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你们在哪里呆着就在哪里呆着,哪里那么多的废话?”

阿虎冷哼一声就离开了。

沈蔓歌觉得这里的人简直都和叶知秋没什么区别,一样的坏脾气,一样的不近人情。

她看了看自己居住的地方,什么都不缺,什么都是最高级最先进的技术,但是却有什么都需要高科技认证。

萧爱却没有沈蔓歌那么多的心思去观察这些,她快速的寻找到了医药箱,从里面拿出了药递给了沈蔓歌。

“赶紧吃点,不然的话你水土不服还是会难受的。”

沈蔓歌看了看药品,确实是对应她的正装的,这才接过来就这水吃了下去。

萧爱见她吃了下去之后,将她扶到了床边,低声说:“你赶紧休息一会。叶知秋那个神经病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干什么,趁着他还没做什么举动之前,你先把身子调养好。”

沈蔓歌点了点头。

她看着萧爱因为期待而变得有些红润的脸庞,突然问道:“妈,你难道不会水土不服吗?”

“我早就习惯了,这么多年一直都在境外被调来调去的,有时候一年之内回去好几个国家,所以对于水土不服这件事情早就习惯了,久而久之就好了,养成了野草一样的体格,走到哪里都不会水土不服了。反倒是你,怀着孕还跟着我到处颠簸,委屈你了。”

“也不管委屈吧,毕竟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父亲什么样子,如今能够看到父亲,也是我的一种了无遗憾。只希望叶知秋不要是骗我们的就好。”

沈蔓歌说着就觉得身体虚弱极了。

她在萧爱的安抚下躺下了,然后没多久就睡了过去。

她知道在这个地方要保持警惕,但是即便是心里这么想着,依然还是阻挡不住困意袭来。

沈蔓歌睡着没多久,萧爱就起身了。

她站在窗外看着外面的大海,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沈蔓歌这一觉睡得倒是舒服,没有人打扰,也没有人来询问什么,他们就好像被叶知秋给遗忘了似的。

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是被饿醒的。

见萧爱像一尊雕像似的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大海,沈蔓歌知道她可能是在思念自己的父亲。

沈蔓歌起身的声音惊醒了萧爱。

她连忙回头。

“醒了?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

“有东西吃?”

沈蔓歌有些诧异。’

叶知秋会把他们当成客人一样伺候、?

她怎么那么不相信呢?

萧爱笑着说:“我刚才出去看了,这里有厨房,厨房里什么都有,好像要我们自己开火。你刚才睡着的时候我已经熬了粥了,现在估计差不多快要好了。等你身体调养一下,我再给你做其他的东西吃。”

沈蔓歌听到萧爱这么说,连忙摇头。

“妈,我来做就好,你的身体不好,也不知道带没带药,还是我来吧。”

“你怀孕了,妈妈怎么可能还看着你操劳?放心好了,我这身体啊,现在还撑得住,等我撑不住的时候你在伺候我,躺着休息会,我去盛粥。”

萧爱说着就走了出去。

沈蔓歌打量着这里的布局,挺现代化的,但是又带着一丝童话色彩般的装修,让她不由得对自己的猜测更加肯定了几分。

叶知秋肯定是有喜欢的人的,或者说有被他捧在手心里的人的。

只是这个人是谁呢?

是好是坏?

会不会是这些年支持叶知秋发家的后台人物?

沈蔓歌的脑子开始运转起来。

突然,外面想起了一阵好听的小提琴的声音。

沈蔓歌微微一愣。

她靠a365b27e在床边仔细的听着。

对方好像是个行家,最少也是六级的小提琴水平。

她的歌曲欢快,带着一丝喜悦和兴奋,让人听着也为之高兴。

会是什么人拉的呢?

叶知秋吗?

沈蔓歌觉得自己想多了。

像叶知秋那样的男人怎么会拉小提琴呢?

沈蔓歌摇了摇头。

萧爱带着粥进来了,看到沈蔓歌靠在床边陶醉的样子,不由得笑着说:“没想到这里还有这样的雅士。”

“是啊,真想看看拉琴的人是谁,让我整个人心情都好了很多,一点都没有为人阶下囚的苦恼了。”

萧爱听到沈蔓歌这么说,有些歉意的说:“都是我的错,是我带给你了这些不必要的痛苦和麻烦。”

“妈,你说什么呢?我们是一体的,你是我的母亲,你是因为我才来的,别把什么事情都放在自己身上,这样你会很累的,既然我们已经来了,那就随遇而安吧,我倒是希望可以找到什么方法,将我们在这里的消息发出去。这里有电话吗?”

“有电话,但是打不出去,我查过了,这里的电话是内部网络,只用来岛上的交流,至于打出去岛外,貌似不可能。”

萧爱的话让沈蔓歌刚刚燃烧起来的激情被再次扑灭了。

不行吗?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