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咪,你没必要解释的,有时候有些事儿解释了还不如沉默。”

沈蔓歌的嘴角直接抽了。

叶睿见叶梓安的眼光扫向了自己,连忙拿起医书,大声地朗读起来。

“子宫壁脱落的薄膜会随着经血排出体外……”

叶梓安和沈蔓歌直接被砸懵了。

“等等,睿睿,你在看什么?”

沈蔓歌感觉心跳都要停止了。

叶梓安也睁大了眼睛看着叶睿,屁,股不自觉的朝外面挪了几分。

叶睿被打断了,一脸无辜的说:“医书啊。正在看女性月经期的……”

“闭嘴!”

这下叶梓安和沈蔓歌异口同声的开了口。

沈蔓歌的脸简直都要着起来了。

叶梓安是一脸的嫌弃。

我去!

一个男人去看什么女性月经期?

好变态好不好?

“我那个上书房有点事。”

叶梓安直接拿起电脑走了,不过那脚步有点凌乱,看上去倒是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沈蔓歌也觉得自己无法面对叶睿了。

这孩子才几岁呀?

这都什么医书啊?

她有些尴尬的说:“那个我去吃点东西。”

沈蔓歌也逃也似的去了厨房。

叶睿无辜的看着他们都离开了之后,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眼底的笑意清晰可见。

真是的。

不就是在房间里做男女之间最爱做的事儿吗?

还真当他是小孩子一样忽悠么?

唉。

叶睿叹了一口气,心里说着:“我太难了。作为一名医学生,还要被妈咪胡乱搪塞忽悠,他脸面何在?”

这下好了,终于清净了。

叶睿再次低下头看书,哪里是什么女性月经期?分明是中医理论好不好!

沈蔓歌一口气跑到了餐厅,觉得自己丢人丢到家了。

真是的,都怪叶南弦。

想到这里,沈蔓歌想拿手机骂一顿叶南弦出出气,但是随手一摸,手机在楼上,忘记拿下来了。

沈蔓歌这叫一个郁闷啊。

她偷偷的趴在门边往客厅看了一眼,叶睿依然坐在沙发上低头看书。

一想起他看得什么玩意,沈蔓歌就不淡定了。

怎么办?

她不想出去!

但是也不想一直呆在餐厅。、

天啊,救命啊!

沈蔓歌如此滑稽的动作让黄妈看到了。

“太太,你怎么了?”

黄妈有些纳闷的趴在沈蔓歌的身后朝外面看去。

客厅也没什么呀,不就叶睿少爷一个人在么?

沈蔓歌顿时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餐厅里呀?”

“我在厨房准备午饭呀。”

黄妈被沈蔓歌问的有些莫名其妙的。

沈蔓歌觉得今天自己受刺激太厉害了,脑子都有些错乱了。

她连忙站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说:“我就是过来看看中午吃什么?”

“梓安少爷说中午洛洛小姐回来,让我弄点可乐鸡翅。”

黄妈一本正经的回应着。

沈蔓歌点了点头。

“恩,落落那丫头喜欢吃这一口,再弄点排骨什么的把。”

“好。”

黄妈说完见沈蔓歌没再说话,这才转身去了厨房。

至于沈蔓歌刚才在做什么,她也不好意思再问了。

主母要做什么,问了一次不回答,那就是不想回答呀。

这一点黄妈还是清楚地。

等黄妈走了之后,沈蔓歌才松了一口气。

今天丢脸丢到家了简直。

索性落落一会就回来了,应该能够把叶睿给带走了。

沈蔓歌觉得现在自己无法直视叶睿了。

以后还能好好玩耍吗?

家里出了两个天才,以前觉得是让人骄傲的事儿,现在真的恨不得自己的孩子像别人的孩子一样普通。

恩,还是落落好。

沈蔓歌心里想着落落除了吃貌似真的对别的不太在意的样子,她觉得以后要和落落多待在一起。

正想着,黄妈突然从厨房走了出来。

“对了,太太,昨天晚上赵先生搬回来了,本来先等着你和叶总一起吃晚饭,不过你们一直没下来,赵先生说不用等了,他自己先吃。然后就去房间休息了。今天早晨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出门了,也不知道中午回不回来,要不要准备赵先生的饭菜?”

黄妈的话直接让沈蔓歌恨不得直接晕死算了。

对啊!

昨天叶南弦让赵宁搬回来住,顺便吃顿饭的。结果他们在干什么?

叶南弦那个挨千刀的,居然折腾了她一晚上,压根把这件事儿给完全忘光了!

苍天呀,让她死了吧!

沈蔓歌简直是欲哭无泪了。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