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只有保证我的安全我才能说,不然我死也不会说的。”

“你以为到了现在还有你选择的权利?”

叶南弦的眸子沉了几分。

这个徐克倒是有几分胆子,居然敢威胁他们!

“张音!”

叶南弦话音刚落,张音就带着一个小盅走了过来。

这个东西徐克是认识的,当初他也是因为好奇才看到那个人从这个小盅里面拿出了一条五彩斑斓的虫子,然后取出了虫卵让他们喝了,结果呢?

这些年自己被这个东西折磨的人不人鬼不鬼的,偏偏还生不成死不就的,那撕心裂肺的痛苦简直让人望而却步。

徐克不由自主的哆嗦着。

“别,不要!我说,我什么都说。、”

他在也承受不了那种痛苦了。

徐克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说:“我在这里有个酒吧,虽然说是酒吧,不过也算是一个情报收集站,里面有靓男美女好多,都是用来吸引客人并且套取情报的。酒吧下面有个地下室,宋文琦就被关在那里。不过我告诉你们也没用,宋文琦不是我的人在看管,他们很厉害的,你们未必能够靠近的了。”

叶南弦和沈蔓歌的眸子瞬间就亮了起来。

“酒吧名字。”

“永恒。”

徐克战战兢兢的说了出来。

叶南弦一个手势,顿时有人出去找人去了。

“我也去。”

沈蔓歌转身就走,却被叶南弦给拽住了。

叶南弦看着徐克,继续问道:“胡亚新在吗?”

“不在,我们是不可能把一对夫妻关在一起的,这样他们会商议着逃跑,毕竟夫妻间的默契我们外人不懂。”

到了现在这个时候,徐克已经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沈蔓歌这才明白叶南弦把自己留下的意思了。

宋文琦要救,胡亚新也要救,而他们还要从徐克口中得知更多的事情,现在的徐克身体里会不会还残留着另外的虫卵他们还不知道,所以只能争分夺秒的从徐克口中得到更多的消息才行。

想通了这一点,沈蔓歌倒是坐了下来。

看到这一幕,徐克不由得愣住了。

“你们不去救人?”

“该问的还没问完,不着急。”

叶南弦也坐了下来,冷冷的说:“什么时候盯上胡家的?李俊池家族的覆灭是不是你在后面推波助澜?”

想到徐晓笙,叶南弦不免把徐克和李俊池当年的事情联系在了一切。

徐克显然没想到叶南弦会问的这么直接,本来还想着要怎么样才能完美的半真半假的说出点什么,就听到叶南弦说:“别对我撒谎,不然我真的不介意让你尝尝小盅里面的东西是什么滋味,你要知道,这世界上能下蛊的人可不止那么一两个。你如果真的对我有研究的话应该明白,我是张家寨的寨主,我的亲生母亲可是张芳。”

这话让徐克的身子再次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一下,他好像想到了什么,喉咙滚动着,却也知道自己现在有些事儿已经由不得自己说不说了。

“我说,当年李家的事儿确实和我有关系。”

徐克刚说完这句话,整个身子不由得抽。动起来,并且越来越快,而嘴角也冒出了白沫,样子看起来吓人极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