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他不想说,沈梓安也不问了,只是安静地吃起了榴莲酥,不过却从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了一小瓶药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东西啊?”

宋文琦有些好奇的问着。

沈梓安说道:“杨帆叔叔给我的,说是对伤口愈合很有作用的,独门秘方,送你了,谢谢你昨天救了我妈咪。”

宋文琦笑了笑,也没矫情,直接将药膏打开了,当着沈梓安的面解开了衣服。

当沈梓安看到宋文琦肩膀上的伤口时,眸子有些微潋。

“宋叔叔,疼么?”

“不疼!大男人流血不流泪,怎么可能疼?来,臭小子,帮我上点药,我自己够不着。”

宋文琦对沈梓安是一点都不客气。

在他看来,这不仅是沈蔓歌的儿子,还是叶南弦的儿子呢。

他不用白不用。

沈梓安将榴莲酥放下,去洗了洗手,按照杨帆说的话开始给宋文琦上药。

“啊!”

宋文琦突然尖叫起来。

“臭小子你轻点啊1卧槽!这是什么药啊?怎么像辣椒水似的,火辣辣的烧得慌?你小子该不会是整我吧?”

宋文琦疼的浑身都抽抽了。

他已经很少承受这些痛处了。

沈梓安却淡淡的说:“大男人流血不流泪,这点疼算什么呀?宋叔叔这不是你刚才说的话么?怎么着?忍不住了?我忘记告诉你了,杨帆叔叔说这个药的药性比较大,是比较痛苦的,但是效果很好,不出意外的话,你明天伤口就能结痂了。”

一边说着,沈梓安一边继续上药。

宋文琦现在简直恨不得逃离这个房间,可惜想到自己这么大的人了,不能再沈梓安面前丢了面子,他只能咬着牙忍着,不过眼眶却有点红了。

妈个蛋的!

他真的不是想哭的!

就是一股特别冲的味道刺激着他的鼻子,让他不由自主的泛起了眼泪。

宋文琦想要保留自己的形象,奈何就是天不遂人愿,泪珠子吧嗒吧嗒的掉落下来。

妈的!

真的疼啊!

沈梓安给他上完药之后,看到宋文琦这个样子,特别惊讶的说:“呀!宋叔叔,你哭了耶!你别动啊,我给你拍个照,给你留个纪念。”

说着他连忙去找手机,气的宋文琦恨不得把这个臭小子抓过来好好地暴打一顿。

“沈梓安!你就是故意的是不是?”

宋文琦觉得自己的半个肩膀都麻掉了。

沈梓安却拿着手机“咔嚓咔嚓”的给他连续拍了几张之后才笑着说:“宋叔叔,你好逊哦!想当初我们家老叶涂这个药的时候可是眉头都不带眨的。”

“你们家老叶是人么?那是禽兽!”

宋文琦疼的快要疯了,偏偏那感觉就好像入骨之蛆,不停地折腾着他。

沈梓安却淡淡的说:“我们家老叶是禽兽的话,估计你只能是他的猎物。你和他差远了。”

“臭小子,你今天让我来,是故意为了叶南弦来气我的是吧?成,我走了!”

宋文琦十分孩子气的站了起来,却被沈梓安一把抓住了手腕。

“别啊,宋叔叔,你怎么开不起玩笑呢?和我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

“你是小孩子了不起啊?你欺负我一个大孩子很光荣吗?”

宋文琦觉得自己简直点背道家了。

叶南弦是指老狐狸,沈梓安就是只小狐狸,自己居然还觉得他感冒了可怜,还想着过来看看他,这不是自己送上门被人欺负么。

见宋文琦这样,沈梓安顿时有些想笑,不过怕把宋文琦给气跑了,不得不忍着笑说:“是是是,我错了,我不该欺负你成了吧?”

“这还差不多。”

宋文琦一屁股坐在床上,感觉肩膀还是火辣辣的,索性衣服也不穿了,等着那股感觉慢慢退下去。

“说吧,你这只小狐狸又想干什么?”

宋文琦要是看不见沈梓安那滴溜溜转的小眼睛,他还能叫宋文琦么。

沈梓安笑嘻嘻的说:“我想让你帮个忙。”

“先说说看。”

宋文琦才不会傻乎乎的钻进沈梓安的陷阱里面去呢。

这臭小子看着岁数不大,一肚子的花花肠子,和他那个爹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宋文琦在心里诽谤着,却不知道自己心里所想脸上的表情完全把他给出卖了。

沈梓安摇了摇头,想到还要拥着宋文琦,这才打开了电脑,低声说:“我发现我们家老叶的电话信号了。”

“在哪儿啊?”

宋文琦其实并不关心叶南弦在哪儿的,但是一想到沈蔓歌现在的样子,想到沈蔓歌在昏迷前还喊着叶南弦的名字,他又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叶南弦的下落。

他现在只想跑过去,把那个男人狠狠地揍上一顿,最好能揍成生活不能自理才好呢。

宋文琦心里邪恶的想着,就看到沈梓安指着一个点说:“在这里。宋叔叔,我想拜托你,你去这里看看我们家老叶到底出了什么事情好不好?”

沈梓安的眸子充满着祈求,这是这孩子第一次这么正儿八经的拜托自己。

宋文琦突然觉得拒绝不了这双眼睛了。虽然他的眼睛长得像极了叶南弦,但是那眼神却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沈蔓歌。

“为什么是我?你们叶家有的是人,为什么你偏偏要拜托我?”添加

”buding765”

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