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南弦那边终于有了回应,不过看着屏幕上的图形,叶南弦的脸色不是很好看。

“怎么了?”

沈蔓歌问了一嘴。

其实她不想问的,因为一问就有事儿,有事儿了就要去解决,然后就耽误了她和叶南弦在一起相处的时间了。

唉,要和老公单独相处几天怎么就那么难呢?

沈蔓歌郁闷的想着。

叶南弦倒是没注意到沈蔓歌的表情,看着眼前的屏幕低声说:“南飞还活着,只不过不想让我插手。我是怕他不能从宫雪阳的事情中缓过来,被现在这个宫雪阳给骗了。”

“你别杞人忧天了,贺南飞也不是小孩子了,况且他还是个领导人,总会知道自己怎么做的,有时候感情的事儿真的说不准的,你就让他自己解决吧。对了,你问他古书哪儿去了。”

沈蔓歌现在惦记着那本古书呢。

叶南弦直接打了一条消息过去。

那边很久都没消息,就在叶南弦打算关机的时候,贺南飞的消息总算过来了。

“我会找人捎给宋涛。”

“知道了,自己保重,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

“好。”

两个人挂了电话之后,叶南弦才发现沈蔓歌闭着眼睛貌似睡着了。

“蔓歌?”

他轻轻地唤了一声。

沈蔓歌没什么反应。

叶南弦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然后闭上眼睛休息去了。

车子开动着,耳边传来叶南弦均匀的呼吸声。

他貌似睡得很沉。

沈蔓歌这才睁开了眼睛。

后背的伤隐隐作痛,让她有些承受不住了,可是她不能出声,也不敢出声。

从侧面看去,叶南弦还真的是360度无死角的好看呀,即便是如此憔悴的样子也依然十分养眼。

沈蔓歌得知古书会回来,心也就放下了。

她花痴似的看着叶南弦,眼神热烈。

怎么就那么好看呢?

司机从后望镜看到了沈蔓歌的表情连忙转过脸去,生怕被发现了尴尬。

这太太还真不像和叶总结婚那么多年的样子。

沈蔓歌看了一会,就怕把叶南弦给看醒了,连忙收回了视线。

到达驻地的时候,叶南弦还在睡,可能是因为身边有了沈蔓歌的关系,他睡得比较安稳。

沈蔓歌也没有叫醒他,而是把自己的外套给脱了,盖在了叶南弦得身上。

外套上有沈蔓歌的气息,但愿能让叶南弦多休息一会。

沈蔓歌轻手轻脚的下了车,连车门都关的很是谨慎。

叶南弦一直闭着眼睛沉睡着。

沈蔓歌下了车才敢放肆的呼吸。

憋死她了。

沈蔓歌快速的进了驻地,第一时间看到了张音。

“赛阎王,帮我个忙。”

“嗯?”

张音微微一愣。

“受伤了?”

她的鼻子还是很好用的,闻到了一点点的味道,虽然不大,但是还是可以察觉的出来。

沈蔓歌嘿嘿的笑着说:“别告诉叶南弦。”

“你还真当你家叶南弦是个普通男人呢?”

张音的话让沈蔓微微一愣。、

“嗯?”

“我都能闻到你身上的血腥味,你以为你家叶南弦闻不到?有时候只不过不说罢了。你不想让他知道担心,他就当做不知道,因为他清楚这里有我在,你会第一时间来找我的。不信的话你回去看看,你家叶南弦肯定是醒着的。一个特种兵如果连身边人的去留都察觉不到的话,也就不能说是特种兵了。”

张音说完就转身进了房间。

沈蔓歌微楞着,脑子里都是张音刚才所说的话。

她有些不信邪的转身朝外面走去,在快要靠近门口的时候快速的隐藏了自己的身影,从门缝里往外看去。

果然,叶南弦正坐在车后座上和司机说着什么,那眼神和表情丝毫没有一点刚睡醒的样子。

这个狡猾的男人啊!

却让她窝心的有些想哭。

他宠她,爱她,却给了她完全的尊重和自由,只要自己想去做的,他都会默默地支持着。这样的男人让她如何割舍的下?

沈蔓歌的唇角微微上扬,转身的时候脚步都轻盈了很多。

她去了张音的房间。

张音已经把东西都准备好了。

“把衣服脱了吧。”

张音一直都是平平淡淡的,沈蔓歌好像就没怎么见她笑过。

突然想起了张音另外的身份,沈蔓歌将衣服脱了之后趴在了床上,低声问道:“张音,你和我大姨萧钥是什么关系?”

张音微微一愣,眼底快速的闪过一丝光芒,却一闪而过。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