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老太太激动的样子几乎要那什么东西把沈蔓歌给打出去一般。

看到这样的情景,霍震霆有些惊讶。

“妈,你说什么呢?”

“你给我闭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理那点小心思,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这样的子孙我们霍家不稀罕。你大哥在天之灵也不会怪我们的。”

霍老太太冷眼怒目的瞪着霍震霆。

沈蔓歌觉得整个人都是懵的,特别是老太太这么大的火气简直让她猝不及防。

“就算是我让我妈冒险了,那也是在我可控范围之内的。我不明白,你这么针对我,看不惯我,到底是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问为什么?你看看你都把你妈逼走了!她承受了这么多,是死是活都不知道,能不能想得开也不知道。就算她从小没有抚养过你,好歹生过你吧?就算是看在你母亲的面子上,你怎么好意思这样针对薇薇丫头?她那么的善良,柔弱,你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霍老太太直接把信扔到了沈蔓歌的面前。

沈蔓歌很想反驳说余薇薇到底哪里柔弱哪里善良了?不过听到萧爱走了,她连忙拿起了书信看了起来。

这不是她第一次见到萧爱的字迹了,可是从来没有这么一次这么心痛过。

萧爱把自己的一生给回忆了一边,觉得自己做什么都是失败的,所以她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安度晚年,让沈蔓歌别找她了。至于对余薇薇的惩罚,她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不用顾忌她的感受。

沈蔓歌的眼睛渐渐地湿润了。

叶南弦见她这样,不由得心疼了。

“没事儿,我们可以派人去找找看,这个时间可能没走多远,应该都有记录的。”

“不用了,这是她的选择。”

沈蔓歌已经看出了萧爱心底的感觉,她这次受伤太重,反省过甚,恐怕自己想不明白是不会跟着她回来了。

将书信装了起来,沈蔓歌看了看霍老太太。

这个老人是她拿着自己的孩子去换回来的,本以为可以阖家欢乐,可是没想到的是她宁愿相信一个外人也不相信她这个亲孙女。

就算再怎么热忱的心,此时也不免有些冰封了。

“您老人家今天记好了您说的话,从现在开始,霍家的大门我是一步都不会再进了,就算有一天您求着我,我都不会回来了。”

沈蔓歌这话说得决绝,一时间让霍老太太多少有些难堪,不过她还是咬着牙说:“滚!我们霍家不稀罕你这样的子孙。”

“霍老太太,你最好别后悔,不过后悔也没用了,从现在开始,蔓歌和你们霍家不在有任何关系。”

叶南弦说完,直接带着沈蔓歌转身就走。

霍震霆立马着急了。

“南弦,蔓歌,你们等等。老太太现在脑子有点不清楚,你们等我……”

“霍震霆,给我回来!我还没死呢!这个家我还做得了主。”

霍老太太见霍震霆要去追沈蔓歌,顿时就火了,那气势不亚于七八级地震。

沈蔓歌的嘴角扬起一抹苦笑,再也没有任何言语的离开了霍家。

这里曾经是她最想着回来的地方,她本以为这里有她的天伦之乐,可是现在看来,这里和她八字不合,终究是没缘分走进来的。

走出了霍家,沈蔓歌对着霍振峰的方向鞠了一个躬,然后什么话也没说的上了车。

叶南弦知道她心情不好,低声说:“我听说城东有一家好吃的西餐厅,刚开的,要不我带你过去吃点?”

“不想吃。”

沈蔓歌知道叶南弦在想着法的逗她开心,但是现在她的心情真的高兴不起来。

叶南弦又说:“听说商场上了新款的衣服了,你要不要去看看?今天我免费给你做苦力?”

沈蔓歌依然摇了摇头。

就在这时,叶老太太给沈蔓歌打了电话,让她没事儿回去陪陪她这个老婆子。

沈蔓歌这次推辞不了,只能和叶南弦强打着精神去了叶家老宅。

沈梓安看到沈蔓歌的时候打了一声招呼,沈落落直接扑进了叶南弦的怀里。

“爹地,我好想你哦!”

“是么?来,香一个。”

叶南弦一把将沈落落举了起来,吧唧一声亲了沈落落一口。

父女俩立马上演了一幕父慈子孝的画面,看的沈蔓歌的唇角总算是扬起几分。

好在,她还有叶南弦,还有孩子们,还有疼爱自己的婆婆。

沈梓安懂事的给沈蔓歌倒了一杯水递了过来。

“妈咪,喝点水吧。”

“谢谢梓安。”

沈蔓歌结果水杯,来到了叶老太太面前。

“妈,今天感觉怎么样?”

“还是那个样子。对了,我刚买了几盆花,你陪我到花房看看?”

叶老太太的提议让沈蔓歌微微点头。

“好!”

她把水杯放下,孩子们交给了叶南弦,自己则推着叶老太太去了花房。

叶老太太喜欢花,这件事儿沈蔓歌也是才知道不久。叶家本来就有花房,以前都是佣人管着的,现在都是老太太闲着没事儿每天浇浇水,松松土,实实肥什么的,日子过得倒也充实。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