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殿?

一般来说,能够在正殿居住的人除了主人没有别人了。

这里的主人是叶知秋,难道是叶知秋拉的?

想起叶知秋的样子和所作所为,沈蔓歌怎么都不会相信这个可能性。

越是心里存在着疑惑,她越是走的急促,就在他们快要到底正殿门口的时候,突然有人拦下了他们。

“沈小姐,萧小姐,你们貌似走错地方了,我说过,这里不允许任何人进来。”

阿虎突然出现,倒是没让沈蔓歌意外。

就在这时,里面的小提琴声出现了一个错误的音符。

沈蔓歌突然扯开嗓子喊了一句。

“这段应该是扬声的,你拉错了。”

他的话音刚出,对方的音乐戛然而止。

“什么人在外面?”

叶知秋的声音猛然传来,带着一丝愤怒。

阿虎浑身哆嗦了一下,连忙说道:“是沈小姐。”

“沈蔓歌?”

“是我,我就想知道,这小提琴是谁拉的?拉的不错,但是好像没有经过专人培训,有些地方的指法很不对。”

沈蔓歌的话让叶知秋的脸色更难看了。

“滚蛋!在多说一句话,你信不信我……”

“杀了我?也对,你这样的人没什么做不出来的,不过就算你杀了我,我依然还是要说,这个节奏感不错,就是指法不对。”

“让他进来吧。”

沈蔓歌的话音刚落,一道纯净的声音响起。

这不是叶知秋的,反倒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沈蔓歌顿时就愣住了。

还真的有女孩子?

自己先前的猜测是正确的?

叶知秋在这里养着一个女人,而且是他心尖上的女人?

沈蔓歌的眉头微皱。

她听到叶知秋的声音压低了几个分贝,低声说:“你没必要听他乱说,你拉的挺好听的,真的。”

“知秋,我知道你在恭维我,但是我也知道自己的毛病,这音乐上的东西啊,她说的对,从小到大,我都没有人教导过,一切都是我自己摸索的。我一直都希望找个老师教教我,可是……既然现在有这个机会,你就让我们互相探索一下好不好?”

对方的声音特别的温柔,温柔的让人特别舒服,就像是她的音乐一般,纯粹,干净。

这是沈蔓歌的感觉。

可是这么纯粹干净的女人怎么会和叶知秋在一起呢?

沈蔓歌想不通。

萧爱也有些诧异。

从来没有人说过叶知秋有心爱的女孩子,怎么会在这里藏着这么一个干净的可人儿呢?

叶知秋终究还是没能磨过女人,温柔的说:“好,我这就去,你等一会。”

“好的。”

叶知秋出来了,脸色不是很好看,不过看想沈蔓歌的时候,眉头微皱了一下。

“你居然懂小提琴?”

“你居然还有在乎的女人?真是想不到啊!”

叶知秋的脸色顿时就变了。

“我警告你,进去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最好清楚,不然的话……”

“如何?”

沈蔓歌倒是真的不怕叶知秋,都到了这个时候了,就算再怎么样,叶知秋还能对她做什么吗?、

叶知秋气的浑身发抖,却也没办法。

“你还真的额和你父亲一样,又臭又硬。”

“那是当然,我是他的女儿嘛,不过你得威胁不管用,我是不是可以进去了。”

叶知秋突然停顿了几分,然后低声说:“沈蔓歌,不管我做了什么,她什么都不知道,她干净的就像是她的音乐一样,所以别用世俗的那些事情打扰她。”

“你在求我?”

沈蔓歌有些得意,不过心里却十分诧异。

一向什么都不在乎的叶知秋,居然会为了一个女人求自己,这是在是有些让人难以理解。

叶知秋没有任何的架子,低声说:“对,我在求你,求你给她保留一片安静的净土和纯粹的天空,这座岛是为她建的,你没发觉吗?这里就像是一座皇宫似的,是我单独为她建立的皇宫,她在这里可以做任何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啦自己喜欢的小提琴,甚至可以到处出去走。只要她喜欢的,她乐意的,我都会把那些美好给她。”

如果是别人说这些话的时候,沈蔓歌肯定是感动的,但是如果是叶知秋,沈蔓歌一个字都不相信。

“你当我是小孩子吗?叶知秋,别拿着一套来说了,要么你不让我进去,要么你就闭嘴,我要怎么做还轮不到你来说。”

沈蔓歌的态度激怒了叶知秋,他一把抓住了萧爱的脖子,冷冷的说:“你如果敢破坏了她的纯粹,我就会杀了萧爱。”

“你不敢的,你还想要得到我母亲的笔记本。”

沈蔓歌有恃无恐。

叶知秋却冷笑着说:“如果我什么都得不到,我宁愿带着所有人一起下地狱,她是我最后的一份美好,如果你给毁了,那么我毁了整个世界又如何?”

这句话倒是让沈蔓歌十分震惊。

叶知秋把自己的软肋给拿出来了,他说这是他唯一在乎的人,在乎的东西,那么自己是不是可以和那个女孩打好关系,说不定事情还有其他的转机?

沈蔓歌的脑子快速的运转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