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想到这种可能,宋涛就更加不安了。

“好了,我们还是努力去找把,现在联系不上叶总,只希望太太吉人天相。不管怎么说,宋文棋如果插手了,或许还有一丝生机,他的路子比较野,或许能够找到太太的下落。”

宋涛现在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蓝灵儿却有些不太服气的说:“宋文棋那个人渣也就对蔓歌还不错,但是他说的也没错,叶南弦到底去哪了呢?除了这么大的事儿,谁都打不通他的电话,你说他会不会也出事了?”

“不会!他是叶总,他不会出事!”

宋涛直接回绝了蓝灵儿的猜测。

在他的印象里,就没有什么事儿是叶南弦所过不去的。所以叶南弦一定不会出事!

但是心理那股隐隐的担忧是怎么回事呢?

叶家老宅那边大过很多电话回来了,叶老太太也亲自过来询问了沈蔓歌的事情,沈梓安更是利用自己的电脑技术在寻找妈咪的下落,貌似每个人都在寻找着。

可是这么大的海城愣是没有沈蔓歌的任何下落。

霍震霆不敢惊动霍老太太,却也是动用了霍家的所有力量在寻找着。

这么多股力量都在寻找,可是为什么就是找不到呢?

上次沈梓安失踪的时候也是这样,但是那时候是张妈掌管着叶家,自然有张妈的残余势力在。

如今叶南弦已经完全的拔出了张妈的残余势力,还有谁能够这样悄无声息的带走沈蔓歌,并且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呢?

宋涛百思不得其解。

最有可能的就是钟素雪,但是钟素雪居然也失踪了,杳无音信。

所有人因为沈蔓歌的失踪而愁云惨淡。

沈蔓歌这边更是快要坚持不住了。

她从来不知道自己会是这样的死法。

她就像是一条离水的鱼,躺在地板上大口的喘息着。

地板很凉,她的身体仿佛在寒冰中度过,一阵阵的寒意让她一次次的陷入昏迷,又一次次的被冻醒了。

沈蔓歌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她真的很想很想叶南弦。

他现在在哪里呢?

会不会因为自己的失踪而着急不安?会不会已经回到了海城?回到了孩子身边?

她还有机会见到自己的孩子吗?

沈蔓歌觉得自己挺失败的,是谁绑架了她?是谁想要让她死?她居然一无所知。

居然要做个糊涂鬼了吗?

也不知道叶老太太怎么样,沈梓安怎么样了?沈落落会不会哭闹着找妈咪。

如果对方只是针对她的话,她死了也就罢了,可是如果针对的是叶家,是叶南弦,是她的孩子们,难道她就这么甘心的死去么?

不!

她不甘心!

可是现在四肢已经麻木了。

上午的时候还能再次滚动着身体,像个虫子似的蠕动着,但是如今,她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她感觉自己置身在冰窖之中,一阵热一阵冷的。

按理说,大姨妈三四天了,应该减少了不少,并且快要结束了才对,可是沈蔓歌敏感的发现,身体的血液好像不花钱似的一个劲儿的往外冒。

她的裤子,衣服已经都被染湿了,狼狈不堪,腥臭不已。

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如今这样窝囊的死去,简直太憋屈了。

沈蔓歌不由得笑了。

都到了这个时候,她居然还有心情调侃自己,也不知道叶南弦回头看到她这么脏污的身体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那个男人多少有些洁癖的,恐怕打死都不会相信自己的妻子会这般死去吧?

沈蔓歌突然想起了叶南弦的深情。

他说过要和她携手一生的,说过要带着她和孩子们出国旅游,环球世界的,看来这辈子是没机会了。

虚弱的感觉就像是灵魂出窍一般。

沈蔓歌已经感觉不到冰冷和痛苦,变得有些麻木了。

外面依然传来喧闹声,她已然分不清是白天还是黑夜了。

刚开始的时候她还奢望有人能够来救自己,不断的用头撞击着门板,以至于额头都撞破了,鲜血迷了双眼,然后血液满满的干涸。

如今却再也没有任何力气来折腾了。

或许她真的要死了。

沈蔓歌看着头上的天花板,上面的吊灯已经有了重影。

她从来没有仔仔细细的看过这个吊灯,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个吊灯好生熟悉i,仿佛在哪里见过一般。

可是脑子已经完全成了浆糊,再也想不出任何事情了。

她恍恍惚惚的好像看到了萧爱。

或许人在最脆弱的时候真的会非常想念最亲最近的人把。

沈蔓歌如此想着。

她又看到了沈妈妈,沈妈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着,那样子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沈蔓歌想要安慰来着,可是她已经没有力气了。

恍惚间,仿佛听到了门板在撞击,好像谁在叫着她的名字。

是幻觉吗?

人到了绝境的时候,总会产生幻觉的。

沈蔓歌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嘴里却不由自主的喊了叶南弦的名字。

“蔓歌!沈蔓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