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我住口!不然的话我让胡亚新没命看到明天的太阳!我要是被天打五雷轰了,也得拉一个垫背的!”

刘峰的话总算是让宋文琦闭了嘴,不过宋文琦的眼神却阴冷无比。

“你最好祈祷我媳妇没事儿,否则我不建议做出点什么有违人伦的事情来。”

这个有违人伦的事情是什么他倒是没说,但是在场的没有人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就是说真的逼急了宋文琦,他很有可能会手刃刘峰。

叶南弦见他如此激动,连忙上前一步说:“我老婆孩子在哪里?”

刘峰这才正眼看了一眼叶南弦。

“我想要干的事儿你最好别插手,不然的话……”

“如何?”

叶南弦的气势全开,倒是比刘峰不分上下。

刘峰微微皱眉,仿佛没有意料到叶南弦有软肋在他手里还如此嚣张,不由得冷笑一声说:“看来叶总也没有外界传言的那么爱老婆嘛。”

叶南弦对他的话懒得回应。

就在这时有人快速的跑了进来,趴在刘峰的耳边低声说:“刘爷,那个沈蔓歌和那个小鬼跑掉了。”

“什么?”

刘峰诧异不已。

这里看守严密,沈蔓歌一个女人加上叶梓安那么一个小屁孩怎么会逃掉?

不对!

他们肯定还在这宅子里!

“找!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人给我找出来!”

这话一出,叶南弦和宋文琦可算都明白了。

宋文琦冷笑着说:“卑鄙无耻的利用女人孩子来威胁,怎么?现在踢到铁板了?你把我表妹和外甥弄哪儿去了?刘峰我告诉你,今儿你要是不能全须全尾的把人带到我面前,我就搅得你这里天翻地覆,鸡犬不宁,不信你就试试。”

叶南弦的眸子也沉了几分。

“刘峰,人是你从我别墅带走的,现在人不见了,你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法?你不让我插手,抓了我老婆儿子,我们可以谈判,甚至还有可以谈拢的机会,毕竟我叶南弦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别人的事儿还轮不到我搭进去我的老婆孩子做代价。可是如今我的老婆孩子人呢?”

刘峰怎么也没想到本来自己胜券在握,现在居然成了如此尴尬的局面。

可恶!

一个女人和孩子都看不好,那些人都是废物吗?

“所以现在叶总是打算和我作对了吗?”

“那要看我妻子儿子如何才能论,如果他们有任何的损伤,那就不是作对这么简单了。我可以毫不客气的说,平了你这里也没人敢说什么。”

叶南弦霸气侧漏。

刘峰的脸色简直不能再难看了。

就在这边男人为了沈蔓歌和叶梓安争论不休的时候,沈蔓歌和叶梓安倒是有些迷茫。

两个人利用通风口爬出了房间,可是却不知道在哪里下去,下面全都是保镖,现在更是地毯式的搜索着,就为了找到他们俩。

叶梓安看着下面,低声说道:“妈咪,我们要躲在这里多久?”

开始两个人在卧室里还算可以,但是沈蔓歌却有了一丝别的想法。来这里是为了找到刘峰的什么把柄的,所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所以才和叶梓安将计就计的进来了,如今被困在房间里可不行。

她想起了之前的事儿,通风口是个好地方,一般人很少会关注这里,但是因为通风口都是连着各个房间的,所以在上面几乎可以毫不费力的把所有的房间探查清楚。

这里的房间那么多,要是在地面上找估计费点劲儿。

下面的人还在穿梭着,沈蔓歌和叶梓安趴在上面有点腿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