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安心里盘算着,双手敲击着键盘,已经把刚才的痕迹给完全的清理掉了。

林青接到傅晞宸给的消息之后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就要离开,却想到了叶梓安给自己吓得死命令。

萧韵宁自然看到了林青的表情,她是个很敏感的人,顿时察觉到了什么。

“梓安的消息?”

“不是。”

林青的回答萧韵宁并不相信。

“告诉我是不是梓安的消息?”

“萧小姐,真不是,是傅少发给我的,让我帮忙调一些人过来帮忙。”

肾源被盗,整个军区医院风声鹤唳的,特别是这么多士兵都在,居然没有看住肾源,让上面对此很不满意,所以所有人都严阵以待的加紧巡逻。

这个时候叶家的保镖过来帮忙也无可厚非,但是叶梓安是叶家的家主,如果没有叶梓安的命令,光靠傅晞宸的命令林青肯定是不会听的。

所以叶梓安给林青下了命令这是事实。

能够联系叶青却没有时间对她说上几句话吗?

萧韵宁的心口有些难受。

正想着,傅晞宸就把和叶梓安的聊天截图发了过来,上面叶梓安需要傅晞宸转达的话清楚地出现在萧韵宁的眼前。

他说“等他回来!”

他说让她安心手术。

萧韵宁的心突然就定了,稳了。

她将截图保存下来,然后笑眯眯的对林青说:“你先去忙吧,不用管我,我在这里不会出事儿的。”

“我就在外面,萧小姐,我打个电话就可以了,你有事儿叫我。”

林青丝毫不敢怠慢。

萧韵宁点了点头。

林青走了出去,快速的联系了叶家保镖,用他们特殊的暗语将叶梓安的交代给说了一遍。

叶家这边要动用什么人自然不是什么秘密的事儿,所以林青把人给分成了三部分,帝都这边一份,海城一份,还有一分去了墨家。

这三队人出来之后,林青才和暗夜的人交代让他们秘密到达叶梓安指定的地点。

叶梓安一个人躺在床上养精蓄锐,脑子里却一直回放着叶睿暗算他的一举一动。

他愈发的肯定叶睿肯定还有另外的身份存在着,不然白廷议这么隐秘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的?

而且还能猜出他在查白廷议?

就算是作为哥哥想要帮他,这消息也未免太及时了吧?

如果不是特殊部门的人,那只能说明叶睿的势力很大,大到让人细思极恐的地步。

叶梓安的脑子不断地运转着,门外的保镖却怎么都淡定不了了。

他是什么身手他们都知道了,叶梓安如果真的要走,这些人未必能够留得住。

想起叶睿临走前说的药水,其中一个男人连忙找出来握在手心里。

“大少说了,实在不行就让二少沉睡。”

那个人吞吞吐吐的,仿佛在寻找同盟军,但是屋子里一直很安静,安静地让人有些心惊。

“你去看看二少是不是还在?”

拿着药水的男人用胳膊肘捅了捅身边的男人。

身边的男人看了他一眼说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鬼主意?想让我去送死,门儿都没有!要去咱俩一起去,回头真的出了事,你以为自己还能躲出去不成?”

先前的男人一想,也是。

他们两个作伴进了叶梓安的房间,可是窗户大开着,叶梓安早就不见了踪影。

他们的脸色瞬间惨白惨白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