暗骂自己睡得太熟了。

萧爱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说:“我没去主殿,是他们在偏殿的地方说的,我正巧经过听到的。”

“哪里有那么多凑巧?妈,你是不是在谋划什么?”

沈蔓歌看着萧爱,总觉得自己有点猜不透她的心思。

萧爱没有否认,却也没有承认,低声说:“那个医生说孟雨柯的身体不太好,再不进行治疗的话估计回不过去一年了。”

“什么?一个食物中毒不至于。”

沈蔓歌觉得那个医生有些危言耸听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