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南弦的心狠狠地被刺疼了。

曾经他是沈蔓歌最重要的人,现在却变成了其他男人了吗?难道自己和沈蔓歌之间真的就完了吗?

沈蔓歌不是没看到叶南弦眼底的受伤神色,只是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能怎么解释,解释了又能如何呢?

她只能看着叶南弦,眼神复杂。

叶南弦最终是下不去手了。

在沈蔓歌如此的眼神下,他还能对蓝熠做什么的话,简直就太那什么了。

蓝熠却不管三七二十一,从沈蔓歌身后爬起来,直接朝着叶南弦就是一拳。

从小到大,他打架还从来没有这么吃亏过。

叶南弦本来已经不想和蓝熠计较了,奈何这个男人不知死活,再次挑衅自己。

这一次,叶南弦直接踹飞了蓝熠。

“啊!”

蓝熠痛呼一声,甩出去一百多米远。

沈蔓歌有些埋怨的看了叶南弦一眼,然后连忙跑向了蓝熠那边。

“哎呀哎呀,我的肋骨断了!担架!我需要担架!不行了,好痛!”

蓝熠龇牙咧嘴的叫喊着。

沈蔓歌见他如此难受,连忙扶住了他。

蓝熠再次作死的把头靠在了沈蔓歌的肩膀上,并且紧紧的搂住了沈蔓歌的腰,委屈的喊道:“疼疼疼!我疼!”

沈蔓歌十分抱歉。

对她来说,叶南弦还算是自己人,如今叶南弦把蓝衣打成这样,她怎么和蓝灵儿交代?怎么对得起蓝熠这一个多月来的照顾?

叶南弦看到蓝熠这个样子,真恨不得再次将他打趴下。

这小子绝对是故意的!

看着沈蔓歌如此吃力的搀扶着蓝熠,叶南弦走上前去。

“你干嘛?我告诉你哦,我现在是伤残人士,你把我打坏了,我爹地不会放过你的。”

蓝熠像个孩子似的说着。

叶南弦冷嘲热讽的说:“你是三岁孩子吗?”

“什么意思?”

“这么大了还告状,你也算个男人?”

叶南弦把不久前蓝熠嘲讽他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蓝熠。

蓝熠气的满脸通红,奈何打不过眼前这个男人。

他突然靠在了沈蔓歌的怀里,委屈巴拉的说:“沈姐,他欺负我。”

“幼稚。”

叶南弦再次给了他一个白眼,然后将他一把从沈蔓歌的怀里拽了出来,然后架在了肩膀上就朝医院前院走去。

“哎哎哎,你慢点,我疼!你这个人到底会不会扶人呀?”

蓝熠继续嚷嚷着。

叶南弦只是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不是因为怕累着蔓歌,你以为我乐意扶你?”

“算了吧,你还不是因为吃醋?你怕我趁机占沈姐便宜吧?都是男人,谁不知道谁呀。”

蓝熠说的有些多有经验似的。

叶南弦没有反驳。

沈蔓歌看着刚才还打的难解难分的两个人现在突然间和好了一般,一时间无法理解男人之间的行为模式。

不过见他们两个走远了,沈蔓歌快速的跟了上去。

医生刚从叶梓安的病房里出来,就看到叶南弦搀扶着蓝熠从后院进来了。想起叶梓安的话,医生顿住了脚步。

“叶总,需要帮忙吗?”

“给他看看。”

叶南弦把蓝熠交给了医生。

医生看了看叶南弦,发现他没有受伤,随即笑了笑,接过了蓝熠。

蓝熠不死心的朝着身后喊道:“沈姐,你要陪着我哦,我怕打针。”

沈蔓歌连忙点头,却被叶南弦直接拽住了胳膊带了出去,一边走一边对蓝熠说:“你该断奶了。”

“叶南弦,你混蛋!”

蓝熠气的咬牙切齿的,奈何对叶南弦不能做什么,只能任由着医生把他带进了急救室。

沈蔓歌被叶南弦抓住双手的时候,下意识地开始挣扎,却听到叶南弦说道:“要想离婚,最好现在听我的。”

沈蔓歌的动作顿时顿了一下,然后就安静了。

这本来是叶南弦想要的效果,但是看到她真的这么听话,叶南弦的心底窜起了无名火,在想起她和蓝熠之间的亲密,那火气发不出来,差点把他自己给烧着了。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离婚?”

沈蔓歌再次顿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叶南弦的脸色十分难看。

“如果我说我后悔了,我不想离婚了呢?”

沈蔓歌猛然抬头,好像没想到叶南弦会这样说一般。

叶南弦苦笑着说:“别这么看着我,对你我一直都没有原则。我想过你会因为你奶奶的事情跨不过不去这道坎,所以你要离婚,我成全你。但是我答应离婚不代表我会放弃你。我知道让你重新接受我很难,不过我不怕,我还有一辈子的时间等待你回头。但是蔓歌,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你和别的男人亲密。你是我的!”

他激动地一把握住了沈蔓歌的肩膀,力道之大,让沈蔓歌有些疼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