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爱却摇了摇头说:“不是的,她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瓶子,如今里面的水快要溢出来了。如果不疏通的话,可能真的活不过去一年了。你不是说她有可能是在娘胎里中的毒吗?我听叶知秋把这个问题问那个医生了,那个医生提取了孟雨柯的血液回去化验去了。”

“回去化验?不是在这里?”

沈蔓歌立刻抓住了重点。

“还有,妈,我和你说的话,叶知秋怎么会知道?如果他一早就怀疑孟雨柯中毒的话,基因研究也不会持续这么多年啊。这里有监控器?”

沈蔓歌顿时反应过来。

她快速的下了床,然后导出的查找这,最后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监控器。

沈蔓歌有些郁闷和后悔了。

于玲和她说的话她和萧爱说了不少,这样的话叶知秋肯定是知道的,如此情况下,叶知秋会怎么对待于玲?

沈蔓歌顿时有些召集起来。

“妈,于玲她……”

“死了。”

萧爱的话让沈蔓歌整个人愣住了。

“怎么会?我不久前进去的时候她还……”

“在于玲死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这里有监听系统了,不过我没有去找,因为找了也没用,这里毕竟是叶知秋的底盘,他想要什么时候安装这个东西,我们能够每天去清除吗?于玲说漏了嘴,告诉了你不该知道的事情,自然是没有活下去的意义了。”

听萧爱这么说,沈蔓歌特别难受。

是她害死了于玲!

“妈,你说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不知道,不过我会尽快和叶知秋摊牌的。”

萧爱摸了摸沈蔓歌的头,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低声安慰着说:“你也不用太伤心了,于玲这样活着,其实还不如死了,这样对她来说是个解脱,我听说他们用于玲给孟雨柯试药,这么多年为难他了。”

“不对。,”

沈蔓歌顿时眯起了眼睛。

“什么不对?”

萧爱见沈蔓歌这个样子,不由得楞了一下。

沈蔓歌看着监听器,趴在萧爱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于玲不可能死的,她和我说过,她是孟雨柯的试药人和移动血库,因为他们俩的血型相同,如今医生既然说孟雨柯活不到一年了,这期间或许还需要于玲的血的,叶知秋怎么可能舍得让她死?即便现在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叶知秋也不会让她死的。除非她不是被叶知秋害死的,而是自杀。可是她为什么要自杀呢?”

萧爱微微一愣。

“为什么?”

“不知道,但是绝对不是叶知秋害死的,或许于玲有自己的打算,或许只是以死来达到什么目的,不过如此诬陷叶知秋是为什么?”

这一点沈蔓歌想不清楚。

萧爱更是不明白。

叶知秋这边因为于玲的死而大发雷霆。

“怎么会让她死了?我说过什么?不计一切代价给我保住她的命,谁做的?沈蔓歌吗?”

“首领,不可能是沈蔓歌,沈蔓歌和于玲在下面说的话我们都有监听的,一开始沈蔓歌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所以很有可能是于玲本身的身体承受不住了,达到了极限,所以才……”

阿虎的话还没说完,叶知秋就直接打断了。

“不可能,于玲虽然身上有伤,但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用药物养着她,吊着他,不可能出现任何问题的。这个女人如果不是沈蔓歌弄死的,那么极有可能是自杀,可是她为什么要自杀呢?难道就因为知道了阿紫现在被叶南弦护着?不!不对!她肯定没死!人呢?你们把于玲扔到哪里去了?”

叶知秋的眸子瞬间眯了起来。

阿虎浑身一个哆嗦,连忙说道:“自然是扔到海里喂鱼了。”

“给我找,不管花费多大的心思都要把这个女人给我找出来!她肯定是借着假死想要逃离这里,去找阿紫。”

叶知秋的话让阿虎连忙跑了出去。

整个岛上的人都因为这件事儿行动起来。

沈蔓歌和萧爱看着所有的人开始下海寻找于玲的下落,她低声说:“看来我们猜对了,于玲不是叶知秋害死了,她很有可能是假死逃脱这里。”

“可是这里除了茫茫大海,根本没有任何的出路。于玲就算是离开了这个岛,也不见得会在大海里生存下去。与其死在海里,还不如留在这里和我们一起想办法,她这又是何必么?”

萧爱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顿。

“妈,你说会不会这附近有什么地方是我们不知道,但是于玲知道的地方?你说得对,这里是茫茫大海,于玲即便撞死被扔进了大海,也不可能在大海里活下去的,况且晚上的海水特别的寒冷,她会被冻僵的。除非她是有一个具体的目的地要去,而且离得不是太远,者才可能有一线生机。”

沈蔓歌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萧爱微微一愣,她快速的拿过手机查看地图,不过这里的地图显示除了这座小岛,周围全是海域。

“我们查不出来的,而且这里以外根本没有任何可以着陆的地方。或许我们猜错了也不一定。”

“不,我们或许没有猜错,是被误导了。”

沈蔓歌的话让萧爱再次不知所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