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笑什么?沈蔓歌,你别胡说八道,我什么都没做,我没做!不是我做的!”

沈蔓歌也不反驳,只是看着她微笑着。

方娟突然觉得室内的温度有些冷。

她搓着自己的胳膊,下意识地环顾四周,那做贼心虚的样子看得所有人脸色各异。

“好了,方娟,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已经不想在这里说了,回头等到了警局,你自己老实交代吧。我不太想看见你了,你的东西我已经让人给收拾好了,一会你就带着离开吧。”

刘梅一说话就是当家主母的样子,这让方娟是在有些接受不了。

“这个家我维持了将近二十年,你凭什么回来发号施令?”

“就凭她是我宋海涛明媒正娶的妻子!是真正的宋太太!”

宋海涛这一句话顿时把方娟给气着了。

“宋海涛,你和我躺在一张床上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你这个渣男!都是你!如果不是你从心里不想把我扶正,她刘梅算什么?我为你们宋家做牛做马这么多年啊,最后什么东西都没捞着,我不甘心!”

说着,方娟就朝着宋海涛扑了过来。

宋涛微微皱眉,及时的抱住了方娟。

“妈,你够了!醒醒行吗?你还要像个小丑一样的闹到什么时候?、我是你和于伟的孩子,你却偏要把我塞给宋家,你自己不觉得丢人,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我对你们来说到底算什么?别人家的孩子都是家长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可是我呢?你们当初为什么要生下我?为什么?”

宋涛真的崩溃了。

饶是他心里素质再好,这一刻也有些绷不住了。

方娟看着宋涛哭红的双眼,顿时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儿子,妈是爱你的!妈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宋家很有钱,妈妈从小穷怕了,不想让你再受妈妈的这份苦你知道吗?如果不是因为这样,我怎么可能让于伟把你给扔掉?你可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孩子啊!你是我的身上掉下来的肉啊!”

方娟的话让宋涛心里很不是滋味。

“钱钱钱!你眼里只有钱!为了宋家的钱,你可以把伦理道德都不要了,你可以把亲身儿子都给抛弃。宋家很有钱吗?你觉得宋家很有钱吗?你如果缺钱你告诉我,我给你!这么多年,叶总带着我投资风投公司,投资黄金,投资新能源,我毫不客气的告诉你,宋家不见得比你儿子我的钱多!你如果需要钱,你告诉我啊。我们正大光明的挣钱不好吗?为什么非要走这样的歪门邪道?为什么非要闹出人命?钱和认命相比,到底哪一个更重要?”

宋涛低吼着,一行热泪瞬间模糊了双眼。

如果不是因为顾忌宋涛,沈蔓歌是不会和方娟废话这么多的。只是因为宋涛,因为叶南弦舍不得宋涛,她才缓了一下的。

方娟听到宋涛的呐喊,不由得问道:“儿子,你说的都是真的吗?你很有钱?你比宋家有钱?”

“是啊,你需要的话,我可以都给你,但是你现在这都做的什么事儿啊?”

“你先别管我做的什么事儿,儿子,你那么有钱,你赶紧给妈妈请个好的律师,妈妈不能坐牢。妈妈都这么大岁数了,如果坐牢的话,会死在里面的!”

方娟紧紧地握住了宋涛的胳膊。

宋涛真的很失望。

都到了这种时候了,方娟依然没有任何的悔悟。

他怎么会有这样的母亲呢?

宋涛看着方娟殷切的眼神,将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从自己胳膊上拔了下来,然后冷冷的说:“妈,你不是小孩子了,在你决定要对人命下手的时候,就该知道天理昭昭,报应不爽的。你必须为自己的行为买单。”

“你到底是不是我儿子?你妈我要坐牢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涛儿,你快给妈找个律师,快呀!况且张敏是我养大的,她花了我那么多钱,我怎么可能不收点利息?”

“收点利息就是要了人家的命?那你可真让人觉得害怕!”

宋涛的话冷漠至极,其实内心里疼的快要死掉了。

方娟一把推开了他、

“你这个逆子!逆子!早知道你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我当初就该掐死你的!”

听方娟说着这么残忍的话,宋涛的心里泪流成河。

“太太,让警察进来吧。”

宋涛疲惫的闭上了眼睛,对沈蔓歌说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