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蔓歌皱了皱眉头,打着手势说道:“我和你离婚,与别人无关。”

“我不同意,我反正后悔了,我就是不讲信用了。我自己的妻子,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要离婚?为什么好好地一个家要四分五裂?就算是你跨不过去这个坎儿,就算是你一辈子都不能和我正常的在一起,我也要我们之间的夫妻名分。只要你冠着我的姓氏,对我来说就足够了。”

“你怎么那么无赖?”

沈蔓歌气的连忙打手势。

叶南弦看懂了,却笑着说:“不无赖,老婆就没了。这件事情我有责任,但是你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在你心里,我到底是不是你丈夫?”

沈蔓歌顿时沉默了。

打电话?

是啊,当时为什么不在第一时间给叶南弦打电话?

或许就因为方言的话,让她想要迫切的证明自己离开了叶南弦也可以将事情处理的很好,可惜的是,她处理的一团糟。

沈蔓歌低下头不说话,叶南弦也不好为难她。

“我知道梓安的事情你很生气,我也很难过。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睿睿和梓安在一起或许会好一点,你还是把睿睿留在这里吧,陪着梓安,你也可以腾出时间去找房子。如果你可以接受我的房子,那么你搬进去,我马上就可以给你钥匙。”

听到叶南弦这么说,沈蔓歌下意识额摇头。

“不需要,我想一个人住。并不想要你。”

这话说得有些伤人了。

沈蔓歌明显的看到了叶南弦眼底受伤的表情,不过她装作没看见。

不能心软。

“还有,我要离婚!如果你不答应,我会找律师起诉离婚,到时候闹的太难看,你别怪我。睿睿我会让他在这里陪着梓安一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做出什么事情。如果我发现梓安和睿睿不见了,叶南弦,这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

沈蔓歌打着手势说着。

叶南弦苦笑地说:“说的好像你现在可以原谅我一样。”

沈蔓歌气的转身就走。

叶南弦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说道:“好好好,我答应你,我不带他们离开,我保证。”

说着,他伸出手发誓。

沈蔓歌这才缓和了一下情绪,然后甩开了叶南弦的手,去了叶梓安的病房。

看着沈蔓歌离去的背影,叶南弦再次叹息起来。

怎么样才能留住沈蔓歌呢?

他的头再次疼了起来。

叶南弦连忙拿出了药吃了上去,不过貌似作用不大。他不得不快速的离开医院,去车上等着这一波疼痛过去。

沈蔓歌见叶南弦没有跟来,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不离婚了?

那怎么办?

唉!

沈蔓歌叹息着走进了叶梓安的病房,却看到叶梓安和叶睿两个小脑袋齐刷刷的看着平板电脑。

“快快快!这里这里!”

叶梓安急的要命,叶睿却只是沉稳的操作着。

“下面,下面,对对对!”

叶梓安比较活跃,相比较叶睿比较安静,但是两个人玩游戏配合的十分默契,而叶睿的嘴角也时不时地扬起,挂着一丝微笑。

沈蔓歌看到这一幕,不由得欣慰的笑了笑。

看来,让叶睿和叶梓安在一起还真的是有好处的。

这一刻她多么希望自己可以发出声音,和他们一起玩耍,一起疯闹,让叶睿彻底的好起来。

“哎呀!死了!”

叶梓安有些郁闷的往后一靠,顿时发现了沈蔓歌。

“妈咪!你怎么来了?老叶没受伤吧?”

叶梓安这话问的沈蔓歌心里有些发酸。

看来在叶梓安的心里,叶南弦还是放在第一位的。

也是,这些日子以来,叶梓安和叶南弦之间的父子关系有了很大的改进,即便叶梓安埋怨叶南弦没有保护好沈蔓歌,但是在叶南弦和外人的情况下,他还是第一时间想着叶南弦的。

沈蔓歌笑着摇了摇头。

叶睿抬起头,顿了一下,才开口说道:“蓝叔叔呢?”

“在急救室。”

沈蔓歌打着手势说完,猛然愣住了。

“你能开口说话了?”

沈蔓歌太激动了,以至于手势都差点打错了。

叶睿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看到叶睿这个样子,沈蔓歌的眼底划过一丝激动地泪水。

“妈咪,让哥跟着我,没有好不了的,放心好了。”

叶梓安小大人似的拍着自己的胸脯。

沈蔓歌不知道叶梓安什么时候开始叫叶睿哥的,但是这一刻她真的很感动。

她走到叶梓安面前,摸了摸他的头,给他点了个赞。

叶梓安有些失落的说:“妈咪,你的嗓子好不了了吗?你看,哥都能开口说话了,你也可以的对不对?”

沈蔓歌突然顿住了,心口仿佛划开了一道口子,鲜血直流。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