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6章你没必要解释的

沈蔓歌见两个儿子都这么捧着自己,顿时心情好的不得了。再看叶南弦,她有些嫌弃了。

“叶大总裁,作为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你的口才都不如两个孩子,不觉得羞愧吗?”

沈蔓歌略显嫌弃的语气顿时让叶南弦郁闷了。

他招谁惹谁了你说。

“我羞愧?你怎么不说这两个臭小子明显的睁眼说瞎话呢?”

叶南弦这话一出,沈蔓歌顿时就想哭了。

“你的意思是就是嫌弃我胖了是不是?”

“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

叶南弦连忙解释。

沈蔓歌却不依不饶的说:“不是这个意思是什么意思?好啊,叶南弦,感情你心里早就嫌弃我了,就是不说是吧?今天总算是找到机会了,不吐不快是不是?你是不是对我说的那些甜言蜜语也是骗我的?”

叶梓安一看沈蔓歌发飙了,顿时朝着叶睿招了招手。

叶睿走了过来,有些担心的说:“要不要劝劝?我看妈咪好像真的生气了。”

“劝什么劝?人家两口子这是打是亲骂是爱,在咱们面前虐狗秀恩爱呢。你别多事。走啦,去吃饭。”

叶梓安直接拽着叶睿去了餐厅。

叶南弦眼角余光看到儿子带着叶睿走了,不由得有些郁闷。

这个臭小子,没看到自己被老婆围攻么?

他怎么也不知道出手相救!

典型的是因为自己刚才嘲笑了他的身材才被他如此报复的!

这个腹黑的小兔崽子!

叶南弦心里诽谤着,却也没时间再想这些,就听到沈蔓歌越说越生气,好像真的伤心了。

“我就知道,你说什么爱我都是假的,是骗人的,是……”

沈蔓歌的话还没说完,直接被叶南弦一把扯了过来,霸道的吻瞬间堵住了她的喋喋不休。

这一招倒是管用。

两个人吻着吻着就有点控制不住了。

叶南弦直接打横抱住了沈蔓歌,快步的进了卧室,关了门。

叶梓安淡淡的说:“看吧,都说了这两个人在虐狗秀恩爱。赶紧吃吧,估计这一桌子饭菜都是咱们的了。”

叶睿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连忙低头开始吃饭。

叶梓安看着紧闭的房门,眸子不由得暗了几分。

臭老叶,就会用这一招。

偏偏妈咪还就是攻不过去这一招。

愁人!

叶梓安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酥卷,然后安心吃饭了。

沈蔓歌和叶南弦这一折腾,在起来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

她这才想起两个孩子,顿时觉得没脸了。

“叶南弦,你混蛋!”

她长腿一踢,只听“扑通”一声,然后两个人都愣住了。

叶南弦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辛苦耕耘了半天,居然被老婆一脚踹下床了。

沈蔓歌是没想到这一次如此顺利,怎么就真的把叶南弦给踹下床了呢?

叶南弦的脸色直接黑了。

“沈蔓歌!”

“不是,老公,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怎么就那么逊了?我没用多大力气。”

沈蔓歌不解释还好,这一解释叶南弦的脸色更黑了。

他刚才准备起身来着,正好在床边上好不好?

谁能想到自己的老婆被伺候的浑身舒畅了还能过河拆桥的直接把他给踹下床来。

疼倒是不疼!

这是面子问题好吗?

他堂堂的寰宇国际总裁居然被老婆给踹下床了!

沈蔓歌看着叶南弦此时恨得咬牙的样子,差点笑出声来。

不行!

要憋住!

她眨巴着无辜的眼神看着叶南弦,低声说:“老公,我真不是故意的。”

不过她的脸都被笑意憋红了。

叶南弦一肚子的火气,在看到沈蔓歌如此隐忍的样子时,不由得松动了几分。

一股怒火直顶脑门却发泄不出去,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只能慢慢的压抑下去,直到完全压下去了,叶南弦才气呼呼的说:“想笑就笑吧,别憋坏了自己。”

他的话刚说完,沈蔓歌就毫不掩饰的直接哈哈大笑起来。

叶南弦的嘴角直接抽了。

这是亲老婆吗?

绝对是亲的!

叶南弦有些无语的爬了起来,直接去了卫生间冲澡去了。

沈蔓歌看到他走了,连忙收敛了笑容,不过想起他刚才四平八仰的被自己给踹下去的样子,不由得又笑了几分。

就在沈蔓歌还在偷着乐的时候,叶南弦从卫生间传来一句话。

“咱们进来两个小时了,也不知道那那个孩子在下面做什么。”

这话说的平淡无奇的,但是直接让沈蔓歌笑不出来了。

天呀地呀!

她怎么就忘了这茬了?

两个孩子应该不会猜到他们俩在房间里做什么吧?

毕竟他们还那么小。

沈蔓歌如此做着自我催眠,连忙爬下床,套上睡衣去了隔壁的客房冲了个澡,然后换了衣服下了楼。

叶睿正在沙发上看医书,叶梓安在一旁抱着笔记本电脑写代码。

他们看到沈蔓歌下来的时候都是微微一愣,然后再次转过头来,权当没看见。

沈蔓歌好尴尬有木有。

她咳嗽了一声,试图引起孩子们的注意力。

“那个,我刚才和你们爹地在房间里讨论公司的事儿。”

沈蔓歌想了半天才想了这么一个借口。

不过当她说完之后,叶梓安看她的眼神有点带着一丝怜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