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蔓歌的心理不由的有些高兴。

或许沈爸爸说的是对的。

叶南弦从小高高在上的,又是个直男,可能真的不理解女人的心理也无可厚非。

况且他能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降低自己的骄傲来求得自己的原谅,沈蔓歌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该适可而止了。

不管怎么说,沈爸爸说的是对的,叶南弦不管怎么说,从根本上还是为了她和孩子们着想的。

沈蔓歌不断的给自己做着心里建设,然后接通了叶南弦的电话。

“你去哪儿了?我给你打电话你都没接。爸让你晚上回来吃饭,你抽个时间回来。”

沈蔓歌直接开了口,并不给叶南弦说话的机会。

叶南弦微微一愣。

他显然听出了沈蔓歌话音里的原谅,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声音和语调还是轻快地。

如果是不久前,叶南弦会非常高兴的,但是现在,他的心情有些沉重。

“恐怕不行,我得出差。”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出什么事儿了吗?”

她有些担心。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受害者,在沈落落被绑架的事情上,她觉得叶南弦做的太过分,但是现在想想,叶南弦每天事情那么多,自己又帮着他分担了多少?

想到这里,沈蔓歌不由得有些内疚。

或许自己真的太在意一些什么东西了。

叶南弦低声说:“海外的风投公司出了点问题,我得马上过去处理一下。”

“需要去多久?必须你亲自去吗?宋涛去不行吗?”

沈蔓歌现在真的不想离开叶南弦。

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突然间分离,让她有些不太习惯。

其实五年前,叶南弦也是天南地北的跑的,也是经常做空中飞人。只是五年后他们在一起之后,叶南弦一直守在她的身边,让她习惯了他的存在,这突然说要出差,沈蔓歌突然有些慌神了。

如果可以,叶南弦也不想离开沈蔓歌的,但是他……

他看着自己现在的身体,低声说:“这件事儿必须我亲自去处理,所以这段时间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多小心一些,我会和宋涛说,家里的人都听你调遣,你喜欢在沈家住就住,要是想回家就回去陪陪妈。现在外面的局面很乱,你没事儿就不要出门了。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去找霍震霆,我想他不会不管你的,或者去找宋文棋也可以。那个人虽然有点不靠谱,但是对你还是不错的,应该会全心全力的帮你。”

听到叶南弦说这些,沈蔓歌突然敏感的察觉到不太对劲。

“你为什么要这么说?要去很久吗?还是那边的事儿很难处理?你不是一向都不喜欢我和宋文棋来往吗?现在我怎么听你的话像是在交代什么?叶南弦,你有什么事儿瞒着我?”

沈蔓歌的直觉让叶南弦有些害怕。

“没有的事儿,我这是未雨绸缪,那边的事儿我也不知道会处理多久,我保证我会尽快回来。你别多想。如果可以,你知道的,我是不会在这个时候离开你和孩子们的。”

沈蔓歌听叶南弦这么说,顿时顿了一下。

“叶南弦,你有事儿可不许瞒着我。”

“我能有什么事儿?”

叶南弦有些气虚。

女人在这方面是不是也太敏感了一些?

沈蔓歌心理有些不安,低声说:“落落的事情我希望是最后一次。我知道你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我也是一个人,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附属品,更不是你养的金丝雀,我想要和你一起经历风雨,一起携手向前你懂吗?我要参与你的所有,我希望在你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我在你身边,是我陪着你的。我们是夫妻,是一体的,不管发生了任何事情,我都有知情权。叶南弦,你千万不要再有事儿瞒着我!”

叶南弦的心突然就难受起来。

他多想告诉沈蔓歌自己现在的情况,可是终究还是忍住了。

沈蔓歌现在的事儿太多了,况且她的身体状况也不是太好,好不容易沈落落的事情让她心情放松了,再知道自己的事儿可怎么受得了?

叶南弦在心里不断的告诉自己,这是最后一次。

只要他平安的度过这一次,他一定会好好地和沈蔓歌过下去,以后不管什么事情他都不会瞒着她了。

“你想什么呢?我能有什么事儿瞒着你?别胡思乱想了。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

叶南弦尽量的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沈蔓歌虽然还有些不安,不过却低声说:“那你一定别太拼了,有事儿给我打电话,对了,我还是回去给你收拾一下行李吧。”

“不用了,我已经让小紫收拾好了,那边的情况挺紧急的,我得马上走,来不及去看你和孩子们了。你和孩子们多保重。”

叶南弦的话让沈蔓歌有些遗憾。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