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睿其实没有睡得多么安稳。

这些日子以来所承受的一切,让他根本无法好好入眠。

在沈蔓歌离开后不久,叶睿就醒了,下意识地爬了起来,却看到沈梓安坐在床边,一时间有些微楞。

“你怎么在这儿?”

“我怕你睡过去。”

沈梓安低声说着,然后站了起来给叶睿倒了一杯水。

叶睿有些受宠若惊。

以前都是他给沈梓安倒水的,这么高冷的沈梓安一下子接了地气,他多少有些不太习惯。

“拿着啊!”

沈梓安看到叶睿傻愣愣的看着自己,以为他被打傻了。

叶睿连忙接了过来,傻乎乎的笑着。

“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感觉家里有你真好。”

叶睿的话让沈梓安有些无语了。

他走到门边,打开房门看了看,见沈蔓歌他们都在楼下说着什么,没人注意这边,这才关上门,甚至上了锁,然后来到了叶睿的身边坐下。

看到沈梓安做这些,叶睿多少有些好奇。

“你干什么?”

“和你说个事儿。”

沈梓安一脸神秘的样子,让叶睿的好奇心不由得勾了起来。

“什么事儿啊?”

沈梓安看着叶睿,好像在考虑着要不要说,那纠结的样子看着叶睿也纠结起来。

“你到底要说什么?”

“咱们离家出走吧。”

沈梓安的话把叶睿给吓了一跳。

“离家出走?你疯了?”

“嘘——”

沈梓安连忙捂住了叶睿的嘴巴,低声说:“你还要留下来吗?你瞧瞧你这一身伤,现在虽然有奶奶和我爹地罩着你,可是你爹地终究是你爹地,回头他要带你走,我们能说什么?总不能不让你跟着你爹地走吧?可是你跟着他回头又得受苦了。”

叶睿的眸子顿时暗了下来。

“可是他是我爹地啊,我又不能不听他的,况且他也是为了我好。有叔叔说爹地对我这是恨铁不成钢。”

“屁!我们可以自学成才啊!还记得以前的教练么?我们不一样也学得很好?你爹地就是有病。你再这样下去会被打死的。到时候我就没有兄弟了。”

沈梓安的话让叶睿多少有些沉默了。

说实话,他也不想跟着叶南方回基地的。

基地太苦了。

而且叶南方对他要求太严格,定的那些训练项目,他没有一个能够完成的。

“我自己走还可以,你如果和我一起走了,大伯和妈咪会伤心着急的。”

叶睿看着沈梓安,他知道沈梓安和他不同。

叶南弦和沈蔓歌简直把他当成手心里的宝儿。

沈梓安却无所谓的说:“没事来,我会给他们留下一封信的。”

“你想去哪儿啊?有目标了?”

叶睿看着沈梓安,看着他眼底闪烁着的光芒,顿时想起来,沈梓安从来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也就是说他早就想好路线了?

沈梓安嘿嘿的笑着,拿出了一张名片说道:“看,这是射击俱乐部。据说里面都是真家伙。我今天在游乐场碰到这个人了,他和妈咪说,只要我进去,绝对能把我训练成神枪手的。你也知道,我很喜欢这个,你的枪打得也不错,我们可以一起去这里的。而且这里应该是管吃管住的,我们不用再外面风餐露宿。况且我还有一些零花钱,可以够我们用的了。”

叶睿看到名片,微微皱眉的说:“靠谱吗?”

“去看看不就知道了?要真的不靠谱,凭着咱俩的聪明才智,肯定会逃出来的。安啦。你要是不走,我可就一个人走了,不过咱们可说好了,我走了之后你不许和我妈咪爹地说我去了哪里,知道吗?”

沈梓安说着就十分小心的吧名片给收了起来。

叶睿看着沈梓安一副真的要走的样子,不由得有些动心。

他现在浑身都疼,虽然上了药,但是如果明天爹地离开叶家老宅的话,是不是他也要跟着走呢?

回到了基地,还要日以继夜的承受着那些训练,甚至还有可能挨打。

与其这样,还不如跟着沈梓安去这个什么射击俱乐部,到时候他好歹也会学一技之长。

想到这里,叶睿低声说:“我们什么走啊?”

“今天晚上。本来我打算多等些日子的,可是明天叔叔要是离开,势必带你走。那个时候我想要再去找就难了。所以你考虑好,要不要和我走?你放心好了,我会罩着你的。”

沈梓安十分仗义的拍着叶睿的肩膀。

叶睿多少有些疼,不过脑子却活了。

“我和你一起走!”

叶睿不想再过叶南方给自己安排的生活了,况且他真的很努力了,可是一直都达不到叶南方的要求,这一点真的太打击人了。

沈梓安听到他这么说,立刻就高兴了。

“那我回去收拾东西。”

“收拾什么?我们带着银行卡不就行了?”

叶睿的话引来沈梓安的白眼。

“你傻呀?一旦我们刷卡了,他们不就知道我们在哪里了吗?我们只能带现金。”

“对哦,我怎么没想到。”

叶睿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说道,“可是带现金的话要带好多哦,万一被抢了怎么办?”

“你放心吧,我有办法的!”

沈梓安神秘兮兮的说着,然后低声说:“你给我放风,我回我房间收拾一下东西。”

“好。”

叶睿和沈梓安爬下了床,偷偷摸摸的出了卧室,看到大人们还在客厅聊着,这才轻手轻脚的进了沈梓安的房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