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我保证除了音乐之外什么都不说。”

“我不信你,所以从现在开始,萧爱要在我的眼前呆着,沈蔓歌,你母亲的命你还要不要,随便你自己。”

叶知秋说完就把萧爱给带走了。

萧爱临走之前看她说:“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不用管我,我本来就是个将死之人。”

“那么霍振峰的尸体呢?如果她不知好歹,我会让霍振峰的尸体烟消云散,就在你们眼前。”

叶知秋的这个威胁很有作用。

不管是萧爱还是沈蔓歌,都是特别的愤怒,但是对叶知秋来说都无所谓。

沈蔓歌深吸了一口气说:“好,我答应你,但是你最好给我好好地对待我妈。”

说完,她抬脚走了进去。

从进入正殿开始,沈蔓歌就察觉到了,叶知秋选用的是纯欧洲的设计风格,这里以白色为主调,干净纯粹的有些让人不忍心踏足。

“沈小姐,请换鞋。”

沈蔓歌还在微楞的空档,就有人上前一步给她送了一双消毒的衣服和鞋子。

“连衣服都要还?”

“是的。”

对方一直低着头,表示十分恭敬的样子。

沈蔓歌微微皱眉,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但是还是按照对方的说法换了。

她看得出来,这是无菌服。

为什么要穿无菌服?

沈蔓歌不清楚。

她下意识地看了看周围,这里不管是打扫卫生的,还是做饭的,或者是干别的,都是穿着无菌服,带着无菌手套。

这里简直就是一个无菌的世界。

叶知秋到底要做什么?

这简直太变态了0fe69f77号码?

就算是有洁癖,也不该如此之重啊。

沈蔓歌带着满心的疑惑走了进去。

她本来以为女孩子应该在大厅或者开阔的地方拉小提琴的,没想到佣人把她带到了卧室。

“在卧室里面?”

“是的,沈小姐请进去吧。”

佣人在门口就停下了,丝毫不敢越雷池一步、。

沈蔓歌将心里的疑惑压下,这才抬脚走了进去。

“咳咳。”

一声咳嗽声传来,让沈蔓歌微微一愣,。

“请关门,谢谢。”

对方的声音很是纯粹,但是却有些底气不足。

沈蔓歌将房门关上了,这才发现屋子里到处都是白色的帷幔,将阳光给遮挡的严严实实的。

她看到床是圆形的,中间也有白色的帷幔遮挡着,有个瘦弱的女孩子坐在床上,手里拿着小提琴。

沈蔓歌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

直到走到面前,她才看见女孩子的脸。

这是一张怎样的脸啊?

长得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就连沈蔓歌这样的女人见了都心生爱慕,可是这张脸却是苍白如雪的,青色的血管在皮肤上若隐若现的。

她很瘦,瘦的皮包骨了,一双眸子却干净纯粹的犹如刚出生的婴儿。长长的秀发随意的披散着。

她的指骨很长,但是也很瘦,搭在小提琴上有些刺眼,却带着说不出的美感。

沈蔓歌心里震惊着。

女孩再次咳嗽了一声,笑着说:“把你吓到了吧?”

“没,你这是……”

“娘胎里带着的,医生说先天性基因残缺。我这身子见不得阳光,见不得风,虽然活着,一辈子就好像只能在这个屋子里活动,活的像个囚徒一般。”

女孩的眼神黯淡下来了。

沈蔓歌突然有些明白了。

叶知秋一直醉心基因研究,难道是因为眼前这个女人?

“你多大了了?”

沈蔓歌看女孩好像很年轻的样子,不由得问了一嘴。

女孩笑的有些苦涩。

“我都五十多了,你信吗?”

“什么?”

沈蔓歌整个人都愣住了。

怎么可能?

这个女人不仅是他,估计换了谁看到了都会以为她才刚刚十八九岁吧。

虽然身体不好,但是那皮肤的光泽度真的不像是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应该拥有的。

女人苦涩的笑了笑说:“我说过了,我娘胎里带来的毛病,从十八岁开始我就停止生长了,我不想其他的女人一样可以来月事,我从来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我也不会老,像个妖怪似的。在我原来居住的地方,我被当成妖怪,所有人都巴不得我死,要不是因为知秋,我可能真的早就死了。”

她淡笑了一下,说:“其实我这辈子是幸福的,有这么一个男人一心一意的爱着我,我就算是现在死了也没有遗憾了,可惜我耽误了他一辈子。”

说话间,女人的脸上落下了泪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