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隐瞒了。我们家梓安把你调查了个清楚,不然你以为他们爷俩怎么可能放心让你的人进去救我们?我虽然不知道萧钥是不是我大姨,但是如果她是方泽亲生母亲的话,应该就八九不离十了。你放心,我不是来为了方泽和你要人的。既然当初他母亲没有把hg的势力留给他,那肯定有其他的用意。我就是想知道关于我大姨萧钥的一些事情。”

沈蔓歌说的很小声,但是张音却听到了。

她轻轻地给沈蔓歌上药,然后用只有两个人的声音说:“这件事儿回头夫人会给你一个解释的。”

“夫人?”

沈蔓歌猛然回头,上半身直接支了起来。

她的眼底满是惊讶。、

“我大姨还活着?方泽知道吗?为什么方泽说他母亲已经去世了?”

“这件事儿是机密,回头夫人会亲自和你说的。至于二殿下,你就不用担心了,虽然他现在看上去很被动,被三殿下压制着,但是绝对不会有人身安全的危险。夫人一直护着他呢。”

张音的声音很低,但是说出的话却让沈蔓歌整个人有些郁闷。

这难道就是宫廷之间的斗争吗?

假死?

还真的想看电视剧似的。

不过既然张音这么说,那么她也就不问了,回头见到人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的。

“你家夫人打算什么时候见我?”

沈蔓歌重新趴好了。

张音对沈蔓歌突然转变的话题楞了一下,不过想起她是沈蔓歌,不由得笑了一下说:“你和叶总不是打算去f国么?到时候自然会见到的。”

“还不着急去呢,等过了年吧。我们家南弦明天就要过生日了,我要趁机和他出去游玩一番,回来之后差不多就要过年了,到时候我还要陪着我外公他们过个年。过了年之后可能宋文琦就要举行婚礼了。等着把这边的事情都解决好了,我才能和南弦过去f国呢。”

沈蔓歌这么一说,觉得事情还真不少呢。

张音却低声说:“没事儿,不急。夫人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差这一两个月,不过夫人想见见萧老爷子,回头有时间你给牵个线吧。”

“那不行,我都没有验证你家夫人的身份,怎么可能随随便便的介绍给我外公?我外公对当年大姨失踪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现在如果知道了大姨还活着,肯定会十分激动地,也会影响到我外公的判断能力,所以还是等等吧。这么多年都等了,也不差这一两月,你说是吧?”

沈蔓歌虽然笑着,但是眼底的谨慎还是让张音十分满意的。

看来她确实比以前冷静成熟了不少。

张音点了点头。

两个人很快的把药上好了之后,沈蔓歌直接披了一件睡衣就走了出去。

叶南弦还在车上假寐。

这个蠢男人是不是她不发话他就不知道进来呀?

外面车里多热呀!

他也能够忍得住。

沈蔓歌摇头叹息,有时候真的觉得叶南弦就是个榆木脑袋。

她不由得想起了莫汐。

那个莫汐也是因为这样才喜欢上叶南弦的吗?

这个男人还真的是招蜂引蝶呀。

能不能找个头罩把他的脸给蒙上?也免得那么多的女人前赴后继的生扑上来了,。

沈蔓歌简直无奈极了。

她踩着小碎步走了出去,直接敲了敲车门,虚弱的说:“叶南弦,我疼。”

叶南弦猛地睁开了眼睛,眼底都是担忧。

“没上药?张音在干吗呢?”

说话间他直接打开车门跳了下来。

沈蔓歌看他的眼神变了。

叶南弦这一刻才恍然察觉到自己被沈蔓歌给算计了,有些无奈的摸了摸鼻子。

没办法,他太在意沈蔓歌了,一时间没去想别的。

“装,继续装。怎么不装了呀?”

“都被老婆大人识破了,再装下去就不像样子了。”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嗯哼了一声。

“是么?那你说怎么补偿我吧。”

“你说,只要你说我就做。”

叶南弦宠溺的看着沈蔓歌,双手轻轻地环住了她的腰。

沈蔓歌就势倒在了他的怀里,笑的有些狡黠。

“我在莫然面前好像说过了,你还欠我一次告白。”

“别闹。”

叶南弦的脸色顿时有些僵硬。

让他穿着女装站在这里向他告白?

杀了他吧。

这里的驻军可有很多人曾经是他的战友,是他的部下。让他们看到自己穿着女装向沈蔓歌表白,这一世英名岂不全毁了?

沈蔓歌却不依。

“怎么?你想赖账?”

“没有,不过咱们能不能等回去的?”

叶南弦有些无奈的为自己争取最后的利益。

沈蔓歌却摇着头笑着说:“不!我就要你在这里!你别扭什么呀?当时可是你自己这么说的。而且这里是南非,又没有人认识你是寰宇国际的总裁叶南弦,你怕丢什么脸么?”

叶南弦郁闷的想死。

这里是没有人认识他是寰宇国际的总裁,但是很多人认识他是叶首长好不好?

真的好丢脸的!

求老婆大人放过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