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这是刚进口的绿色牡丹,怎么样?好看么?”

叶老太太把一盆好看的绿色牡丹挪到了沈蔓歌的面前,一脸献宝的问着。

沈蔓歌对花不是很懂,不过却也不忍心弗了老太太的好心情,只能点头说:“好看。”

“这种牡丹据说嫁接很困难的,前期要很多种牡丹实验的。”

叶老太太拿出了剪刀,开始修理叶子。

沈蔓歌在一旁看着,有点像瞎子听雷,不过依然听得十分仔细。

叶老太太见她这样,不由得叹息了一声说:“人这一辈子啊,就像这花枝叶上的叶子,很多时候,叶子烂掉了,就得剪掉。要不然都在一棵盆栽上,是不是影响美观?”

“嗯!”

沈蔓歌点了点头,随机感觉到叶老太太这句话说得好像很有深意。

她不由得看了叶老太太一眼,叶老太太只是对她笑了笑说:“你是个聪明的姑娘,自然懂我的意思。人生在世,喜怒哀乐都是跟随者自己的,你不能让情绪左右了你的心情,而是要自己去调节情绪。你要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你要的东西不能太多,毕竟人不能太贪是不是?”

沈蔓歌顿时心里微微一动。

“妈,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了?”

“我该知道什么么?”

叶老太太那双睿智的眸子让沈蔓歌有一瞬间的呆愣,不过却又很快的反应过来。

“我知道了,妈。”

“来,我教给你怎么修剪叶子,怎么松土。这花呀,和人是一样的,只要你全心全意的对它,它就会开出最好看的花给你看。你想想是不是这么个理?”

沈蔓歌的心顿了一下,不由得问道:“如果你用尽心思的对这株花,它依然开不出你想要的花朵呢?”

“那就放弃啊。全天下这么多的花种类,何必一棵树上吊死?”

叶老太太说着,直接拿起剪刀剪掉了一根枝叶。

沈蔓歌微微一愣。

“可是如果这株花是你非常喜欢的呢?”

“就算在喜欢,它不属于你又能怎么样?世间万物都考一个缘分。有缘分自然会走到一起,没缘分,强留也留不住,何必让彼此都难过呢?有时候,退一步海阔天空。”

听着叶老太太的话,沈蔓歌的心豁然开朗。

是啊!

和霍家的缘分不是她说了算的。

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她就被送出了霍家,是不是就意味着她和霍家没缘分?

如今兜兜转转的,虽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依然不能喝霍家人相处好关系,或许这就是她的命。

沈蔓歌刚才因为霍老太太的那些举动而不快的心情顿时烟消云散了。

她即便没有霍家,还有沈家,还有叶家,还有一对可爱的儿女不是么?

她是幸福的。

她的幸福不需要再加上霍家来衬托。

对于霍家,她已经做到了最大程度的诚意和让步,依然没有达到自己想要的结果,或许是真的没缘分。

既然没缘分,何必强求?

这样的结果或许是最好的结果!

沈蔓歌想通了这一切,笑着对叶老太太说:“妈,我觉得你有时候像一个智者。”

“我就是一个老太太。”

叶老太太淡笑着,眉目慈祥,让人觉得十分温暖。

“你也不是一个一般的老太太,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母亲。”

沈蔓歌轻轻地搂住了叶老太太的脖子,像个女儿似的在她身边撒娇,弄得老太太开心不已。

“你少糊弄我。别以为这样就可以不帮我干活了。去,把那边的那盆杜鹃给我松松土去。”

“好嘞!”

沈蔓歌卷起了袖子,开始干活。

两个人在花房呆了一个多小时才出来,出来的时候沈蔓歌的脸色明显的好了很多。

叶南弦觉得挺神奇的,不由得问道:“妈,你们在里面干嘛呢?”

“女人的秘密,你问什么问?”

叶老太太白了他一眼,逗得沈蔓歌笑得特别高兴。

“我让黄妈准备午饭,今天说什么都得在家里吃。”

叶老太太发话了,沈蔓歌和叶南弦自然不会说什么,孩子们也特别高兴。

沈蔓歌陪着老太太又去了书房,沈落落缠着叶南弦缠累了,一个人跑去玩积木去了。

叶南弦嘱咐着沈梓安照看着,自己拿着电话去了阳台。

“宋涛,帮我查一下萧爱今天早晨几点出的海城,去了哪里。我需要知道她的确信行踪。还有,从今天开始,关于霍家的任何事情都不要和蔓歌说了。霍老太太今天已经把蔓歌逐出霍家了。”

他这话说得十分小声,却没看到身后有一道小小的人影跟随,将他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加我

”jzwx123”

微x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style="display:none">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